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4_1405471

九月下旬,日子似乎平平無奇,但就算再忙碌的香港人也忘不了去年-2014年的雨傘革命。一年間如流水般流逝,當中留下的除了一把把顯眼和標誌性的黃傘之外,還有廣大市民對港府種種的訴求。其中,在雨傘運動期間發生的暗角七警事件,雖然無線電視新聞部起初播出了警察圍毆示威者的片段,但不久便刪減了有關片段並修改了有關描述文字,無聲無息地淡化事件。可是,這卻喚醒了市民對香港新聞自由以及自我審查情況的關注。

究竟,媒體的真實性、全面性、可信性和中立性對於普羅大眾有何重要?我們能否忍受傳媒對報導作出自我審查?

根據國際關注資訊自由組織「無國界記者」的二零一五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香港的排名由去年第六十一位再跌至第七十位,是歷來最低,比二零零二年全球排第十八位,十三年來下滑了五十二位,這情況讓人憂心。新聞自由愈縮愈窄,自我審查的現象漸趨明顯,我們得到的新聞資訊又是否中立、真確無誤?隨著網絡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再加上愈來愈多人關心社會時事,而創立一個媒體亦比以前容易得多,這成就了新興網媒的湧現,為市民帶來新選擇。因此,很多香港人都由以往從紙媒或電視新聞報導轉變成從網媒獲得新聞資訊。他們大多認為網媒的優勢除了是免費和能快捷獲得突發新聞資訊之外,新興網媒的報導似乎比其他老牌媒體更全面和中立,自我審查的現象亦不明顯。

有幸,我們今次能夠訪問一位老師,他的見解讓我們對於新聞自由和自我審查有不一樣的看法。在訪問中他提及到,自我審查的定義是報導在發佈之前媒體已自我審核某些內容,而審核內容大多是關於政治或商業。但有一些個別報導,它所作的自我審查是關乎人命,(例子:如果你如實報導一件事情的真相,但受訪者在報導發佈後有可能受到性命的威脅)那麼這樣的自我審查未必是一個錯誤。但問題在香港,現在所出現的自我審查大多是由於商業利益及政治立場等原因,這樣會使一篇新聞報導失去了它原有的中立和可信性。以星島日報為例,在特首選舉期間,多次刊登對於梁振英不利的報導,但在梁當選後態度即時轉變,所有關於梁特首的報導由以前尖銳角度轉變成溫和並且少批評。這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型,原因耐人尋味,有人質疑是星島新聞集團主席何柱國獲頒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老闆的利益以及與官方的交往成了傳媒自我審查的不明文行跡,以及其歸邊的原因。

千萬不要看小新聞報導受到自我審查的影響,老師在訪問中提及到,一篇受到自我審查的報導即其內容並不全面和不中立,可信性成疑,當中內容的偏差某程度上影響大眾的知情權。由於香港有很多媒體陸續歸邊,新聞報導在受到干預下,內容盡量避免批評政府的不是。不中立和不全面的報導其實在潛移密化地影響市民的價值觀,因此我們必須要從日常生活中作出行動,因為這樣除了能確保能夠獲取正確的新聞資訊之外,亦捍衛和保護新聞自由的價值。

儘管記者們會受到上級的壓力或制肘,但秉公、如實、真確地報導新聞是一種社會責任。自我審查的出現,在於公眾知情權以及當時人的利益及安全,在兩者之間找出平衡點能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新聞自我審查。雖然該平衡點難以找到,新聞報導亦小不免有自我審查的迹象,但身為一名負責任的公民,我們至少要避免觀看已變質的新聞報導。因為這除了保障自己之外,亦是避免助長該媒體的發展。因為,你的觀看等於你的認同,難道你想再有更多香港媒體淪為政府的發言人,失去了原有的新聞和編輯自主?

 

評語

Self-checking, 應作self-censorship, 中文為自我審查。報導主旨清晰。惟報導沒有交代訪問老師的原因。這是一篇有關傳媒自我審查的報導,為什麼訪問校內的老師呢?老師的背景是什麼?同學選擇受訪者時,應以貼題為先要考慮。

 

作者簡介

郭雪昕

我,是一個15歲的女高中生,別人都稱我為Casey,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平日熱愛做運動,聽音樂,攝影和閱讀,是個忽冷忽熱的怪人,有的時候愛和朋友打成一片,有的時候又會依戀獨個兒思考的時光。經過雨傘運動的洗禮後,我開始對政治和社會議題感到興趣,更打算在大學選修社會學,政治及公共行政,新聞與傳播等學科,試圖讓自己走出狹小的生活圈子,從自己身處的香港經歷學習成長,探索這擁有無限可能的世界,不浪費生命中一分一秒。

周芷恩

I am Chow Tsz Yan from Cheng Wing Gee College. I am a secondary 5 student in the coming year. I want to know more about the society issues. I hope I can improve my people’s ethnic identity after joined the program.

楊祉鈴

我是楊祉鈴,是一個十六歲的中五學生。閒時喜歡寫作和攝影,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實現自己的理想-成為一名記者,透過寫實的文字和照片去揭開事情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