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無歧視

「警察抓錯人並不奇怪,但當中警方的不當處理,違反多項指引和規定,漠視殘疾人士的權利,實在令人極度憤怒。」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在「左右紅藍綠」狠批。

美林邨命案警方誤拘智障男一事,張超雄一直追蹤事態發展。七月下旬,事主胞兄歐先生聯同張超雄到平機會,投訴警方處理手法涉殘疾歧視。張超雄指,警方作為僱主,沒有向前線警員提供足夠的指引及培訓,在《殘疾歧視條例》下有轉承責任。

先不說現今警民關係和誠信的問題,警察象徵的是維持治安,維持公共安全。不過,在誤拘智障男一事中,警方的處理手法突破常規,嘗試以中國維穩式的方法錄取口供,以引導性供詞推斷該名患中度智障及自閉症男子認罪,並作拘留的根據,可惜,最終敵不過一國兩制透明的執法機關,被眾人圍攻。然而,此手法確實含有歧視的成分,正如張超雄在「左右紅藍綠」指,若警方在智障人士中心以同樣方式進行盤問,估計十人之中有八人,會承認殺人。他指,不能服藥、沒有正常飲食、錯誤的口供紀錄過程,全部違反多項指引和人權。誠然,若誤拘智障男一事沒有被公諸於世,該男士被起訴,警察象徵的不再是維持治安,維持公共安全,而是歧視殘障的一員。

以前的警察,理所當然會被世人掛上「公義」二字作形容詞,如今,「公義」卻一步一步走到堆填區被埋葬吞噬。而「殘疾歧視」,則在「公義」被埋葬吞噬時在香港扎根成長。

殘疾人士,是指肢體、精神、智力或感官有長期損傷的人。根據殘疾人權公約第24條,殘疾人士應在不受歧視和機會均等的情況下,享有中、小學教育、高等教育、職業培訓、成人教育和終身學習等權利。而殘疾歧視在香港相當普遍,在學校的情況亦然,甚至更劇烈,影響殘疾人士一生。只是,人們輕視之,包括在殘疾者、歧視者以及加害者都有忽視學校歧視殘疾人士的傾向。

在遭受別人歧視的殘疾者前,你會問他為何不告訴老師自己的遭遇,以懲戒歧視者,他會告訴你,他並不知自己受到歧視,或是,即使知道,也因為不想失去「朋友」而決定掩飾自己內心,決心承認「朋友」嘲笑自己、玩弄自己是正確無誤,這必須歸咎於人的一種合理化自衛機制。因此,受害者過於忽視殘疾歧視對自己長遠的影響:自卑、價值觀扭曲,甚至最終走上不歸路。但是,囿於殘疾人士在中學生涯只停留六年,稍縱即逝,在各種探究殘疾歧視的議題上,也甚少見有文章把殘疾人士在學校中的生活作為焦點,這也是歧視者以及加害者忽視學校歧視殘疾人士的原因其中之一。

常言道:學校是社會的縮影。然而,這個社會中的每一位都已經成長到能夠很聰明地看出事情關鍵,可以一針見血地直接殺到人的痛處,卻沒有成人的同理寬容和社交技巧,懂得包裝自己,於是,他們成為最可怕的刺蝟,動輒讓人滿身是傷。

歧視者正正是這樣,在學校的歧視者大多是無心的,因為大多是學生,不懂歧視是甚麼,亦不懂易地而處,更不會理解殘疾人士的痛苦。如是者,他們忽略自己所作所為的影響力,無心地說了句「弱智仔」,或是無心地談論殘疾人士的不同,高談闊論,日復一日,殘疾人士終至傷痕累累,遍體鱗傷。同時,有一群人要承擔教育下一代的責任,卻未必能灌輸正確價值觀予學生,甚至一同作歧視的行為。在2013年3月,真鐸學校一名老師因一名中五學生錯用膠筷子烹調食物,對學生說「弱智都好過你哋」。可見,老師在學校的身分也可以是歧視者。

