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08

兒童,向來被社會大眾視為最弱勢,最需要他人照顧的一群,他們因為思維未成熟,也欠缺人生閱歷,更不甚懂得表達自己的想法和需要,在日常生活中必須成年人的看護。而在世界各地,聯合國的《兒童權利公約》則是首個具有法律約束力及涵蓋所有人權的國際性條約。這個公約保障了兒童的應得權利,當中包括:生存權,受保護權,發展權和參與權。即使是兒童,也應擁有適當的生活水平,得到最有效的醫療保健服務,社會保障;與家人失散或離開家園時,當捲入法律衝突時當受到剝削,受到任何形式的歧視時,兒童皆有受保護的權利。

 

由此看來,各地的兒童理應受到相當不錯的公平對待,以這公約理論上能保障這弱勢的一群。可是在這光怪陸離的社會裡,事實又是否如此呢?兒童,又真的能擁有與生俱來的人權嗎?讓我們在以下時間探討一下這個問題。

 

Vanna的父親在2000年死於愛滋病併發症。他的母親亦患上此病,且在染病一年後去世。孩子們在那時才接受愛滋病毒檢查,只有Vanna的檢驗結果呈陽性,他便從此成為柬埔寨至少6000名確診感染愛滋病毒的兒童之一。現在,Vanna的日常生活跟他的兄弟們並沒有太大分別。他仍然非常享受騎單車、上學、幫助兄弟姐妹做家務。得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支持,在當地省級醫院內專為感染愛滋病毒的兒童和他們的照顧者而設的「朋友互助」支援小組,對幫助Vanna維持正常生活起了關鍵的作用。「朋友互助」讓這些兒童與其他面對相同情形的兒童互相聯繫、談論彼此的生活、一起遊玩、一起享用營養午餐及接受醫療照料。Vanna兩年來都有參與「朋友互助」。即使Vanna患有愛滋病,但他得到自己應有的權利嗎?當然,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第21條: 他被安置於寄養或收養家庭的兒童有權得到適當的照顧及保護。《兒童權利公約》第24條: 有權接受可達到的最高標準的醫療保健。《兒童權利公約》第29條: 有權接受教育,以得到充分的發展。《兒童權利公約》第31條: 有權享受充分的休息和玩樂。

 

總括而言,所有兒童不論在任何環境、國籍、家庭背景或身體有否殘缺等等的情況下,他們都應有平等的待遇和權利。我們千萬不要看輕這些兒童權利,以為兒童懵懂無知就可以輕易地剝奪或無視他們應有的權利。其實讓兒童受到適當的保護,在成長路上得到良好發展是身為成人天經地義的責任。我們應重視下一代的發展,確保兒童們能夠在舒適愉快的環境下成長。近至香港,我們可以出一分力用行動保護受到差劣對待的小孩,跳出香港,我們可以參與義工行動或捐款至慈善機構去幫助有需要的兒童,使他們能獲得適當的照顧、珍貴的學習機會、完善的醫療配套還有最重要的兒童權利。其實只要出一分力去幫助社會的弱勢,除了能使他們活得更美好之外,亦能彰顯兒童權利的精粹和作用。

 

評語

若要說明兒童權利的重要性,除了可以像同學般指出尊重兒童權利會帶來什麼保障以外(例如醫療和教育),亦可以從相反方面出發,指出無視兒童權利會帶來什麼惡果(例如染病,死亡或犯罪)。同學若能在引用Vanna這一個正面的個案之餘,加入另一個同樣感染愛滋病,卻並未獲得妥善照顧的病人的個案,則能透過對比加強文章的說服力。

 

以Vanna 個案作報導,帶出兒童權利是很好的嘗試;但可以更客觀自然引入討論,例如可以取走:「讓我們在以下時間探討一下這個問題。」;盡量將筆者角色的存在減少,會令文章感覺更客觀。

 

作者簡介

郭雪昕

我,是一個15歲的女高中生,別人都稱我為Casey,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平日熱愛做運動,聽音樂,攝影和閱讀,是個忽冷忽熱的怪人,有的時候愛和朋友打成一片,有的時候又會依戀獨個兒思考的時光。經過雨傘運動的洗禮後,我開始對政治和社會議題感到興趣,更打算在大學選修社會學,政治及公共行政,新聞與傳播等學科,試圖讓自己走出狹小的生活圈子,從自己身處的香港經歷學習成長,探索這擁有無限可能的世界,不浪費生命中一分一秒。

周芷恩

I am Chow Tsz Yan from Cheng Wing Gee College. I am a secondary 5 student in the coming year. I want to know more about the society issues. I hope I can improve my people’s ethnic identity after joined the program.

楊祉鈴

我是楊祉鈴,是一個十六歲的中五學生。閒時喜歡寫作和攝影,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實現自己的理想-成為一名記者,透過寫實的文字和照片去揭開事情的真相。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