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二)Factwire創辦人吳曉東先生

Factwire創辦人吳曉東先生

新聞界最近的福音,莫過於資深記者吳曉東成功集資三百萬,即將開辦網上媒體—FactWire。吳稱收到一名市民捐出十萬元作為支持,這股新力量普羅大眾也萬眾期待。畢竟這幾年的香港新聞界,莨莠不齊,新聞流於兩極化,網上媒體為保持點擊率而「轉貼文章」。紙媒不論量報、質報和免費報紙更因為害怕廣告制裁,報導新聞「擦邊球」,真相總是不了了之。香港新聞自由亦至零二年開始年年下跌,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公佈「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由第18位反覆下跌至本年的第70位。

香港新聞走下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輕輕概括。為探求真相,筆者特邀請資深傳媒人吳志森先生作一次訪問,了解固中成因。

(圖一)吳志森先生
吳志森先生

第四權效用成疑

吳透露因當時英國人十分重視香港各項政策,所以懂得撰寫英文的記者會毫不留情盡心盡力書寫港府不當政策和操施。在那段時間,傳媒發揮了監測政府、收集及反映民意的作用,傳媒的報導會影響政府認受性,所以傳媒對政府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因此政府重視媒體形象。可自回歸后,香港新聞自由節節倒退。首先是由於港府的產生方法不是民選制度,傳媒影響力有限,甚至口誅筆伐地披露參選人黑材料,也不會對選情有太大影響。港府不用理會媒體,第四權力量開始萎縮。另一方面是時的主流傳媒都是依靠大財團的廣告作為主要收入,換句話說,一間報社的命脈也掌握在他們手中,而政府亦可以透過不同手段對大財團試壓。為維持報章生計,避免廣告被抽走,報道政治事件則草草了事,因此現時報章出現自我審查的現象才屢屢發生。作為「頭條新聞」的主持人,吳先生也道出了心底話:「其實好多時候並非真系老細落黎話唔得,反而系自己內心既掙扎更加多。」許多時候考慮的並非是報導的優劣,反則是報導者不敢將其報導出來,心存顧忌,這才是真真正正導致新聞自由的倒退。傳媒力量不再受重視,自然暗淡,遭人蠶食,一旦政府完全掌握了媒體的報導自主權,第四權亦同時正式完全失效了。

網媒勢力崛起是福是禍?

五花八門的網上媒體在這幾年間迅速崛起,是基於互聯網的發達以及其便捷性。從Facebook, Instagram等社交媒體便可找到各種網媒,新聞與資訊變得唾手可得。然而萬物不離其宗,儘管網媒比起紙媒有諸多優勢,網媒依然是需要依靠廣告和捐助作為營運收入。為追求點擊率繼而吸引廣告商,現時部份網媒有以下特點:

  • 立場偏頗,流於兩極化,未能中立報道或陳述新聞,缺乏令讀者讀畢新聞後有所反思或作出批判性思考的效果。
  • 受眾定位,「糖水滾糖魚」,撰寫嘩眾取寵為多,內容價值較低,其後新聞質素下降。
  • 制作誠意欠奉,抄台文化嚴重,只希望無間斷轉載新聞,追求曝光率,引致重量不重質。
  • 人才分散,網上媒體太多散點,內容重覆,未能集合眾人之力表達聲音,欠代表性的平台,無法令政府關注意見,其後施加壓力,發揮網上媒體真正的威力。