學校中的歧視者,多不勝數,但加害者才是使殘疾歧視深植學校的人。所謂加害者,是一班在旁觀殘疾者遭受別人歧視的人,包括同學、老師、政府、傳媒以及大眾:同學老師在事件發生期間沒有阻止,更沒有制定有關政策減低發生機會;政府忽視學校歧視殘疾問題,只是在發生過後,以社工的「每月一見」搪塞眾人耳目,掩蓋對受害者的影響,更是治標不治本;傳媒只顧著刊登殘疾人士在文憑試考獲佳績的一幕,而他們受到歧視的故事,則毫無新聞價值,沒有「收視率」,無從刊登或探討,結果,每天接收到的資訊,也無人問津,也忽視了;大眾,即是我們,我們忽視問題嚴重性,在一旁䄂手旁觀,大部份的我們都充耳不聞,沒法像張超雄議員,為殘疾人士盡力爭取最大權益。事實上,此事非同兒戲,不管是誰,也有責任停止學校的殘疾歧視問題繼績擴大,並且為著下一代,我們應正視問題,減少發生殘疾人士被歧視的機會。

若無歧視,殘疾人士的生命和每一位市民都一樣,色彩繽紛,精彩絕倫。我們,不應再成為殘疾者、歧視者以及加害者其中的一員,漠視殘疾歧視問題。

 

評語

  • 報導的起首部份相當清晰,能自然地引出「受訪者」的用詞,吸引讀者;行文亦非常流暢,用詞不流於公式法及累贅,值得一讚。
  • 能清晰闡述問題,敍述的舖排花了心思,讓讀者一步一步去思考相關問題,只可惜理據的舖陳流於空泛,情緒化的文字過多,似個人評論文章多於報導;但建議日後可引用數據及一些研究報告。
  • 請加入訪問 – 就算找不到議員, 亦可以發掘身邊有否歧視者/被歧視者的例子
  • 如涉及一些疑似事實的敍述,如:「(青年人)沒有成人的同理寬容和社交技巧,懂得包裝自己」,「包括在歧視者以及加害者,甚至殘疾者本身都有忽視學校歧視殘疾人士的傾向」,請加以輔助數據或訪問以支持此觀點,否則流於觀點陳述,而非報導事實。
  • 雖然眾所週知張超雄為殘疾人士發聲; 但在文中只是短短quote 了幾句, 但在尾段卻以一種 ‘榜樣’ 的身份出現, 中間完全欠缺舖排,難以令人信服, 亦覺突兀。
  • 而下次報導重點可特別針對某一方面的殘疾歧視再深入探討;現文同時講警方執法和校園,兩者都不夠深入;加上校園的歧視部份講到未能吸引傳媒眼球,反與警方執法之例子有點矛盾之處,下次請多加注意舖排上是否有矛盾位。
  • 請為作品加上標題
  • 請注意不同字眼的褒貶含義, 如一件壞東窗事發,較少會以「可惜」形容。
  • 盡量減少一些個人觀點式的論點或結論式的論調;特別是文章中段。

 

作者簡介

胡朗庭

活在當下,並以無知之知活著,我思,故我在。

麥頌南
麥頌南

大家好 我叫麥頌南 來自屯門路德會呂祥光中學 是今次計劃的參加者 在今個暑假之後 便是一個初步踏入社會的中五學生 我對於認識社會 我認為最有效的方法是去接觸社會上不同的人 而最常接觸不同層面的人 就是經常穿插於各種媒體之間的記者 而今次的計劃正正提供一個好機會讓我去了解訊息最前線的記者 除此之外 對於人權議題 我覺得必須清楚和了解 因為人權正正是現時社會之中重要的核心價值之一 與日常生活也是息息相關 因此 能參加是次計劃感到萬分榮幸.

鄭智霖

鄭智霖

在失衡的社會當中成長 我的記者之路 只為追尋公義 矢志 這絕不是夢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