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

女童的權利,這好像是比較少人談及的。生於香港的女性,也許是相對幸運的一群。而世界的另一端,非洲,女童的命運是截然不同。

 

「童婚」、「少女媽媽」這些關於非洲的報導屢見不鮮,每幾個月就會有一宗相關報導。而其實是什麼原因導致這些情況的發生呢?

 

首先,有很多非洲國家是不允許墮胎的。儘管是因姦成孕,但因為相關法規,女性也只能無奈把孩子生下。

 

2015年4月,在巴拉圭,一名10歲女童遭受繼父性侵而懷孕,面臨生命危險。儘管女童母親已提出人工流產申請,但在巴拉圭,除非是面臨生命危險的婦女或女童才能進行人工流產,其他任何情況如性侵或亂倫導致懷孕、或是胎兒嚴重畸形,人工流產皆不被允許。因此相關單位尚未提供可施行安全人工流產之管道,最後女童在8月產下小孩。

 

即便此則新聞引起國內及國際憤慨不滿,世界衛生組織及全球各地衛生保健專家也一致同意,年幼女童因尚未發育完全,懷孕將帶來特定的風險,並具有較高的生命威脅,因此必須為女童提供任何有關處理懷孕之措施,包括施行安全人工流產。然而巴拉圭政府仍持續否定性侵懷孕女童的健康權、生命權及身心完整的權利。

 

此舉其實巴拉圭限制人工流產的法律是違反國際法的。《兒童權利公約》第三條明定「關於兒童的一切行動,不論是由公私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當局或立法機構執行,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首要考量。」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要求締約國(包括巴拉圭)在女童遭受性侵及亂倫而懷孕,面臨健康及生命危險時,至少應確保女童有管道接受人工流產。

 

當然這只是同類事件的冰山一角,但這給予大家一個提醒。提醒大家應該不忘生在非洲的女童的權利,用不同方法,如寫信,持續向巴拉圭政府施壓,表達有逼切的需要去修改其嚴苛的反人工流產法。

 

其次,是非洲國家落後的教育水平。

 

國際反童媳組識Girls Bot Brides在2015年5月,於摩洛哥最大城市卡薩布蘭卡,舉行一連三日國際研討會,揭露多國仍存在童婚荒謬習俗。

 

女性自幼開始就被視為男性泄欲對象以及生仔機器。在莫桑比克和贊比亞,更因當地男性不喜歡女性未受「性啟蒙」,所以當地有社區團體會成立性愛訓練營,要求女童盡早學習房中術,以圖將來能夠討好丈夫。

 

然而在莫桑比克及贊比亞,其實都有有立法明文禁兒童婚姻,不過當地人視之如無物,兩國分別有多達48%以及42%未滿18歲少女出嫁。根據該反童媳團體估計,若然按照現時情況繼續下去,在2020年之前全球會有再多14億女童,在有個人意志之前被逼接受盲婚啞嫁。

 

最後,是社會的整體意識的錯誤。根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在危地馬拉,男人視女性為他們的私有財產,「性與生殖的健康和權利觀察站」負責人,蒙特內格羅更曾聽過有父親說:「她是我的女兒,也是我的財產,我可以對她為所欲為。」

 

而另外一名瑞典女攝影師,福塞爾也發現,一些賣女的母親,還有一些女子被性侵後沒有舉報,認為是正常,也有娶12歲女孩的男子認為自己沒有做錯。

 

這些錯誤的觀念影響這些女童的一生。造成複雜的社會和文化問題,少女懷孕。據統計,當地近1/4初生嬰兒是少女媽媽所生,有些年齡未到13歲。去年,去年逾5,100名初生嬰兒是未滿14歲少女所生,比前年多近千宗。在2011年,有35名女孩10歲就做媽媽。更令人驚奇的是,90%的未成年少女產子個案,經手人是親人,當中30%是少女的父親。

 

人,不是財產,更不是工具。

 

而現在,最為有效的方法是,是在非洲國家多建學校,讓男女都有機會接受教育,透過提高婦女知識和技能加強女性獨立求生能力,進而能達到改善童媳惡習和少女懷孕問題的目的。如此同時,你我作為世界公民,都不應該忽略在世界另一端的人的需要,嘗試伸出你的手。盡你的微薄之力,如捐款,幫助這些被邊緣化的女童,為她們締造更美好的明天。

 

評語

整體上,文章結構清晰,標題鏗鏘有力。細緻上,同學在第四段指出「女童遭受繼父性侵而懷孕,面臨生命危險」,而當地法律只容許「面臨生命危險的婦女或女童」進行人工流產,那女童不就正正擁有進行人工流產的條件嗎?不過,撇除這矛盾,同學之後能清晰地指出該政策所侵犯到的兒童權利,這一點值得嘉許,如能以同樣手法處理童婚問題則更佳,現在直接指為「這些錯誤的觀念」而未有提出任何國際標準助證,令文章流於個人論述。另一方面,同學所指出的第二個原因,以「重男輕女的文化」來形容似乎更為合適。

 

作者簡介

林瑞婷

林瑞婷,女生。喜歡中文和藝術,雖然思想未夠成熟,文筆稚嫩,但也希望用文字表達所思所想。

張燕妮

張燕妮,00後的香港學生。天生不愛舞刀弄槍,唯愛舞筆弄墨。希望用自己的文字,從獨特的角度出發,寫下社會上的真實故事。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