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807777_303,00

 

一直以來,死刑應否廢除都是國際之間備受關注的議題,雖然在1993年香港已經廢除了死刑制度,將最高刑罰改為終身監禁,可是死刑引起的人權以及道德問題亦一直與我們息息相關,在香港鄰近的國家如中國  日本 台灣等地區都仍然保留死刑。死刑制度的檢討在各國始終不斷。而當中的價值觀問題亦是各國的討論重點之一。到底死刑在香港 內地 甚至全球當中帶來了甚麼值得關注的問題?

 

年初,有4名港人被執法人員在雅加達檢獲862公斤毒品冰,市值逾8億港元,為該國歷來第二大販毒案。據稱,該個是以港人為首腦的亞太區龐大跨國販毒集團。而在印尼,販毒屬嚴重罪行,最高可判處死刑。到底人類所犯的過錯是否需要以死亡來償還?而同是身為人類的我們又是否有權判處別人死罪?姑勿論人類根本沒權判定一個人的生死,而且一般的死刑犯多數是被以酷刑迫供的,在被迫供的過程亦會牽涉到當中的人道問題,誤判的情況亦不罕見,但一個人就枉枉斷送了性命。與其說死刑制度是為了保護廣大市民,不如在另一角度想,死刑亦是威脅市民性命的危機。

 

在中國執行死刑的真實人數實在難以查明,因為這些信息乃屬國家機密,而中國政府公佈每年被判死刑的人數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國,嚴重的暴力行為如殺​​人將被判處死刑,非暴力的嚴重犯罪行為如販毒和貪污腐敗也可被判處死刑。但是“嚴重”這詞,模糊的標準令法官判決有誤差。在2009年3月至2012年8月間,沈廣利用擔任中國畜牧業協會秘書長的職務便利,在協會參與舉辦的“中國畜牧業展覽會”、“中國畜牧業暨飼料工業展覽會”等展覽中,採用侵吞、騙取、截留等手段,分11筆非法侵​​吞公款1200萬元。最終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但相比之下,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局長鄭筱萸在職期間,索賄、受賄共計折合人民幣649萬餘元,就要被判處死刑。每位法官對嚴重貪污的標準判處懲罰都不同,如何做到一視同仁?貪官一定要判死嗎?

 

直至現在,死刑的存廢問題亦一直蔓延,雖然全球至今已經有3份2的國家廢除了死刑,而當中所有歐盟的成員國更已是全面禁止使用死刑,可是當中不少國家的民眾仍然是支持死刑的。然而死刑對人們是否具有阻嚇力仍是未知之數,唯一清楚的是,這絕對是對人權最可怕的摧殘。

 

評語:

首段引旨清晰;同學在第二段透過一個真實案例,帶出了幾個反對死刑的觀點,如能作更具體的延伸,例如加入死刑犯被酷刑迫供和誤判的真實個案,論會更為完整;同學在第三段透過比較兩個真實案例,清楚地指出了中國法院判罰准則不一的弊病,那麼是否代表當准則變得一致時,就可以接受死刑?同學似乎未有指出這個問題與死刑之間的關系。

 

作者簡介:

何肇珊

譚焯瑤

大家好!我叫譚焯瑤,今年16歲,現就讀於仁愛堂田家炳中學及即將升讀中五級,本人向來亦熱衷於關注不少社會議題,以訓練自我分析及組織思考的能力,而對記者擔任的工作亦有濃厚的興趣,很希望這個計劃能令我繼續學習和完善自己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