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全球執行死刑的國家的數量逐漸下降,單單是這兩年,已由二零一三年的五十五國下降至二零一四年的五十三國,全球各個國家對死刑的執行有不同表態,大部分仍在執行死刑的國家,例如印尼、新加坡、越南等,均以打擊罪行或反恐作為主要原因;另一方面,除了白俄羅斯和美國,歐美大部分地方已逐漸暫緩甚至廢除死刑。

 

生活在已廢除死刑的香港,死刑仿佛與我們隔著一段距離,但事實上,在與香港不遠的台灣,死刑依舊存在。在二零一四年,台灣發生了驚動一時的「台北捷運殺人案」,兇手鄭捷在台北捷運犯下四死二十二傷屠殺血案,事件發生後,鄭捷被判處死刑,各界均對判刑持有不同看法,在這次事件中,我們可見鄭捷於事件發生沒有抱有絲毫悔過之心,甚至一直態度冷漠,對於滿足自己一時快感,得到心靈上的滿足而剝削別人生存的機會以及拆散了無數家庭毫無悔意,在這個情形上,對鄭捷執行死刑可謂對受害人家屬的一點心靈慰藉。

 

儘管如此,死刑一直以來也存在很大的爭議性,死刑是否真的一個懲罰犯人的好方法呢?普遍人也認為因為人怕死,所以死刑能有阻嚇人犯罪的作用。可是卻有研究報告指出,死刑未必有阻嚇作用,甚至可能會增加謀殺犯罪率。就好像在美國,一些執行死刑的州份的犯罪率甚至比已廢除死刑的州份更高,可見死刑也沒有想像中的阻嚇作用。而且,一直以來也有很多冤案在犯人死後才發現真正的兇手,更有試過誤判案件重要證人死刑的情況。

 

法律,真的有能力去剝奪一個人的生命嗎?以死又是否能真的謝罪?我認為犯人必需為自己所做過的事負責任,判他死刑某程度上就是讓他逃避責任,也剝奪了他悔改的機會。無期徒刑反而比死刑更有效。在誤判的時候,至少可以還被判者一個清白。更重要的是,能夠讓犯人負責任--失去一輩子的自由可能被死更難受,而且在監獄裡,他們可以有反省的機會。死刑更加可能會造成二度家庭悲劇,產生更多社會問題。

 

死刑對社會丶對受害者,甚至對犯人來說也不是一個好的方法。冀望將來會有更多國家廢除死刑。
評語:

同學在運用數據時宜格外小心,例如同學在首段中指出兩年內有兩國加入廢除死刑行列,但這增幅是否顯著?是否足以帶出一個有力的結論?同學在第二段透過分析鄭捷的個案,說明死刑不一定能懲罰加害人和補償受害人,在第三段則指出死刑的阻嚇作用有限,以及死刑在冤獄的情況下將造成無可挽救的悲劇,這些都是很有力的觀點,如同學能作更多具體的論述,例如各國的冤案事例和死刑造成了什麼社會問題,則能進一步加強文章的說服力。

 

作者簡介:

黎汝喬

我是黎汝喬,是協恩中學中五級學生,我希望能透過這次計劃,加深自己對人權的認識,並能更進一步了解社會現況。

林姿樂

我是林姿樂,是協恩中學中五的學生。我認為人權這個議題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望透過此次計劃,能加深對此議題的認識。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