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1

(立法會議員劉慧卿)

 

要說到少數族裔,外傭佔了香港人口3%。近年來,外傭的權利受到剝削,例如中介公司濫收費用。

立法會議員劉慧卿指雖然香港有法例規管中介公司在這方面的情況,但政府不勤加巡查,以致良莠不齊。

印傭被虐負傷回鄉案引起轟動,關注外傭權益的劉慧卿指香港社會應製造一個環境令外傭敢於發言,

因為投訴僱主會失去工作,令到很多外傭都不敢投訴。劉慧卿於本月造訪菲律賓和印尼。

望成立跨國組織平台,維護外傭權益。外傭要來到香港亦非一件容易的事。

首先她們通常要付一筆薦人費,這變相為對於家境清貧的外傭的一種經濟歧視。

外傭礙於兩星期條例,恐怕投訴後,無地方可以住。於是寧何繼續接受不公平對待,都不發聲。

photo 2

(網上圖片,出自香港電台網站)

 

香港作為一個多元文化的社會,除了來港工作的外傭以外,亦有移居香港幾十年的少數族裔。

在香港生活的巴裔少女愛莎坦言經常受港人歧視,她和家人常常遭受惡言或不禮貌的目光,

但她依然堅持自己是香港人,甚至參與了之前的雨傘運動。

問及少數族裔是否有語言障礙的問題,愛莎指一般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巴裔青年都能操流利的廣東話,但閱讀和寫作則十分困難。愛莎就讀於一間英文中學,有為他們提供比較簡易的中文課,在公開試方面則以GCSE中文科取代傳統的DSE中文科。她說這樣無疑地照顧了他們的需要,但也是中文程度停滯不前的原因,擔心中文能力差會令他們無法入讀專上院校,因專上院校課程大多含中文必修科。更擔心影響工作,不諳中文未必能受聘。因此香港融樂會建議,政府必須完善符合非華語學生需要的「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政策」;妥善規劃非華語學生的專上教育路。

政府轄下的民政事務總署於二零零二年成立了種族關係組,向少數族裔人士提供一連串的支援服務,例如廣東話及英語語文課程等。但愛莎認為這些服務未盡完善,依然未能協助她的上一輩融入社會,希望能享有平等的教育機會和足夠支援。不過她認為最大的問題是港人的目光,盼以後能不再作被忽略及歧視的一群。

 

評語:

  • 如無特別原因,建議同學不要會圖片作不必要的修改。如同學不想出鏡,可考慮直接裁剪圖片。
  • 行文較多沙石,句子結構不完整。
  • 文章提及多個外傭及少數族裔遭歧視的實例,報道略欠結構,外傭受剝削的情況與劉議員的意見混集在一起,讀起來頗為混亂。
  • 文章欠缺標題

 

作者簡介:

梁可兒

梁可兒,中四學生,現就讀於宣道會陳瑞芝紀念中學。
平日喜歡寫作,關心社會,甚至國際的不同議題。
參加青權筆記的原因很簡單,就如計劃口號所寫的一樣,以筆代弓,以墨為箭,用文字捍衛人權。
計劃過後,盼望自己的視野更廣闊,以人權的角度分析時事。

梁凱盈

我是梁凱盈,我今年16歲,就讀宣道會鄭榮之中學。我的興趣是看書,聽音樂和上網。我參加這個計劃的原因是,認為很多人都不知道世界另一面的苦況。外表繁榮的國家,內裡又覆蓋了多少人權問題。聽起來可能很遠,但人權問題就正正在我們身旁。我希望參加了這個計劃後,我能多角度地分析事情

吳浩田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