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670 IMG_4672

「兒童」,這兩個字對於我們的生活來說並不陌生,與我們社會中的一事一物,息息相關。可是,當在「兒童」的後面加上「權利」後,大家對兒童權利的認知有多少、是什麼呢?本期,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執行幹事 黃女士就有關的議題,接受本記的專訪。

 

首先談及兒童權利發展和範疇。在80年代以前,世界各地的人們經常把兒童福利與兒童權利兩者的思維錯判,認為兩者屬同一範疇。例如,人們覺得給足夠的衣服、飲食、住宿條件予小孩等一些基本條件,就是權力的象徵,甚至連一些非政府組織亦沒有針對權利這點,去投放資源研究和保護。但自1890年起,聯合國會議通過的一條名為《兒童權利公約》上就訂出指將小孩對待成一個獨立個體,並且把兒童權利歸類為生存權(Right to Survival)、受保護權(Right to Protection)、發展權(Right to Development)以及參與權(Right to Participation)四個範疇。

 

香港作為壹個國際都會,在經濟金融的發展可謂在世間的尖端。但在風光的背後,兒童權利的發展卻不能跟隨世界的步伐走在最前。近期,數宗有關兒童因在港居住沒有登記身分的,而受到傷害甚至死亡的事件,在社會上備受關注和爭議。民間的監察組織對政府部門相關的身份註冊程序是否出錯,導致部份兒童享受不了作為應有福利和照顧而出現問題。,以至香港政府在聯合國大會上遞交的報告,都有所保留。他們指,報告只提及本港政府對兒童發展的優秀成果,刻意隱瞞的一些根本性和較弱的兒童問題。當中以兒童(Mental illness)精神疾病為例,近年有關機構接獲的個案,大多數香港因小朋友自小家庭離異、父母單身,娛樂遊玩時間不足、功課學業壓力大和缺乏家庭照顧等,而患上精神疾病的個案數字明顯上升。

 

學校作為兒童發展權實現的地方,原來也是兒童權利被侵犯的起源地。黃女士表示,現時教育局對香港學府所訂下的學生規則和指引,並不與國際慣例接軌,指引對某部份學生長遠來說是帶來損害性的。在學生群體中,特殊學習需要學生(SEN-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的侵害性是較為嚴重。她指,由於香港教育人員對於此類學生的處理和應對方法並不熟悉,對於SEN學生造成嚴重的傷害。她記得一個處理的案件,一名SEN學生疑因在課室表現不理想,阻擾老師教授秩序,被校方安排至一個無人獨立房間不顧,才能正常上課,有關手法可能對該名學童造成了深遠的生、心理影響。

 

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就有關的兒童問題,其實已於早前連同多個相關機構去信有關立法會議員,希望成立一個獨立於政府的兒童事務委員會,讓政府訂立涉及兒童的法例時,有監測者監察會否侵害到兒童。可惜的是,自2007年至現在,雖然已經在議會上與政府方談論,但是到現時為止,態度仍是懶理不理,遲遲都未成立。黃女士對於政府的處理方法,予以譴責。

 

她強烈的表示,政府應儘快引用《兒童權利公約》到香港相關的法例上,並成立兒童事務委員會,以保障本港兒童在發展與成長過程中,不會受到各界別所帶來的侵犯和傷害。

 

評語

同學在文章開首提到兒童福利和兒童權利,並透過對比釐清兩個概念,若然同學能夠更清楚地指出兩者的異同(例如:兒童福利為政府所提供,兒童權利為兒童所擁有;兒童福利是一種手段;兒童權利是一種目的),則敍述會更為有力。此外,對於第三段中的本港兒童未有登記身份事件,同學或受訪者可有更詳細的資料提供(例如:該批兒童受傷或死亡的原因,或該批兒童未有登記身份的原因)?另外,同學以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為例,指出目前香港的教育制度之弊端,這一點值得嘉許,但除此以外,可有其他方面亦反映出香港的制度未能尊重兒童權利(例如:公開考試)?

 

同學亦請謹記於採訪機構,公司等代表或公眾人物時,必需寫出受訪者的全名(例如:黃小美女士),在撰寫報導時亦要明確區分哪些內容出自受訪者,哪些內容出自自己。另外,引述機構,如文中「民間的監察組織」的觀點時,必需言明是那些機構。

 

作者簡介

曾守一

大家好,我是曾守一,今年15歲,在柴灣張振興書院就學。公義、平等、人權這些問題對於三至四年前的我是過眼雲煙,完全不當作一回事,甚至想過這一輩子也不用去理會。以前的我,每天只是玩著遊戲機、手機、電腦,每天想著吃、喝、玩、樂就算了。如是者,明天都過著百無聊賴的日子。對於身邊和世界的事與物更是一概不知,可說人生毫無方向。直到近年,漸漸發覺如今的社會原來有很多的事情都影響著我甚至全世界,我覺得我們連自己的一些基本權利都被慢慢奪去。例如表達對社會、政府、政策不滿的途徑及方式都被打壓,政府官員利用他們的官權,來壓制,制止一切損害到他們利益的聲音以及市民對他們不滿的聲音來面對外界的批評及質疑,用一些明知不可而為之的不擇手法、手段來控制局面,不讓我們去告訴世界他們的錯處、壞處,永遠不懂得如何去為自己的一些錯誤行為負責和道歉。所以我覺得要盡一分力,去捍衛和保護我們一些應有的權與利,不畏懼強權,不能將最基本的人權被冷酷無情政府、人的強權壓制和奪去。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