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 lui

上圖攝於本年九月二十四日,為呂秉權先生在訪問後於浸大傳理學院一照。

 

我們打開電視機,打開報紙,都總會看到一篇又一篇的報道,信息和資訊看似隨手可得,得其實卻得來不易。近年新聞自由備受打壓,以暴力襲擊記者、限制傳媒採訪權力丶裁減敢言者等事此起彼落,香港記者協會更以香港表達自由面對嚴重威脅作為2014年報主題可見香港新聞自由,香港媒體正踏入最黑暗的時代。究竟是何時香港的新聞自由排名由2002年的18位跌至今年的70位呢?我們就此邀請了呂秉權先生作一次訪問,探討一位傳媒人是如何看待香港新聞自由的日漸收窄。

呂秉權曾任無線電視及有線電視中國組首席記者,到2010年才真正退下前線工作,回到母校浸會大學作講師,而對他來說2012年正是香港新聞自由大退的一年,因為社會環境開始改變。由2005年前總書記趙紫掦逝世事件,再數到2003年再創高峰的40萬人七一大遊行,其實可以看出中央政府一直在打壓民主自由,因為每逢有大事件發生,傳媒可報道的便會減少。而到2012年習近平上任成為國家主席,打擊普世價值的行為更甚。習近平向內部提及要進行意識形態的打壓,把一切對中國的批評都視為危害國家安全,,禁止傳播西方思想,更困禁敢言者。呂秉權認為這些打壓不單嚴重影響新聞自由更對社會的發展不利,因為打擊批評的聲音,令媒體不能發放真實訊息,只會令人們長期接受「洗腦」。而且此等打壓新聞的風氣更傳至香港,導致不少媒體裁減敢言者,如明報轉換總編輯劉進圖,以避免惹怒中央。他本人也曾在六四二十周年時被捉去「照肺」,中央新聞部負責香港的官員向他要求不要直播當時維園燭光集會,要明白國家正在高速發展,那些歷史都是不重要。這些行為令香港不少傳媒人都擔心以後是否報道受中央反對的敏感議題都需要設限,香港新聞自由會否再一步收窄。但可惜,呂秉權表示中央對香港新聞的控制是容易且必然的事。


其實中央要打壓新聞自由是因中央政府一向希望建立一個「兩國」大於「一制」的形象。為了控制他們眼中小事化大的香港市民令事情被誇張化,加上近年中文大學的調查指出港人對中央的不滿有增無減,人心一直未能完全回歸的現象一直存在,故向香港的不客觀及負面新聞報導者作出打壓及施予壓力,藉此希望港人的思想和心態不會受傳媒影響。


香港正面臨如此嚴峻的新聞打壓,作為香港人的一份子我們又可如何幫忙呢?對此呂秉權面前表示講市民最重要的是多發聲。其實香港市民可以作為公民記者,以自己的角度係記低社會的不公,一切不合理的事,成為媒體的一份子,因為不少主流媒體因面對經濟和政治壓力,而會進行自我審查,因此社會其實需要公民記者及新媒體把事實帶出來,以及香港的普羅大眾來正視這個問題。

後記:

說到香港的新聞及採訪自由,不得不提香港新聞界的記者傳媒。呂秉權先生平易近人,完全沒有大學教授的架子。他說除了自己是記者身分外,也為人父親。退下經常來回香港和大陸的採訪工作,不是因為自己常受打壓,只是一心想盡好父親的責任。正正因為新聞界正值艱難時刻,做記者的更加要緊守崗位,捍衛我城知道真相的權利。雖然已退下前線記者一職,仍然關心時事,留意傳媒的一舉一動。最動人的,更是他那顆對真相渴求的心,由此至終也沒有改變。聽他一會兒說著新聞界風光的那些年,一會兒則分享自己的採訪點滴。每分每秒,都是會心微笑。講起記者傳媒近年受到打壓和威脅,見證著一個個傳媒被封口,那些年並肩作戰的好友相繼退下火線,呂秉權先生除了無奈,還有感嘆。他對新聞界的不離不棄,對採訪的熱誠,對工作敬業樂業,實在令人敬佩三分。當今世上是公民記者的時代,香港人要捍衛自己的自由,除了依賴記者傳媒以外,必須由自己做起。勇於發聲、事事感言,就讓我們一起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吧!再此再一次感謝呂秉權先生接受訪問。

 

評語

「探討一位傳媒人是如何看待香港新聞自由的日漸收窄」-一句點出訪問原因,非常清晰。受訪者的背景也交代的非常清楚,惟受訪者的聲音在報導中稍微薄弱。前言、背景和後記佔了報導的三分二。建議同學可以設計更深入的訪問問題,讓受訪者能透過評論時事或其他公眾人物的意見,帶出自己的觀點。

作者簡介

鄧海寧

我是來自協恩中學的鄧凱寧。小時候,我大部份時間都是獨自在一旁畫畫。但升上中學後,本對社會議題豪不過問的我,漸漸對這個社會產生了興趣。理解到一位中四年級學生除了需努力讀書為公開考試作準備外,更需要認識和了解這個社會,透過行動和言語盡力改變這個社會。

植曉彤

我是協恩中學中四學生植曉彤,很榮幸可以參是次活動。從小關注時事,面對不同議題,我總希望尋找真相。奈何,社會的不公、人權剝奪等卻未被完全揭發。希望透過是次計劃,能從小培養我的時事觸覺,看過出面的世界後,也懂珍惜自己身在福中。

李曉晴

我是協恩中學的中四學生李曉晴。我對新聞行業和寫作很有興趣,而人權我卻只有表面的了解,但解決人權問題必須先喚起份同理心,才能引起改變。因此我希望我先將心比心去了解人權問題,再透過文字來喚醒對人權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