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死刑總是以黑色作主色?是代表絶望嗎?

為何死刑總是以黑色作主色?是代表絶望嗎?

 

我國實行帝皇統治制度二千多年,一國之君一直以來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從施政到國家建設,到人民生死權利,大權都掌握在國君手上。一聲令下「來人,把他拿出去斬」,當然就是「嗚呼!命不久矣」。古來得罪皇上該死,烹刑、浸豬籠、五馬分屍等,這些既殘忍又不人道的行刑方式實在令人不寒而慄。原來,歷史讓我們知道,死刑早已存在。

 

古時候隨著社會進步,講求人道、人權、民眾享有高度自由,成為全球正?手邁進的目標。人民大都奉公守法、盡公民責任,現今社會也比從前更為井然有序。可惜樹大有枯枝,一個國家總有些不愛跟規則做事的人。需不需要處罰他們、如何處罰他們,又是另一個問題了。輕則罰款,重則監禁……那麼,死刑呢?

 

年少無知,我們曾經以為死刑早已被廢除,頂多是被囚禁終身、失去自由:至少我們認為香港及附近國家是比較文明的。但原來,這麼近,那麼遠。當我們認為死刑只在落後國家地方出現時,我們看到現在中國、日本、北韓等仍然執行死刑:這些圍繞著我們的亞洲國家,正正就是執行死刑最多的國家

 

據國際特赦組織統計,2014年全球僅22國執行死刑,共607名死刑犯遭處決。與2013年相比,執行數下降了22%。數字告訴我們,人類正在進步,社會正走向文明,大家應該感到鼓舞,無必要再擔心死刑的問題。但事實又是否如此?

 

中國可謂是死刑國家的第一位,甚少公開處決人數和相關資料,因此不少組織估計每年處決人數上千。令人疑惑的是,既然中國認死刑對減少罪惡那麼有效,那麼好,為什麼不光明正大的公開有關資訊呢?這顯然與文明進步掛不上邊,因為她連公開的勇氣也沒有。

 

的確,不能否認有些國家真的在死刑上有進步,有減少的人數,更高的透明度和更先進的方法及工具。這令我們感到振奮,看到希望,但不應就此滿足。我們真正追求的是0死刑,今天的進步只是一聲打氣。美國以減少死刑痛苦為名使用毒針,可看得出她開始注重人權了,可能仍然不夠,因為真正重視人權是指不奪取他人生命,不進行死刑。

 

當你下次正為生活勞碌奔波而怨天尤人「喊生喊死」之際,不要忘記在這麼近、那麼遠的一方:有一批人,面對著死刑的威脅。一天的生命從來得來不易。不敢講香港是最捍衛人權的地方,但這裡的確是一個福地。當今香港人還可以自由表達意見、發聲說真話時,我們要慶幸,要珍惜。

 

評語:

文章雖然用詞豐富,但看似評論多於報導,且欠缺論據和資料支持。首三段敘述吸引,但作為引旨,一段的篇幅已經足夠;同學在第三段指出圍繞著香港的亞洲國家,正正就是執行死刑最多的國家,這陳述可有數據支持?同學在第四段和第五段提出了兩個很獨到的觀察,第一是中國政府既然相信死刑的成效,那為何要屏蔽相關資訊?第二是即使美國政府以毒針執行死刑,仍不代表人權已得到尊重,同學若能就這兩方面詳加論述,例如指出中國政府封鎖資訊的原因(如中國政府其實是以死刑去處理異見人士),或反對死刑的道德理據(如不應鼓吹以暴易暴的風氣),就能令報導更加完整。

 

作者簡介:

鄧海寧

我是來自協恩中學的鄧凱寧。小時候,我大部份時間都是獨自在一旁畫畫。但升上中學後,本對社會議題豪不過問的我,漸漸對這個社會產生了興趣。理解到一位中四年級學生除了需努力讀書為公開考試作準備外,更需要認識和了解這個社會,透過行動和言語盡力改變這個社會。

植曉彤

我是協恩中學中四學生植曉彤,很榮幸可以參是次活動。從小關注時事,面對不同議題,我總希望尋找真相。奈何,社會的不公、人權剝奪等卻未被完全揭發。希望透過是次計劃,能從小培養我的時事觸覺,看過出面的世界後,也懂珍惜自己身在福中。

李曉晴

我是協恩中學的中四學生李曉晴。我對新聞行業和寫作很有興趣,而人權我卻只有表面的了解,但解決人權問題必須先喚起份同理心,才能引起改變。因此我希望我先將心比心去了解人權問題,再透過文字來喚醒對人權的關注。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