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的社會,衣食住行也多國文化集於一身,日常生活四處可見他國的旅遊人士或更甚經已定居香港。但他們只是香港700萬人口的約百分之六,所以被稱為少數族裔。因為是小眾,許多時候未能備受關注1。由於中文在香港是日常溝通的主要語言,導致不少少數族裔因中文未達僱主要求的水平,不獲刷聘請。雖然社會續漸開明,對他國人士的接納多了,但在華人社會下,「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想許多時候難以避免。尤其在職場上,僱主難免會在同樣的資歷下,選擇本地人而放棄他國人士,此等原因令少數族裔只能選擇勞動力的工種。

photo

(左起)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的彭嘉惠姑娘、梁詠婷姑娘及阿輝。

 

缺乏中文能力

筆者們就此議題採訪了一個非牟利機構——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梁詠婷姑娘及彭嘉惠姑娘指出,現時少數族裔太多選擇勞動力的工種,有些幸運的能在有少數族裔學生的學校當教學助理,協助學校與家長溝通。她們提出少數族裔們希望從事文職工作,但往往不是因膚色就是中文讀寫能力被婉拒了。三歲來港的阿輝(譯音)曾過試獲得面試機會,僱主一望他,便說請人了。又曾申請倉務員,阿輝的中文溝通能力尚可,然而僱主藉口提出:「倉務員要開單收帳,你讀寫能力真的可以?」阿輝感到僱主有意為難他,無奈自己的中文能力真的不及他人。為何他們學習中文多年還是為生活接不上軌道,是他們不努力,或是我們政府的教育政策根本沒有給他們努力的機會?

政策成效不足

近幾年,政府推出各種政策令少數族裔更易於適應,例如推行融合教育、以中文為第二語言又或是勞工署為期半年的職業培訓,每年更是撥八十至一百五十萬的款項給每一間有少數族裔的學校作為支援。然而,儘管推行了諸多政策及支援,教育制度上的不完善使政策達不到預期成效2。在資源方面,現今市面上根本沒有為少數族裔而設的中文教科書可用,許多學校被迫要自己編寫教材,既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而且由學校編寫之教材未必可以有效地幫助少數族裔學生學習中文。因此,有些學校索性讓他們與其他學生一同用現今的教材學習中文,增加了他們學習中文的困難,同時浪費了政府給予的資源。筆者更是從明光社的網站中發現原來香港少數族裔入大學的比例只有寥寥的0.9%,可見儘管他們坐擁著兩文三語的能力,仍然敵不過中文這一大難題,反映政府在就改善他們中文能力上仍存在許多不足。

筆者亦就此報導進行了一次街頭抽樣訪問,出奇地發現現今普遍香港市民對少數族裔印象不但十分正面,並且許多人認為他們待人友善,為人很樂觀,並不難相處。或許這正是他們現今最需要的支持以及認同,但同時大眾的關注和政府的協助對他們而言是必不可少的,這樣才得以讓他們融入香港社會之中,當中尤其港府的政策對日後教育的發展和完善至關重要。筆者也希望能夠在日後看到大家無分彼此,共建共融社會的佳景。

可讓我們一同拭目以待,靜觀這路能走多遠吧。

 

1在2015年的施政報告的219項中,只得4項與少數族裔有關聯。

  1. 為加強支援非華語學生學習中文,教育局已開始為中小學提供「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和支援教學材料,並於本學年開始在高中分階段提供與資歷架構掛鈎的應用學習中文課程。我們亦會加強校本專業支援和教師專業培訓,並已推出教師專業進修津貼計劃,及大幅增加學校的額外撥款,協助推行「學習架構」和建構共融校園。

130.去年建議在葵青區開設的服務中心已展開服務,並聘用少數族裔人士,提供進一步支援。

131.僱員再培訓局會在2015-16年度為新來港人士及少數族裔人士,分別提供1 300個及800個專設課程培訓名額,提高他們的就業機會。

132.我們會於今年7月把在深圳和廣東省推行的「期望管理計劃」擴展至福建省,讓他們多了解香港的情況,才決定來港定居。

2根據香港社區網絡,《少數族裔對2015年施政報告的期望》。

放寬少數族裔人士升讀大專院校門檻,使這個弱勢社群可以向上流動。

根據2011年統計署資料,專上程度(包括文憑/證書、副位課程和學位課程)的南亞裔學生只佔學生總人數的

0.49%(193,102人中只有953人),遠比他們在香港所佔的人口比例6%為低。

 

評語:

  • 能善用施政報告就少數族裔的施政項目及會自己進行街頭抽樣訪問,有花心思找資料,值得一讚。但下次引用做訪問的數據,可以XX%市民(加上總受訪人數作比較)陳述,較只用「普遍」、「不少」等字眼為佳。
  • 行文尚算流暢,唯需減少「雙負面」用語、小心錯別字,以及需確保用「他/他們」等用語時讀者都明白所指為何人。
  • 記者一般不會於報導中寫自稱,或「筆者們」- 不過同學不屬任何報館,難用「本報」,因此以「筆者」取代亦無妨;但仍需注意不要太有個人色彩,例如可以「明光社的網站中指出」取代「筆者從明光社的網站發現」。
  • 報導一般很少註釋,請將有關資料重點寫入報導內。

 

作者簡介:

顏嘉澍

我自小已對新聞傳媒等方面深感興趣,更是看見近年來社會上越來越多的不公平對待的現象發生,有感自己也應為他們發聲。故此參與青年人權記者的計劃,望可以體驗記者為民眾報道事實真相的同時,也可以為社會上不公之事盡一份綿力,為弱勢群體發聲,捍衛人權的核心價值。

劉志祥

我是劉志祥,現於天主教普照中學就讀中六。我的志願是專欄作家,它的工作範疇不只是撰寫日常生活的見聞及連載小說,還要學習如何評論世界各地的社會時事。參加該計劃是希望學習撰寫新聞稿及公平地評論時事,從而令我的熱忱更專業。

徐思允

徐思允

我是香港人,個子小小,頭髮短短,平凡得很。有時候抬起頭望,四周都是櫛次鱗比的高樓大廈,而我顯得格外渺小。文字亦同樣渺小,但我們從不輕視它們,因為它們擁有的力量無窮無盡。我是徐思允,是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小記者,將會以筆墨捍衛人權。以後的我,不再平凡。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