在這種情況下,媒體素質下降、公信力低,真假難分的新聞實在讓市民摸不著頭腦,長遠來說對新聞發展實為不利。對比起外國的網絡媒體,就以大名鼎鼎的紐約時報為例,他們擁有著穩定的讀者贊助以及廣告收入,並且聘請大量專業的記者及作家,再加上精美且簡單的互動圖片和Time-line及數據表等,香港現今大部份的網媒實在是小巫見大巫。吳先生提到,其實大部分香港網上媒體也有一項錯誤的觀點,網媒比紙媒可節省更多成本。反之傳媒最高成本是人力物力,出版印刷只是佔很少成本,網絡和紙張只是載體,存在方式只是虛實之別。網媒的弊病是節省了人力,內容是重要,代表該記者對該篇新聞的熱誠。若網媒抱持混水摸魚的心態營運,永遠也做不出成績。紙媒已經是夕陽工業,而各大媒體實際上已經漸向網媒轉型。在種類繁多的網絡資訊世界中,要取得一席之地對他們來說是一場更大的挑戰。只有致力去發展,新聞質素才得以保證,市民才能夠得到最準確地資訊。

對年青人的寄語

不經不覺到了雨傘運動一周年,雨傘運動是年青一代的深刻經歷。吳先生表示,新聞自由也屬一場維權運動,而所有維權運動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的,是一場長期戰爭。年青一代卻想新聞的質素保持水準,減慢質素下跌的速度。一方面,應多點耐性、花些小時間閱讀長篇新聞,不要只看一方觀點,多點作出比較,便能批判思考,不再人云亦云。另一方面,瀏覽俱公信力擁有紙媒的網上媒體,因為他們現時最大威脅是廣告制裁及出版限制,點撃率雖少,但積少成多,他們能否糊口維生是靠眾人之力,不被霸權打壓,繼續為各類自由人權進行揭事和報道。

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要如何把握手中的未來,先從自己一點點改變。

圖片來源:

圖一:蘋果日報http://static.apple.nextmedia.com/images/apple-photos/apple/20111209/large/09la6p7new.jpg

圖二:雅虎新聞https://s1.yimg.com/bt/api/res/1.2/Wq9VsBDfOvqLf53cQku2Aw–/YXBwaWQ9eW5ld3NfbGVnbztjaD00MjU7Y3I9MTtjdz02Mzg7ZHg9MDtkeT0wO2ZpPXVsY3JvcDtoPTQyMDtpbD1wbGFuZTtxPTc1O3c9NjMw/http://media.zenfs.com/en_us/News/singtao/__20150818184411705544(1)_popup.jpg

 

 

評語

留意錯別字,例如:塘水滾塘魚不是糖水滾糖魚。開首為何一factwire 做例子?為何factwire如此讓公眾期待?這個例子與後面的訪問缺乏連結。但訪問的焦點非常清晰,報導結構嚴謹,段落大意也非常清楚,惜閱畢,未能看畢整篇主題 – 到底是想探討本地網媒作為言論自由出路的可行性, 還是想講現時新聞自由?如是前者,前言及大題目, 以及各段要與主題更為扣連,如能訪問網媒編輯則更佳;如後者,可能要著墨更多新聞自由的限的狀況,以及留意分段。

其實不用特別講 ‘為求真相’, 因為求真相是記者的本份。另外,「第四權」不是人人都懂的詞,建議多用讀者易明的文字。

 

作者簡介

顏嘉澍

我自小已對新聞傳媒等方面深感興趣,更是看見近年來社會上越來越多的不公平對待的現象發生,有感自己也應為他們發聲。故此參與青年人權記者的計劃,望可以體驗記者為民眾報道事實真相的同時,也可以為社會上不公之事盡一份綿力,為弱勢群體發聲,捍衛人權的核心價值。

劉志祥

我是劉志祥,現於天主教普照中學就讀中六。我的志願是專欄作家,它的工作範疇不只是撰寫日常生活的見聞及連載小說,還要學習如何評論世界各地的社會時事。參加該計劃是希望學習撰寫新聞稿及公平地評論時事,從而令我的熱忱更專業。

徐思允

徐思允

我是香港人,個子小小,頭髮短短,平凡得很。有時候抬起頭望,四周都是櫛次鱗比的高樓大廈,而我顯得格外渺小。文字亦同樣渺小,但我們從不輕視它們,因為它們擁有的力量無窮無盡。我是徐思允,是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小記者,將會以筆墨捍衛人權。以後的我,不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