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HK2

 ‘公民抗命 無畏無懼’這句說話深深地刻在香港人的心中,言而,這句說話也引發出不少年輕人敢於發聲,為不公義,不公平的事,昂首挺胸地表達出他們作為末來棟樑的所見所感.

   由2007年的天星碼頭和皇后碼頭的清拆事件,至到強推國民教育,到了去年的’雨傘運動’,我們也不難看到中學生,年輕人的身影,而這一群抱有理想,富有想像力的人也開始在社會中受到各界的重視,愈來愈多人對於這些中學生有不同意見,有人認為他們未見世面,對社會抱有過大理想;有人認為他們只是一群激進份子,發聲只為了破壞社會現有的’和諧’;也有人認為他們的一言一語,根本毫無作用,只是虛有其表.但卻有一個問題都被眾人忽視,到底學生還能夠擁有其表達自由?

  提到中學生,不得不提學校,而有關學校因其所屬宗教和為了顧及其形象而限制學生表達的新聞也是已是舊聞,時有發生,但事實當真如此?有受訪的基督教學校表示,即使面對一些對於宗教屬敏感的議題,也不會向學生進行施壓,以同性戀婚姻為例,校方重視的不是學生的意見,而是其產生意見過程中的分析角度,再向他們分享有關宗教上的價值觀和看法,藉此培養學生的多方向思考,讓其在表達意見時能夠更具體,更完整.而當問到校內政治宣傳時,受訪校方表示,他們會處於中立的政治立場,一旦有學生想在校內表達政見,他們會對此十分審慎,一方面希望重視學生的表達自由,另一方面希望保持學校的政治中立,確保不會產生有政黨接觸校方的’第一步’而破壞其立場.但到底這個做法會否破壞了學生接收知訊的自由,便應另當討論.

 與此同時,老師也是學生表達助與阻中不可缺乏的一部份,有受訪老師表示 他們以帶動學生思考為己任,在校內的舉辦一連串活動也希望帶動同學思考 但眼見學生反應冷淡 甚至比起發表個人意見 學生們更願意投放時間在學科成績上,但我們卻能眼見那些經深思熟慮後站出來的中學生卻被扣上衝動熱血分子的污名,而且,這個污名也令不少想站出來的學生卻了步,怕的是那種無形的輿論壓力.縱使在老師的推動下,學生增加了對社會的了解,但也同時讓他們在表達面前停了下來,不希望自己受到社會上老一輩的白眼.正正也是老一輩對於各種方面意見與年輕人不同,迫使年輕一輩的學生也不敢於表達.

 而普通的學生又對自己的表達自由有何看法?為此 我們訪問了80個學生 而受訪學生中有大約30%的受訪學生認為現時的表達比以往較好,原因不外乎現時科技發達,表達的途徑多了不少,例如網上討論區,社交網站等,也是表達個人見解的’好地方’,但與此同時,也有30%的學生認為現況比過往為差,他們多數認為現時會受到不同因素影響,表達言論時失去了’自由’.

 而在近日學民思潮前發言人周庭發表的一篇有關’佔中’一週年的回應中,她表示’去年十月,我之所以會辭職,是因為不辭不行,直接點說,就是政治壓力.這壓力不落在我身上,而是在我身邊人身上,所以我沒有選擇的餘地’除了提及過的輿論壓力,在現今香港社會,中學生也會在表達時面對不同,甚至是無形的壓力,當中的狡狡者便是政治加壓.所以的政治加壓,並不是普通的壓力,現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曾分享一次擺街站的經驗,她表示在該次擺街站的過程中,完全是合情合法,但卻有不少的軍裝警察不斷監視他們,雖沒有實際的行動,卻無形中為這些擺街站的學民成員做成壓力,換句話說,這種壓力就等同於白色恐怖,而這種毛色恐怖的最終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迫使你不敢再次參加相關的表達活動,迫使你失去你的表達自由,而往往受害者大多都是學生.

 今次,我們也有幸成功採訪一年前因政改事件以’向習總挑機’而聞名的翟進偉,當年他只得12歲,卻勇於表達個人見解,更是校內唯一一位罷課的初中生.而一年後的今天,他對表達的意見依舊無改,保持著敢於發言的原則,當問到他會否擔心個人前途時,他坦言初時也會有所保留,但一番細心思考後,他明白到既然能夠負擔公民抗命也代表能夠負擔自己的前途,因而他也不再為前途而影響他站出來的決心.他又表示,自己在表達己見過後,會受到親戚為他帶來的壓力,同時也會受到朋輩間的壓力,過程中也會令他感到難受,但他也堅持下來了.最後,他期望未來的香港人能夠了解到民主的重要性,學懂尊重意見.

 學生是香港的未來,而他們的聲音也是未來社會的建立途徑,唯有重視他們的聲音,尊重他們的意見,了解他們的所需,才能夠令社會更進一步,而他們所需的,正正是表達的自由,正正是表達的空間.最後,以電視劇’天與地’的一句說話作結’和詣並不是一百個人說一樣的說話,而是一百個人說不同的說話而他們懂得又尊重對方’只有重視表達自由,社會才算得上真正的成功

 

評語

同學的訪問認真和全面,能帶出學校了不同持份者對校內言論自由的看法,值得嘉許。惟需留意錯別字和標點符號的運用。另外,段落轉接較突兀,尚有改進空間,例如為什麼要特別提到周庭的文章?翟進偉的故事對我們了解學生在校內行使言論自由又有什麼啟示?如可於段落中加入小標題就能讀者更容易掌握。

 

作者簡介

胡朗庭

活在當下,並以無知之知活著,我思,故我在。

麥頌南
麥頌南
大家好 我叫麥頌南 來自屯門路德會呂祥光中學 是今次計劃的參加者 在今個暑假之後 便是一個初步踏入社會的中五學生 我對於認識社會 我認為最有效的方法是去接觸社會上不同的人 而最常接觸不同層面的人 就是經常穿插於各種媒體之間的記者 而今次的計劃正正提供一個好機會讓我去了解訊息最前線的記者 除此之外 對於人權議題 我覺得必須清楚和了解 因為人權正正是現時社會之中重要的核心價值之一 與日常生活也是息息相關 因此 能參加是次計劃感到萬分榮幸.

鄭智霖

鄭智霖
「在失衡的社會當中成長 我的記者之路 只為追尋公義 矢志 這絕不是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