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1image2image4

言論自由、表達自由,這二詞代表著世界上每一個人作為一位公民的最基本權利,此等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想之自由。而這種權利,亦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 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存在差異。但近年,香港人權組織和部分法律界人士認為,本港的言論與表達自由不斷受到各層面之威壓與衝擊,甚至有人在發表相關言論後,被襲擊致傷。

就以上的社會事項,立法會公民黨議員梁家傑先生有著以下的貴見。

言論自由與表達自由它們擔當角色極為重要,對於一個尊重人權、享有法治的社會更加是不可或缺。人們可能問,如何將其二者作出界定,其實相當簡單。作為一位公民,他/她發表之個人言論和意見後,不會被「秋後算賬」、不應該無故地被拉入監牢、更加不會被逼壓等,這些就是我們所謂的界線。另外,在言論自由和表達自由界限之定義,就是不會越過違反刑事法例之上的規定。

侵犯「言由」的例子,正活生生的印在中國大陸社會上。有不同的政見人士、學者因為他們所發表的言論和看法,就被中國政府這個極權統治者打壓和侵害。例如知名人權運動人士,劉曉波先生。他於2008年在《零八憲章》上發表了一篇言論,內容只是圍繞著他本人對於中國人權議題上思考的成果,以及較為著重普世價值而言,而其內容在中國《憲法》上亦有相關的提及。雖然如此,由於中央政府不滿憲章上之內容,強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劉曉波有期徒刑11年,對他施以政治檢控。

回到香港,在回歸前的香港有一個奢侈,就是我們不用付出民主的代價,但是我們卻享受到民主制度最精彩的兩樣東西,自由和法治。皆因當時殖民地政府的總督,需要向英國的民選政府負責,而英國政府亦要向選民問責。一個問責的機制在英國發生,同時港督亦不需要港人花費公帑在選舉上,又或者不用忍受一個低效率的政府,就能享有自由和法治。但是向一個奉行人民民主專政的主國,即中國。但回顧後的香港,已經不再是那話兒了。若其不約束自己的權力,會變得不能駕馭。所以香港必定要建立一套對港人公權力受予的機制,才足以有希望保存香港的自由與法治。而法律,是在法治社會用作彰顯行公義,好憐憫,並不是政府官員口中所說的「依法辦事」,作為玩弄政權的方式或途徑,以及視為管治工具。

他指出,梁振英政府班子是歷屆政府以來最離譜,最公然、最赤裸地破壞本港的一些民主制度的法則,試圖把香港「內地化」,本港的網絡媒體是香港一個尚存的表達自由方式,希望香港市民珍惜。至於針對內地的國安法,他不認為,言論會影響國家安構成威脅。另外,又解釋,市民看見不公不義的事情要發聲,為了保護我們的法治和自由去支持一個「真普選」,亦不應該禁聲和懼怕「白色恐怖」,這才能夠捍衛基本公民權利。

最後,保障自由的最後根基,是需要靠一個向人民充分向問責的政權,如過該政權是不受約束、沒有制衡且不能駕馭的話,必死無疑,因為權力會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令人絕對腐化。

 

 

評語

報導涵蓋了香港和內地的言論自由情況,頗為全面,但略欠焦點。如同學能請受訪者就兩地一個言論自由的議題作評論 (如網上的表達自由),則能帶出更深入的討論。另外,我們不能讀者都認識梁家傑和了解他的工作。同學可以多交代訪問的主旨- 為什麼要訪問梁議員?他在這個議題上做了什麼工作?

 

作者簡介

曾守一

大家好,我是曾守一,今年15歲,在柴灣張振興書院就學。公義、平等、人權這些問題對於三至四年前的我是過眼雲煙,完全不當作一回事,甚至想過這一輩子也不用去理會。以前的我,每天只是玩著遊戲機、手機、電腦,每天想著吃、喝、玩、樂就算了。如是者,明天都過著百無聊賴的日子。對於身邊和世界的事與物更是一概不知,可說人生毫無方向。直到近年,漸漸發覺如今的社會原來有很多的事情都影響著我甚至全世界,我覺得我們連自己的一些基本權利都被慢慢奪去。例如表達對社會、政府、政策不滿的途徑及方式都被打壓,政府官員利用他們的官權,來壓制,制止一切損害到他們利益的聲音以及市民對他們不滿的聲音來面對外界的批評及質疑,用一些明知不可而為之的不擇手法、手段來控制局面,不讓我們去告訴世界他們的錯處、壞處,永遠不懂得如何去為自己的一些錯誤行為負責和道歉。所以我覺得要盡一分力,去捍衛和保護我們一些應有的權與利,不畏懼強權,不能將最基本的人權被冷酷無情政府、人的強權壓制和奪去。

林朗鈜

大家好,我叫林朗鈜。我就讀佛教覺光法師中學,現時是中4升中5,因我的成績不太如理想,所以我希望能够參加部分有關學業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