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2013年,重新修訂的《新華字典》中,「自由」一詞被刪除了。自由根據法國大革命綱領性文件《人權宣言》的解釋,自由即有權做一切無害於他人的任何事情。自由是人類生而擁有的基本權利。然而正如一個詞語般,「自由」卻非常輕易地被刪除了。

表達自由是其中一種自由,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表達自由在香港亦受法律(包括《基本法》第27條及《香港人權法案》第16條保障,可是近年香港人行使表達自由的權利卻不斷收窄,表達自由會否終有一天如「自由」般被刪除?

公民記者Timothy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香港人行使表達自由的權利正不斷收到收窄,他指出政府除了要保障我們表達的自由外,更要保障我們在一個免於恐懼的情況下,表達自己的訴求。然而近年,香港人行使表達自由的權利不斷收窄,香港人更加要活在恐懼中表達意見,例如:林慧思老師事件,明報前總編劉進圖被斬事件,反映香港的表逹自由正逐漸下降,勇於表達其意見的人正在恐懼中過日子。而在後佔領時代,表達自由受到的威脅更大,政府作出更多的打壓,例如:多於面書發表意見的陳雲先生,都被預約拘捕。Timothy更形容香港面臨言論自由的危機,未來辱警罪及23條有可能立法的情況下,市民的言論自由將會遭受政府更大的打壓。

而更令人憂慮的一點是新聞自由的垂危對表達自由構成嚴重影響。於   2014年7月六日香港記者協會所發表的《2014年言論自由年報》稱,過去一年香港新聞自由狀況大幅度惡化,已經「陷入數十年來最黑暗」的局面。香港媒體自我審查情況日益嚴重,而其中《蘋果日報》與《am730》被抽掉廣告等事件,顯示香港媒體「飽受來自四面八方的打壓」。Timothy指新聞自由受破壞對表達自由亦構成負面影響,他指「沒有新聞自由港人又怎能了解議題,並就議題作出回應呢?」。

香港人表達意見的空間雖然越來越少,然而,Timothy亦指出縱使香港人行使表達自由的權利一直收窄,但幸好香港仍然存在著一班敢言的人,令表達自由的權利不致大福度,快速的收窄。再加上隨著科技發展,現時越來越多網上媒體和平台誕生,對表達自由帶來正面影響,在狹縫中求生存。

Timothy指言論自由是現今社會不可缺少的一種元素,沒有了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新聞自由仍會消失,敢言的書本不能出版,本來應作社會第四權的新聞自由,不再揭發社會的不公,最終只會導致市民不能夠掌握最真確的資訊,社會仍只會倒退,不會進步,言論自由,應該是與生俱來的,而不應受任何人所搶奪,因此,必須捍衛著此價值。

表達自由現在已經面臨一個危急存亡之秋,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都受到史無前例的威脅,當這些價值一步步地被政府所打壓時,表達自由亦一步一步正在減少,我們是否應該使用抗爭手法,以保護言論自由,以免其被删去?

 

 

評語:

同學報導時應考慮篇幅有限,如果這一篇是人物採訪,應多在受訪者的背景和意見著墨。報導的開端不錯,但卻未能帶出報導的主旨。Timothy是誰?他是做什麼的公民採訪?為什麼要訪問他?另外,同學應留意訪問的脈絡。若只把受訪者的意見以片段節錄,訪問會缺乏方向。

 

作者簡介:

李杏言

李杏言,中學生,基督徒,青年人權記者。行公義,好憐憫為他的左右銘。相信人權是最核心的自然權利,人權就是一切人之權利的根本,沒有人權,就沒有自由、平等、民主、公義。深明文字的力量,誓要以筆代弓,以墨袋箭,用文字來捍衛人權,將行公義,好憐憫的說話付諸實行。

葉傲風

我是葉傲風,中學生一名,現在就讀於廖寶珊紀念書院。

符敬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