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近日,因不滿歧視同性戀教材而起訴中國教育部的中山大學女生秋白(化名),自8月21日被爆出遭到所在大學施壓,被威脅其“可能畢不了業後”,在中國大陸互聯網上引起軒然大波。

據中山大學校園自媒體“中大DIN”稱,秋白所在院系輔導員打電話給秋白稱其“又搞事了”,隨後,院書記和輔導員轉發了壹些文章給秋白父母,並向秋白父母透露其個人隱私,造成其“被出櫃”,並表示其起訴行為對學校造成困擾,甚至威脅稱“秋白同學可能因而無法順利完成學業”。

隨著事件在諸多網絡平臺廣泛傳播,引發網友強烈反應,很多網友質問中大“被誰困擾?”,且類似“中大無恥”的罵聲此起彼伏。21日下午,輔導員李茂回應稱:“我們非常尊重’秋白’同學的權利”、“與家長溝通,目的是不希望因此而影響她的學業”、“我們從未以’不能畢業’等方式給’秋白’同學施壓”,並稱少數校園自媒體發布“不實”消息。但此輔導員並未對是否稱“其行為對學校造成困對”作出回應。

記者在調查過程中了解到,早在今年三月份,秋白就曾和幾名同學在廣東省教育廳門前舉牌,呼籲抵制“毒”教材,並向國家新聞出版署、廣東省教育廳遞交舉報信,舉報教科書中存在歧視同心戀的內容。知情人士稱,當時事件發生後,學校的兩名輔導員就聯系來秋白,叮囑她不要參與這類活動。

在此過程中,秋白已經明確向他們表示自己並未告知家長自己“出櫃”,希望他們能保護自己的隱私。

此外,記者聯繫到一位正在為秋白提供幫助的“同誌平等權利促進會”的負責人燕子。核實信息時,燕子告訴記者,有兩點可以確定,一是學校確實向家長稱“秋白不應做此類活動”,二是學校確實透露了秋白的性傾向。 學生輔導員出爾反爾,違背了職業淮則,同時也加重了秋白和父母之間的矛盾。在詢問秋白目前的生活狀況時,燕子稱其目前情況有所好轉,並且告訴記者促進會正在幫助秋白父母找專業心理咨詢師提供疏導,希望能盡快調解秋白和父母間的矛盾。對於法院立案後的情況,燕子稱現在他們都在等待最終開庭時間的確定。

“若是中國也有反歧視法就好辦了!”在采訪過程中,記者多次聽到類似的聲音。為此,記者聯系了一名中國維權律師進行咨詢。這位律師告訴記者,中國尚無相關反歧視法的根本原因,是中國現有的民法通則等法律已經規定了公平原則。且中國憲法明確規定要尊重和保障人權, 同性戀者作為一個國家的公民,按照法律,理所當然應享有憲法所賦予其的公民權, 不應因性取向的差異而區別對待。但就目前,中國的同性戀者維權意識不足,很少有人站出來嘗試維權。缺少同性戀案件處理的案例,法律的空白不被挖掘,同性戀權益保護的立法進程因而十分緩慢。

一位對中國同性戀者有所研究的教授告訴記者,與美國和中國香港等地的同誌運動要直面宗教保守勢力不同,中國大陸的宗教團體並不是同誌人群處於弱勢地位的主要矛盾。但傳統的文化根深蒂固,“傳宗接代”、“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類思想在中國大陸仍具有很大市場。因此,除了面對來自社會的偏見和歧視,中國大陸同性戀者所要面對的很大壹部分阻力來自他們的父母。此外,“同性戀”問題在中國日漸凸顯,但整個社會對同性戀的認知是落後的。所以,同性戀者平權,除了推動法律的完善作基本保障,更重要的是推動整個社會對同性戀的基本認知教育。

中國大陸目前約有600余個各類LGBT機構,當中絕大部分從事“防艾”  (編按:防治愛滋病) 工作。近年來,從事文化傳播、教育、公眾倡導的同誌機構開始增多。2014年12月,中國首例同性戀矯正案宣判。如今,秋白上訴,是中國首例同性戀教育權訴訟案。在中國內地特有的國情下,同性戀者平權,更具“草根精神”。草根力量推動平權,其過程必將十分艱難,但這註定成為中國同性戀平權過程的壹個標誌。其對於中國社會對同性戀的認知,乃至對人權的認知的影響,是深遠的。

 

評語

  • 結構嚴謹,用字清晰精煉
  • 報導時可以直接帶出被訪者的意見, 如:燕子認為有兩點可以確定,「記者」可盡量隱去。
  • 報道探討了現時中國保障同性戀者的法規及民眾教育工作, 角度全面。
  • 為什麼「在中國內地特有的國情下,同性戀者平權,更具草根精神」?

 

作者簡介

Sky Chang,在讀學生。在校期間,積極參與各類學生活動,如模擬聯合國等。並多次獲全國性獎項。曾組織學生社團開展社會調查。平日關注國內與國際事件,有自己的思考和見解。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