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劉慧卿

上圖攝於本年八月十七日,為劉慧卿議員與本組記者在訪談後的合照。

由左只右:鄧海寧、植曉彤、李曉晴及劉慧卿議員。

 

「阿燦」、「阿叉」你我都聽過,更是年長一輩以往荼餘飯後必談的話題,說盡這些新移民丶非港人是可等落伍、貧窮、霸佔資源。你可能會說,社會已經進步了,那些帶有身份標籤的稱呼已慢慢減少,你看街上還有人稱呼對方「阿燦」、「阿叉」嗎?的確,針對南亞裔人士的歧視在香港已漸漸減少,他們越來越受到重視,不少香港人也支持及接納他們,這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是香港社會在着手打擊歧視路上的一個里程碑。但我們不能自滿,因為香港同時亦有一種歧視正在惡化。「阿燦」、「阿叉」已經轉化為「蝗蟲」,現時最明顯而且最嚴重歧視,就係針對同種族同膚色,由內地來香港新移民。

近年,新來港人士歧視的起因主要是欠缺解釋以及港人對國內人的成見和不滿。因此我們邀請民主黨議員劉慧卿就新來港人士歧問題接受訪問。

劉議員先提出人常因別人與自己不同而帶有歧視眼光。而針對港人常將本港福利不足的現象歸咎於內地來的新移民,劉議員則認為當港人覺得香港資源不足時,應是向政府提出而不是將責任推到新來港人士身上。然而,這些新來港人士是以合法途徑成為香港市民,早於2003年法例規定這些新來港人士只需一年便可取福利,只是當時曾蔭權認為本港資源不足,向法庭提出將法例改為要年滿七年才能取得本港福利。但根據香港《基本法》,所有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不分新移民或永久居民,建議最終被法庭拒絕。

而近日,從內地來的水貨客更成為城中熱話。劉議員認為港人有可能將對這些水貨客的不滿及港人對國內人的成見建於新來港人士的身上,令歧視問題日益嚴重。

表面看來,香港人看似對這批新移民諸多不滿,投訴他們搶了香港資源,不歡迎他們來港生活,歧視他們帶有口音的廣東話。事實上又是否如此?籍此,我們邀請了香港不同年齡層的人士填寫是次網上問卷,以了解港人對這類新移民的看法。

原來,參與調查人士對新移民的普遍觀感為一般至中上,與我們認為中港兩地水火不容那根深蒂固的看法稍有出入。至於新移民為港人帶來最大的問題為人多擁擠,其次則因為他們導致香港學位及工作機會不足。出奇的是,接近八成受訪人士希望與新移民共融,奈何大部分受訪者皆認為政府及坊間給予這批新移民的援助仍未足夠。

其實在訪問中,劉議員亦曾提及政府應帶頭引領坊間去支持新移民,它們可透過廣告帶出新來港人士和香港永久性居民應得到同等權利的信息,提出反對新來港人士受歧視的政策或立法規管,從而減少誤解及歧視。劉議員本人亦表示十分樂意接受訪問,並會盡力透過教育年青人,傳達正確的價值觀,解除港人的誤會,共同令香港成為一個文明的城市。

 

評語

  • 欣賞同學以不同方法搜集訪問資料,建議同學多補充網上問卷的背景資料,例如填寫人數;引用結果時,請填寫數字,如XX%而避免只用「大部份人」。
  • 引用受訪者觀點及數據時,可以更有系統地分開法例、社會觀感、拆解等部份,令讀者更清晰。
  • 請注意用字,有漏字情況。
  • 作疑似事實陳述時,請緩引例子以證明之;如:「針對南亞裔人士的歧視在香港已漸漸減少,他們越來越受到重視,不少香港人也支持及接納他們」,其實從何得知?
  • 同學結語以教育青年人作解決新來港人士遭歧視的方法,略欠深度。建議探討現時歧視條例對新來港人士的保障有否不足。
  • 同學可參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文件:

http://www.cmab.gov.hk/doc/tc/documents/policy_responsibilities/Racial_Discrimination/AnnexIII-Chi.pdf

 

作者簡介

鄧海寧

我是來自協恩中學的鄧凱寧。小時候,我大部份時間都是獨自在一旁畫畫。但升上中學後,本對社會議題豪不過問的我,漸漸對這個社會產生了興趣。理解到一位中四年級學生除了需努力讀書為公開考試作準備外,更需要認識和了解這個社會,透過行動和言語盡力改變這個社會。

植曉彤

我是協恩中學中四學生植曉彤,很榮幸可以參是次活動。從小關注時事,面對不同議題,我總希望尋找真相。奈何,社會的不公、人權剝奪等卻未被完全揭發。希望透過是次計劃,能從小培養我的時事觸覺,看過出面的世界後,也懂珍惜自己身在福中。

李曉晴

我是協恩中學的中四學生李曉晴。我對新聞行業和寫作很有興趣,而人權我卻只有表面的了解,但解決人權問題必須先喚起份同理心,才能引起改變。因此我希望我先將心比心去了解人權問題,再透過文字來喚醒對人權的關注。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