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議題 爭拗沒結果(圖) copy

 

死刑二字,背後忍藏着極大的爭議聲音,究竟死刑該存該廢?支持及反對兩方面皆眾說紛伝。自古以來,「殺人償命,天經地議」、「治亂世用重典」此等概念就有如老樹盤根般駐紥在人類的思想內,即使正法場面慘不忍睹,但普遍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然而,隨着人類逐漸步向文明和在種種國際性人權法案的產生下,死刑的執行,似乎變得十弊而無一利的行為。

 

在二零一四年間,聯合國共193個成員們當中,有173國家沒有執行死刑。此外,同年全球共有140個國家如柬埔寨、東帝汶和澳洲等經已廢除死刑。根據二零一四年的《國際特赦組織死刑執行和判決報告》逾五十仲國家如中國、日本及埃及等都於該年有死刑事判決。雖說如此,2014年錄得的死刑執行數字較2013年下降了22%。報告中又特別提到美洲地區唯一實施死刑的美國,處決人數前往由前年的39人減至去年的35人,反映死刑執行正穩步下降。

 

究竟一個國家執行死刑的用意何在?為了以儆效尤、以收阻嚇作用總是老生常談。在一些以極權統治的國家如中國大陸及北韓,死刑往往被搬出來打壓異見人士,藉以鞏固國家政權。另外,在伊斯蘭國家當中,背叛伴侶與人通姦、強姦犯均會判以石刑。值得一提的是同性戀者在這些國家內經法庭審理後證實其罪行,則會當眾執行繯首正法,這無疑是為爭取人權組織帶來雙重挑戰;可是,就該宗教角度而言,判以處決只是依從教義,並無問題。又有一些國家如台灣,會從社會經濟角度看,台灣政府認為,若全面廢除死刑,換以無期徒刑(即終身監禁)作最高刑罰,必定會為監獄加重不少負擔,其開支亦隨之上揚,這個論據看似無稽,但這卻是身為政府切身處地需要考慮的問題之一。

 

死刑存廢 正反兩派理據為

 

支持廢除死刑的組織,主要站在人權角度出發。網絡上曾經流傳一句說話:「為何我們要以殺人來告訴殺人犯殺人是錯的呢?」這句說話非常有力,也就製造了無數反思空間,令人重新思考死刑存留的需要。死刑,也就是剝奪罪犯的生存權利,目的為強制罪犯以己之命來為其所犯下的罪行負責,令其留下永久傷痕。可是,一切數據給我們證明,當死刑被執政者或判決者用作馴服甚至震攝大眾的伎倆,其後果極為可怖。若國家不以正確態度使用死刑,只會導致一個後果:冤案頻生。因為根據正常情況,這種冤案的被告所提出之上訴通常會被駁回,或是依從原判,所以死刑對罪犯來說就等同被扼殺一切。從網上的資料可知,原來中國的死刑制度是與國內器官買賣掛鈎。這也是導致審決不公的要因之一。所以,若要避免不公案件的發生,廢死是不可多得的。

 

我們常聽反對死刑的理據,相反支持死刑保留的論點,卻不常聽到。一位台灣網上作家認為,重大犯罪者再犯的機率相當高,如果要在此議題上談人權,那麼對生命受到威脅,終日活在惶恐當中的巿民們,他們的人權也不就是被剝奪了嗎?如此說來,坊間由會有另一個問題:我們為何不可以相信罪犯們在監獄內會改過自新,反思己過呢?支持保留死刑的人便以牢房不是進行道德教化的地方,人生有多個機會學習是非黑白,在學階段、家庭教育、社會教育等等。為何偏要在監房內學習重新做人?既然犯罪者不給予受害者機會,為何社會要給予其機會呢?反廢死的人顯然主張一個復仇主義。此外,比上述這些泛泛之談更加有力的是事實與數據。引以巴基斯坦和白俄羅斯二例,兩國的共同之處均為曾經廢除死刑,可是及後再次恢復。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死刑執行和判決報告2014》所顯示,在白沙瓦學校襲擊事件後,巴基斯坦恢復了已維持六年的廢死,目的為對付恐怖主義。而白俄羅斯則因區內治安在廢死後不斷變差,故在廢死後二十四個月恢復執行死刑。這究竟是不是證明死刑必要的事例?

 

宗教觀點 亦各有文獻支持

 

我們亦可從不同的宗教觀點看死刑存廢。中國傳統宗教佛教常提醒人們應慈悲為懷,在佛教<<大正藏>>中,多次強調應廢除死刑,甚至要把各種酷刑都廢去,應在國家法律上體現佛教的慈悲觀。另外,基督教又有與佛教相對的觀點,基督教認為靈魂的赦免並沒有排除肉體的刑罰,不能以信耶穌得到赦免來否定死刑,若是如此則是嚴重對赦免教義的誤解。

 

死刑存廢是二百年來爭論不絕的議題,無論在人權角度或是不同宗教觀,都各有道理,唯一可取的是,與其朝夕爭論死刑的去留,倒不如從源頭開始做好,政府應維護社會和諧,多加注意民生更為重要。

 

評語:

開段引旨清晰;同學若能在第二段段首或段末加上主題句,歸納資料所顯示的結論(廢死屬世界趨勢)則更佳,另一方面,同學要小心引用資料,因有關美國的資料(處決人數在一年內從39人下降至35人)的減幅並不顯著,但寫法卻猶如很多,同學可考慮引用多幾年的資料,以增強說服力;另外,第二段起首提及好像只有20個聯合國成員國仍執行死刑,但後段又講有50多個執行, 似有矛盾。

 

第五段論證有力;整體上,同學若能將第三至第六段重新整理,每一段以一個持份者的角度(政府,宗教團體,受害人,犯罪者等)或一種理由(人權,倫理,宗教,行政效益等)來探討主題,結構會更為清晰;此外,未有新數據或訪問,本文似評論文章多於報導。另外,請注意錯字,錯別字,及用字統一,如二零一四及2014於上段同時出現。

 

作者簡介:

胡朗庭

活在當下,並以無知之知活著,我思,故我在。

麥頌南

麥頌南

大家好 我叫麥頌南 來自屯門路德會呂祥光中學 是今次計劃的參加者 在今個暑假之後 便是一個初步踏入社會的中五學生 我對於認識社會 我認為最有效的方法是去接觸社會上不同的人 而最常接觸不同層面的人 就是經常穿插於各種媒體之間的記者 而今次的計劃正正提供一個好機會讓我去了解訊息最前線的記者 除此之外 對於人權議題 我覺得必須清楚和了解 因為人權正正是現時社會之中重要的核心價值之一 與日常生活也是息息相關 因此 能參加是次計劃感到萬分榮幸.

鄭智霖

鄭智霖

「在失衡的社會當中成長 我的記者之路 只為追尋公義 矢志 這絕不是夢」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