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正進行全港系統性評估的小學生。

 

無論你是否刻意,每當從互聯網上看到「北歐兒童七歲前不需接受教育」等大標題時,除了氣得七竅生煙外,總會情不自禁地進入那篇文章:感受一下當地學生如何輸在起跑線上,長大後人人皆有傑出的成就。別人的童年就是堆雪人、通街跑,沒有回家功課、甚少考試,優哉游哉,但是童年愉快。看過文章,再看看自己每天刻板的生活。香港學生除了羨慕,還有埋怨。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之心切,許多時候為子女準備了密密麻麻的課後時間表,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年紀小小已經十八般武藝。未進小學早已練得一身銅皮鐵骨,生活不比大人們輕鬆。家長們看到孩子有如此「輝煌成就」,滿足感自然流露。再看看孩子:原來他們並不快樂。不快樂事小,違反兒童權利公約事大。原本一片望子成才的好意,弄巧反拙,家長甚至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他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竟然與兒童權利公約背道而馳。
「別的家長也是如此催谷孩子的,我若不是怪獸家長,孩子如何與別人競爭?」別說是玩樂的時間了,就連吃飯、睡覺的時間也相當緊迫。香港一直以來推行填鴨式教育,教育局雖不承認,但到頭來也只是一場鬥多應試技巧的遊戲。歸根究底,又是教育制度的問題。先看看香港學生哥夢寐以求的烏托邦。芬蘭中小學的授課時數,規定為每周最多不能超過三十五小時。中小學生的暑假長達兩個月半,大學生的暑假更長達三到四個月。芬蘭是全球上課時間最少、課后復習時間最短,以及假期最多的國家。不催谷的輕鬆學習環境,令芬蘭學生長大後有優秀的成就。相比之下,香港的我們再也沒有「上學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光」這支歌唱了。
玩樂是兒童的天性,也是孩子了解環境、學習知識、培養能力和認識世界的重要途徑。但諷刺的是,香港的孩子很少有真正自由玩樂的時間,也很少選擇自己想玩的遊戲的權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更是為此在香港落了不少廣告,提倡給孩子每日一小時的自由玩樂時間。更重要的是,高質素的家庭玩樂是提升親子關係的良好途徑,促進家長與孩子間的溝通並加強家庭凝聚力。溝通和互相尊重是良好家庭教育所不可缺少的重要成份,而這也是需要通過持續的家庭玩樂和互動來培養,慢慢積累經驗而進步的。

 

以城中熱話的「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為例,此評估令教師和學生壓力大增。學生為應付TSA,需要補課、做補充練習額外操練。即使教育局聲稱TSA不須額外操練,只是測試「基本能力」,但試問哪一間學校不希望自己高人一等。教育局一方面說不需緊張,但另一方面又拿TSA的數據去衡量學校,為學校施加了壓力。

 

TSA其中一名受害者–洪藝鑫指出,政府鼓勵他們每日做一小時運動,但只流於表面宣傳,學生根本沒辦法抽時間做運動。政府鼓勵小朋友應均衡發展,包括在體育和音樂的發展,同時在學校生活施加壓力,令學生沒時間發展興趣的行為令人矛盾。

 

而TSA其實只是香港學生在一整年中要面對的其中一個考試,香港兒童的生存意義續漸變成做功課、補習、操試卷……在這教學模式下,學校根本沒有足夠的資源和時間讓老師與學生建立關係和給予適切的援助,扼殺孩子童年,影響學生身心發展。孩子要逃離了現時的教育制度才可真正發揮能力。

 

兒童有多種身份,他們除了是一名學生,他們也是每日在成長的孩子。的確,我們需珍惜香港傑出的教育環境,香港學生無論如何也能獲得12年免費教育,可同時學生卻在承受着令人喘不過氣的課業,失去兒童專有的快樂。經歷這一切,長大後卻只往往被認為是考試機器,因為他們失去了孩時最能激發創意和潛能的時期,只有死板的考試和源源不絕的壓力。兒童絕對有他們的玩樂權但如何去實現則要靠政府和學校的協助。只要孩子多一天要受TSA的無盡操練,他們便少一天可盡情玩樂。「勤有功,戲無益」在於過份沉迷玩樂時是沒有錯,就如凡事太過也會有問題,因此過份操練壓迫也不會是好事,我們需好好找到兩者的平衡,孩子才可有美好而有價值的童年。

 

 

評語

整體上,文章的敍述細膩且有力,結構清晰,值得嘉許。細緻上,同學在引用北歐國家的教育狀況時,若然能夠進一步指出這種政策的依據(例如尊重兒童權利,或促進兒童全面發展;與你們本身的敍述有關的依據為佳),以及國際對此的肯定(例如:排名或評價),文章的說服力則會更強。此外,同學既然在首段已經帶出了兒童權利公約,往後的敍述就應該緊扣這元素,明確地指出本港目前的狀況牽涉哪些條文和哪些權利。

 

然而,由於文章實在太多以作者個人角度出發,而非以事件或社會 (第三者) 的看法作出發點,難以劃份作為一篇報導。如果能於提出一些觀點時,加入一些第三者觀點,如:「別的家長也是如此催谷孩子的,我若不是怪獸家長,孩子如何與別人競爭?」時指明為說者為何人。提出「玩樂是兒童的天性」可訪問兒童,了解其觀點。(或者既然已訪問洪同學,可以於訪問時加問:「你覺得玩樂係咪兒童的天性呀?點解既?」然後在此引述其答案。)

 

以芬蘭作正面例字時,寫「先看看香港學生哥夢寐以求的烏托邦」文句會令記者很有存在感,可以稍改寫法,如「不少香港學生哥/洪同學認為,芬蘭是他(們)一直寐以求的烏托邦」。

 

同學文筆生動,再稍稍注意詞語運用的準確度得更佳。

 

作者簡介

鄧海寧

我是來自協恩中學的鄧凱寧。小時候,我大部份時間都是獨自在一旁畫畫。但升上中學後,本對社會議題豪不過問的我,漸漸對這個社會產生了興趣。理解到一位中四年級學生除了需努力讀書為公開考試作準備外,更需要認識和了解這個社會,透過行動和言語盡力改變這個社會。

植曉彤

我是協恩中學中四學生植曉彤,很榮幸可以參是次活動。從小關注時事,面對不同議題,我總希望尋找真相。奈何,社會的不公、人權剝奪等卻未被完全揭發。希望透過是次計劃,能從小培養我的時事觸覺,看過出面的世界後,也懂珍惜自己身在福中。

李曉晴

我是協恩中學的中四學生李曉晴。我對新聞行業和寫作很有興趣,而人權我卻只有表面的了解,但解決人權問題必須先喚起份同理心,才能引起改變。因此我希望我先將心比心去了解人權問題,再透過文字來喚醒對人權的關注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