photo1

photo2

部分網民對外傭的看法/意見的截圖

(資料來源:yahoo即時新聞下的留言)-> 大部分都是負面的

photo3

外傭促請香港人消除對他們的歧視

(資料來源:Sina HK)

 

說到『歧視』,相信大家都會立即想起少數族裔的人。但是,我們卻聯想到離鄉別井、一直居住在香港、為香港人服務的外傭們。他們的人數絕對不容忽視,至少有三十萬人,佔了香港非永久居民總數的大半。但同時,他們亦受到歧視。例如上述的一些留言正在謾罵外傭。此外,我們相信不少人都曾聽過外傭被一些香港人當成『工人』,正正因為那些僱主認為自己為外傭付了工資,便是他們的主人,能隨便對待他們。比如說2015年中香港發生過一件悲劇,有個女僱主在未弄清楚自己遺失的東西前,因為抱着歧視和懷疑的態度,一口咬定是她的外傭偷了,還揚言會解僱她。結果,那位外傭受不著這樣的誣捏,跳樓自殺了。另外,普遍香港人認為外傭的身份是比自己低下、卑微的,有的會有偏見,認為外傭都是不衛生的。基於以上的原因,他們會對外傭做出不尊重的行為,例如香港有些人會向外傭報以厭惡或不友善的眼神。幸好,香港人在2010前對外傭的歧視仍不太嚴重。但2010年發生了馬尼拉人質事件後,更多香港人“以一支竹篙打沉一船人”,歧視和以仇視的態度看待菲傭,認為他們是壞人,是給香港帶來禍害的不祥人。有些人更有進一步的行動,例如無理地解僱外傭、罷免他們等。這些對待對外傭造成很大影響。在經濟上,外傭失去了工作,頓失財政支柱;在心靈上,外傭常遭受別人的冷眼,會負面地影響他們的心理健康和心情,他們的精神生活從而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因應上述問題和情況,我們認為香港其實可以做一些事去保障外傭。例如:政府亦可與一些外傭組織合作,資助外傭組織,幫助外傭在各方面的問題。例如設立專門的申訴渠道,使他們在遇到不公平待遇時,能立刻、並有效地尋求協助,不用啞忍別人對他們的剝削、差勁而不友善的態度,又能尋求心理輔導等。最後,要解決歧視這個問題,最有效的方法是教育下一代,培養他們對任何人都有基本的尊重,絕不歧視他人。見到外傭時,抱著一顆同理心,包容她們初來港時不適應新環境,以及接納不同國家的文化差異,理解外傭的困難之處。這樣,我們距離沒有歧視的世界不遠矣!

最後,希望大家能平等地對待每一個人,向『歧視』說再見!

 

 

評語

  • 「上述的一些留言」是指哪些留言? 如同學能在文章開頭簡要說明留言出處會更清晰。
  • 「另外,普遍香港人認為外傭的身份是比自己低下」,普遍是基於什麼證據?有沒有調查支持?同學要小心以偏概全。
  • 文末提到的一些解決方法,其實現時香港政府也有提供,如能探討為什麼現有機制及政策不能消除對外傭的歧視,報導會更能引起讀者思考。

 

作者簡介

莊得盈

大家好! 我是嘉諾撒聖家書院中五的學生莊得盈 (karen)。我選修的科目日人中國歷史和經濟科。我是個開朗、平易近人和樂觀的人,常常給身邊的人帶來歡樂和笑聲。空閒時,我最喜歡看金庸的小說,彈鋼琴和拉二胡。而我的夢想是在教育界發展,培育下一代。

郭賀彪

我是郭賀彪(Sam),就讀博愛醫院陳楷中學中四級,希望透過AI青年人權記者計劃了解更多人權,讓其他人知道人權嘅重要性,以筆墨去捍衛人權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