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58PICvxW_副本

-引言

基礎的公民自由包括了宗教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在中國,56個民族有不同的宗教信仰的自由,包括:伊斯蘭教,佛教等。在言論自由方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的自由。可是中國公民在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前必須不得破壞社會秩序,不得違背憲法和法律,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或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權利。可是那是真正的自由嗎?中國公民集會有高度的限制,市民可以行使集會自由的權利嗎?中國市民表達自由的權利切合人民的所需嗎?

-信仰自由,宗教自由

中國是個多宗教的國家。中國宗教徒信奉的主要有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中國公民可以自由地選擇、表達自己的信仰和表明宗教身份,但在此之前宗教的自由歷盡艱辛。在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宗教在中國社會各個方面都造成了災難性破壞,如打破佛像,逼西藏喇嘛還俗等。“文化大革命”後,中國各級政府在糾正“文化大革命”錯誤的過程中,也為恢復、落實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平反了宗教界人士蒙受的冤假錯案,恢復開放了宗教活動場所,使各種宗教地位平等,和諧共處,未發生過宗教紛爭。信教的與不信教的公民之間也彼此尊重,團結和睦。

-難以發聲,難以自由

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受到各種規範如:不得違背憲法和法律,在這些規範的前提下才能使用自由表達言論的權利。維權律師莫少平說過「走向民主和法制是歷史的潮流」,「中國最大的問題是有法不依,執法不嚴;中國有法律,但沒有法制。」到底在內地的異見人士會如何表逹自己的心聲?而不畏強權的他們又會有怎樣的下場? 維權人士以言入罪的情況其實處處皆是,但他們違反規範了嗎?遠至20年前評擊六四事件的武文建,當時19歲的武文建在六四事件當中 親眼目睹大屠殺過程,其後他一時激憤地跳上巴士頂,領頭喊“打倒鄧小平!打倒李鵬!”最後被判監七年。 近至上年中國六四學運領袖知名的維權律師浦志強因出席「六四研討會」於是被警方傳喚 其後被當局以「尋釁滋事」的罪名進行「刑事拘留」更一直自與外界失去聯絡 ,而且更有多名員警到其家中搜查,都足以反映,內地表逹自由的權利不單止飽受束縛,更可說是被「滅聲」。

-集會空談,自由空談

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但是,長期以來,政府對於遊行示威採取嚴格的限制。在六四事件中,高漲時期有大約100萬人聚集在天安門,最後中國政府高度鎮壓,使不少的學生死亡。在六四事件後,人民是不可能自由地集會、示威和結社。因為在1989年10月出臺《中國人民共和國遊行示威法》後,遊行示威需要經過複雜的審批程式,所以這導致得到政府批准的民間遊行示威活動更是無可能。如果民間有私自的遊行活動,只會被視為“群體性騷亂事件”處理,例如在2012年,發生在四川省什邡市的市民反對一個鉬銅多金屬加工專案事件,以及江蘇啟東市民針對日本王子紙業工廠的排汙管道修建計畫發起的大規模反污染抗議示威,地方政府均嚴陣以待,迅速拘捕組織者和遊行示威者,制止遊行示威。所以,中國的人民有集會、結社和示威的自由只是空談。

-結論

中國在表達的自由中只有宗教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讓人民表達自由,而其他的言論、集會、結社、示威自由都是欺騙人民的法例。然而只有宗教的自由是遠遠不能切合人民的想要表達自由的需求,人民所需要的是向政府表達他們的意見,可是政府的限制都讓他們捂起來嘴巴。

 

評語

同學引用了多條中國法規,資料蒐集充足,惟這篇文章缺乏了報導的元素- 沒有採訪,也沒有分析時事。建議同學聚焦一個有關內地言論自由的議題(例如集會自由),再邀請有相關經驗或研究的人士作採訪。

 

作者簡介

何肇珊

譚焯瑤

大家好!我叫譚焯瑤,今年16歲,現就讀於仁愛堂田家炳中學及即將升讀中五級,本人向來亦熱衷於關注不少社會議題,以訓練自我分析及組織思考的能力,而對記者擔任的工作亦有濃厚的興趣,很希望這個計劃能令我繼續學習和完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