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ntw-20151030102452050-1030_04011_001_01p

鄭捷前往審訊時表情木然。

 

死刑之路


死刑——香港最後一次行死刑是黃啟基青山道中建國貨劫殺案,在1966年11月16日行刑。在1993年4月,當時的香港立法局三讀通過修訂法例,以終身監禁作為最高刑罰,正式廢除死刑。原來死刑曾經與香港那麼的近。事實上,在亞洲依然有很多鄰近香港的國家沿用死刑,例如:馬來西亞,台灣,泰國等等。

 

為何要廢除死刑

 

在不同的國家對於執行死刑都會按該國的標準而決定是否把犯案者判死刑,例如,在東南亞的國家大部分的死囚都因涉及販毒或運毒的罪行而被判死刑。而在美國,被判死刑的對象大多為恐怖主義者。為何要廢除死刑呢?死刑看似是打擊罪案發生而存在的制度,但事實是被判死刑之後,犯案者是確實受到公平的審判底下被判死刑嗎?已經死無對證,因此死刑制度並不公義。死刑制度的本身不公義,本來是基於施暴者的罪行而執行的。但諷刺的是,執行死刑都是透過不人道的手段處罰施暴者。由此,為何要保留存在不公義的制度?

 

探討台北鄭捷捷運站隨機殺人事件

 

在2014年5月21日,21歲的男學生鄭捷在台北一架由南港展覽館站開往永寧站的捷運上,拿出預藏的兩把刀,對車廂的乘客進行隨機攻擊,事件造成4死24傷。在警方調查鄭捷時,他神情空洞,異常冷漠,我從小就立下個志願,要轟轟烈烈殺一群人,然後被判死刑也沒關係。」鄭捷被捕後說。根據警方調查指出,鄭捷小時候就有殺人的念頭,此次犯案是滿足個人慾望。鄭捷亦曾說:「我從小學時就想自殺,不過沒有勇氣,只好透過殺人被判死刑,才能結束我這痛苦的一生。」新北地方法院歷經半年多的審理,最後在2015年03月06日宣判死刑。普遍的人都會覺得鄭捷該死,如此冷血的人定要被判死刑。但大家都忽略了死刑背後的意義。對於正常人而言,死亡都是可怕的,實際上死刑具一定的阻嚇性。在精神層面上,死刑的意義在於處罰十惡不赦的罪犯,相當於俗語所講的一命填一命。但由案可見,犯案者鄭捷一直以來的夢想就是殺人,事實上他根本想被判死刑以解脫自己。鄭捷面對受害者家屬時候毫無後悔的想法,有精神專科醫生指出犯案是基於反社會人格障礙,屬性格的培養。他的殺人動機有別於其他的殺人犯,他毫不懼怕死亡,反而渴望死亡。究竟被判死刑是否對鄭捷的最好的懲罰?死刑又真的能夠懲罰那些十惡不赦的罪人嗎?在鄭捷殺人案裡,實在看不到死刑的意義。

 

真正的寬恕

 

死刑並非真正的寬恕,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更是認同犯罪者的殺戮行為。真正的寬恕是廢除死刑,讓他們在獄中面壁思過,整理人生。那才是教化社會最好的模範,而不是殺一儆百,令社會間的怨恨更多。

 

評語:

開段引旨清晰;同學在第二段可以更具體地展述論點,例如指出死刑是不人道的手段的原因(如死刑奪去了犯罪者的生存權),和以現實例子說明審判會出現怎樣的錯誤(如翻譯失誤或警察搜證出錯);同學在第三段透過分析真實事例,指出死刑並不一定能懲罰死刑犯,帶出嶄新的反思,值得嘉許;整體上,文章結構清晰,但奈何沒有新資訊 (如全新數據或訪問等), 似評論多於報導);同學如能從更多角度(例如政府,宗教,受害人)探討死刑則更佳。

 

作者簡介:

顏嘉澍

我自小已對新聞傳媒等方面深感興趣,更是看見近年來社會上越來越多的不公平對待的現象發生,有感自己也應為他們發聲。故此參與青年人權記者的計劃,望可以體驗記者為民眾報道事實真相的同時,也可以為社會上不公之事盡一份綿力,為弱勢群體發聲,捍衛人權的核心價值。

劉志祥

我是劉志祥,現於天主教普照中學就讀中六。我的志願是專欄作家,它的工作範疇不只是撰寫日常生活的見聞及連載小說,還要學習如何評論世界各地的社會時事。參加該計劃是希望學習撰寫新聞稿及公平地評論時事,從而令我的熱忱更專業。

徐思允

徐思允

我是香港人,個子小小,頭髮短短,平凡得很。有時候抬起頭望,四周都是櫛次鱗比的高樓大廈,而我顯得格外渺小。文字亦同樣渺小,但我們從不輕視它們,因為它們擁有的力量無窮無盡。我是徐思允,是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小記者,將會以筆墨捍衛人權。以後的我,不再平凡。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