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們採訪了我校的通識科老師。以老師的觀点去看看,究竟在學校裏我們能表達言論的自由是否足夠。

1.學校應否容許學生於校內展示或派發與政治有關的材料?

老師這樣回答:她認為要看材料的性質。是可以派發的,但若果內容只有單方面的說法,則認為不宜派發。因為會導致內容出現偏頗,而且偏激粗俗都並不鼓勵,要尊重兩方面的意見。對於這種說法我是認同的,有很多人曾經說過‘學校是社會的縮影’。社會上不同意見的人,他們對不同的議題都有不同的意見,要尊重多數,同時也要尊重少數,才能達致平衡。

2.你認為我校有沒有限制同學發表意見的自由?
她認為在討論學校的政策上,是有足夠空間。當我們問到同學表達社會政見時,如”佔領運動”中的擺課行動,我對我校就有所則疑。並非我校禁止學生擺課,而是實行時有用較隱蔽的做法去進行。就像只開放幾個課室去給參與擺課行動的同學使用,達至”冇人問就冇人講”的效果。老師則這樣回應,她認為擺課行動中有人同意也有人不同意,進行時不應只顧及一部份同學的意見而忽掠反對的同學。她也認為在行為上擺課是不對的,對我們所提出的質疑她反問會否同學會否有自我審查,認為學校本身有干預到我們表達自由的權利。

3.一個”特别”的例子

我校曾經有過一個這樣的例子:有一名同學曾在學校範圍張貼過2次與香港電視發牌有關的資料,但最終卻無原無故地消失。
借着這個例子我們問到 : ’這不是限制了同學的言論自由嗎?’老師回答 : 不知該同學的立場。學校政策是要張貼一些資料,都必先要申請過才被允許。

對於這點我就不同意。我認為’這不就是間接限制了同學的言論自由嗎?’若果在申請過程中被拒絕,那根本就不能張貼資料。若果在申請時,負責的老師因她/他的立場而拒絕同學的申請,那同學要如何表達呢? 這正正間接限制了同學們表達言論的自由和機會。

總括而言,我校貌似言論自由開放,但到底有沒有其他”特别”的例子就有待觀察。到目前為止,我認為學校都有給予我們表達言論的自由和機會。至少,還有學生會。

*以上內容純屬老師個人意見,不代表學校立場。

 

評語

請留意體字須統一,不能繁簡夾雜。同學也可以多交代訪問背景-為什麼是訪問通識科的老師?校內一直的言論自由情況如何?為何這位老師的意見能充分及客觀反映學生在校內行使言論自由的情況?結尾也略見突兀-為什麼有學生會就等於有表達言論的自由和機會」?

 

 

作者簡介

李潁潼

李潁潼

大家好!我是李潁潼,就讀樂善堂楊葛小琳中學。2014年的雨傘運動,反映香港媒體的重要性,而令我對記者這職業漸有興趣,因而參與此計劃。我希望參與此計劃可讓我學習相關技能,同時增加對不同有關人權議題的了解,有助了解時事和社會。

嚴靜宜

嚴靜宜

你好,我叫嚴靜宜是一個16歲的高中生,我平日最愛在網上觀看千奇百怪的影片及資訊, 非常熱愛音樂,我認為音樂對整個世界來說都是一樣非常重要的項目, 所以家人和跟朋友分享音樂是我的日常生活。其次,因為音樂是大同的, 與我的價值觀相同-希望世界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