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1

任職西貢民選區議員的何民傑早前接受了有關種族歧視的訪問,何議員已擔任西貢區區議員11年,非常熟悉該區狀況,被問到該區平日有否種族歧視的情況,他表示區內有200戶公屋住戶為少數族裔,當中多數來自巴基斯坦,並信奉回教。宗教成為區內少數族群最影響生活的問題。因回教要每天朝拜,而西貢區並没有適合場地可供應予信眾朝拜,回教徒們曾經於球場集會,但因人數太多,嚇得附近居民報警求助,驚動警方。何議員致力和政府磋商欲借用場地,數年過後終於讓回教徒有朝拜地方,總算解決了燃眉之急。但何議員認為長遠而言政府並没有制定政策幫助這些少數族群,但這未必是刻意歧視,只是忽略了少眾。
另外,問到他對2013年的外傭居港權有何看法,他答道,移民政策最理想當然是沒有國籍上的差別待遇,那麼社會才有新生命、有動力。但香港現時狀況是「有入無出」的,優厚的社會福利讓很多人移居到此。所以何議員認為法庭的裁決是恰當的,否則社會真的會亂。這亦未算歧視,因為政府也須保障其他市民和整個香港的架構。
最後筆者問及他是否認同生而平等,不分種族。何議員則表示人應理解生而平等僅是一個理想,到現時仍未達到。他續說道,有無限個因素影響我們暫時未能做到全面的人人平等,但某些方面,如法律等,我們是能做到平等的。雖然暫時只屬一個理想,但不代表我們不去追尋,而有些東西是我們必須明白才可談此理想的,例如不平等是怎樣造成的,還需要明白和掌握現實是真的未能完全平等的。這方面的問題需要教育及時間轉化,並非易事,並不能靠上街遊行或立法去解決,但正因如此,我們更需要堅持下去,不讓這理想被時間冲淡。

 

評語:

  • 文章欠標題
  • 報道直接跳入訪問內容,欠中心思想。為什麼要訪問何議員?報道想探討的問題是什麼?
  • 建議同學以更批判的角度分析訪問。例如,現時香港真的能在法律上做到平等嗎?就算可以,法律的實行又是否能確保人人平等?為什麼少數族裔及外傭在香港仍然遭受歧視?

 

作者簡介:

黃鎧悠

我是就讀嘉諾撒聖家書院的黃鎧悠,今年十五歲。從小愛好寫作和閱讀,現今作家之中,尤其欣賞梁望峯先生。對社會議題極有興趣,雖對記者工作不熟悉,但卻立志當一名記者。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