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歧視問題日趨嚴重,此議題亦引起市民廣泛討論,其中廣為人知的有性別歧視丶性傾向歧視丶殘疾歧視及種族歧視等。而這次報導我們要探討的議題是其中的種族歧視。

香港是個國際化城市,有不同種族人士聚居。其中包括新來港人士丶南亞裔人士丶來自菲律賓丶印尼等國家的外傭等。這些外籍人士在香港所接受的待遇與普遍香港人所接受的或多或少也會不同。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可能經常聽到「摩囉差」丶「賓賓」丶「蝗蟲」等的名字,在被冠以這些名字的背後,他們在香港又受到甚麼待遇呢?

為了更清楚了解此議題,我們訪問了一位新來港人士阿鳳。已在香港生活了一段時間的她,與為香港人的丈夫一同居住於深水埗一劏房單位。她與一般人無異,只是說話帶著幾分鄉音。

photo

阿鳳居住的深水埗,萬家燈火,也是劏房的集中地。(攝於嘉頓山)

 

阿鳳表示她沒有拿取綜援,並靠自己養活自己。「有手有腳,咪自己搵份工做囉,自己養自己,有飯食有屋住,又唔洗靠政府,又唔洗俾人鬧搶資源。」她在家附近一間零售店任職售貨員,雖然月薪不多,但足以維持生計。

「搶資源?」「係呀,我知好多香港人都覺得我地啲大陸人嚟香港搶佢地資源,我唔知其他人啦,但我嚟都係因為我老公係香港人啫。我依家都係自力更生,唔算係佢地話嘅『蝗蟲』啩。」香港人經常以「蝗蟲」統稱居港或來港的內地人,但從阿鳳的個案可見,她選擇自食其力,並不依靠政府提供的綜援過活,與我們所瞭解的「蝗蟲」並不相同。

說話帶有幾分鄉音的阿鳳,原來在工作上也遇過不少困難。「比人岐視又點會冇試過呀,覺得你係大陸人就唔中意嘅又有,一聽到你講嘢啲口音就即刻態度轉晒嘅又有,試過有次答個客嘢,佢一聽出我係大陸人就即刻走,嘢都唔買添。」她在工作上遇過不少類似的客人,內地人這個身分就像已冠以她一個不可磨滅的形象,令她在工作上無原因地遭受他人岐視及白眼,有些客人甚至因為阿鳳說話帶有的鄉音而不在店裡消費,可見大家已經不再從工作能力上評價這售貨員,而是被她的種族所深深影響到。

阿鳳的遭遇只是其中的一個小故事,其實在香港南亞裔人士丶外傭等,都有類似的遭遇。要真正做到零種族歧視,我們不應該持著對該種族丶膚色偏見,去批判一個人。

 

評語:

  • 文章欠標題
  • 歧視新來港人士並非種族歧視。建議同學多蒐集有關香港歧視條例的資料。現時,香港的種族歧視條例並不保障從內地來港的漢族新來港人士。同學可以參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文件:http://www.cmab.gov.hk/doc/tc/documents/policy_responsibilities/Racial_Discrimination/AnnexIII-Chi.pdf
  • 新來港人士遭受歧視的情況及他們的感受,在主流媒體中屬於少數的聲音,欣賞同學嘗試透過訪問帶出他們的經歷,而且清楚及有系統地呈現,屬一篇不俗的報導。如能探討現時歧視條例的不足,報道會更全面。

 

作者簡介:

黎汝喬

我是黎汝喬,是協恩中學中五級學生,我希望能透過這次計劃,加深自己對人權的認識,並能更進一步了解社會現況。

林姿樂

我是林姿樂,是協恩中學中五的學生。我認為人權這個議題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望透過此次計劃,能加深對此議題的認識。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