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la5p4_resized

圖片來源: 蘋果日報

 

香港一向是個重視表達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地方。2014年下旬發生的雨傘運動,喚起更多人對學校內表達和言論自由的關注。我們有幸邀請到在九龍城區一所中學任教通識科的周老師作訪問。

首先,周老師認為學校有提供平台給學生了解學校的政策和表達她們的意見,學生會便是個例子。學生會作為學校與學生之間的橋樑,作用是向同學宣傳學校的政策;收集學生的想法,由負責老師跟進,並向管理層反映學生的意願。另外,學校更成立法團校董會,讓學校的一份子,包括老師、家長,甚至是舊生,發表意見。因此,她認為學校有足夠的言論自由。
但是,有人認為學校不允許學生使用粗言穢語,是限制學生言論自由的表現。周老師並不同意這說法。她強調出言論自由並不代表能說出任何說話。因為有自由的同時,會有一些規範,來保障別人的利益。這句正正與《香港人權法案》第16條不謀而合。它列出:『人人都可按其意願抱任何意見,並有自由通過任何媒介發表自己的意見,提出和接受各種思想和消息。法律只能在需要尊重他人的權利或名譽……才可限制這項自由。』由於粗俗的語言有侮辱別人的成份,所以她認為禁止學生使用粗言穢語,只是保障其他同學免受侮辱和欺凌,卻不是侵犯學生的言論自由。

而在表達自由方面,周老師舉出了雨傘運動的例子。她認為學校雖然尊重同學的政治立場,但不太鼓勵學生在校內派發具政治色彩的物件,例如黃絲帶和口罩,目的是想保障同學有不同的政治立場,不會受其他同學影響,也不希望學生把政治立場帶回保持中立的校園內。
至於有些學生在雨傘運動時在校內參與罷學活動、靜坐時,害怕事後會被「秋後算帳」。周老師表明道:「校方有名單知道哪些同學罷課,目的是確保她們的安全,以及維持課堂秩序,並非作日後懲罰的作用。」她補充道,校方為了理解同學的訴求,除了上述的方法外,校長還會親自主動與學生溝通。

總括而言,周老師認為學校有給予足夠的途徑和自由度,在保障他人的利益的原則下,讓學生表達和言論。

經過社會運動的薰陶或影響,學生亦開始了解自己在校園內表達意見的權利,學生們為了自己的發言權而去與校方爭取。

以下兩宗事件講述香港學生如何為自己的利益去向校方表達意見;在2014的6月,博愛醫院陳楷紀念中學的校長希望在來年更改上課時間表,以提升學生的學習水平。新的時間表由原本的兩連堂改為三連堂,小息由三節減至一節。新時間表改革方案卻引起同學和老師不滿,全日由目前350小時加至360小時,亦有教育專家指出青少年專注力大概為35分鐘至40分鐘,若超出限制,可能令專注力下降,影響學習。陳楷中學的學生對該計劃極為不滿,紛紛發起行動,例如:簽名,樓梯間貼上反對留言,甚至聲言若然再不撤回該方案,可能會發起佔領操場的行動。雖然校方試圖滅聲,撕毀貼在牆壁的反對留言,向相關同學照肺。但最後成功引起同區學校和報館關注,報導事件經過,最終逼使校方擱置時間表改革方案。

另一宗學生表達言論自由遭校方打壓的事件是發生在2014年9月,人大落三閘令全港各大專院校學生反對,發起黃絲帶罷課行動。將軍澳官立中學的學生亦有響應該行動,在校園附近派發黃絲帶,卻遭校方打壓,禁止學生在校園附近派發黃絲帶,事件引起各界關注,學生們和某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繼續派發黃絲帶。

評語

我們討論校園內的言論自由是,為什麼要看老師的觀點?他們的觀點會跟同學的不一樣嗎?

另外,同學最後援引兩宗事件的用意並不清晰, 宗事件跟老師的訪問關係在哪?

 

作者簡介

莊得盈

大家好! 我是嘉諾撒聖家書院中五的學生莊得盈 (karen)。我選修的科目日人中國歷史和經濟科。我是個開朗、平易近人和樂觀的人,常常給身邊的人帶來歡樂和笑聲。空閒時,我最喜歡看金庸的小說,彈鋼琴和拉二胡。而我的夢想是在教育界發展,培育下一代。

郭賀彪

我是郭賀彪(Sam),就讀博愛醫院陳楷中學中四級,希望透過AI青年人權記者計劃了解更多人權,讓其他人知道人權嘅重要性,以筆墨去捍衛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