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閱讀標題時大概都會自動聯想起關於銅鑼灣書店李波失蹤事件。究竟李波失蹤事件令香港市民憂慮甚麼問題?有甚麼方法解決?

李波「被」 遣返內地後的待遇

誠言,假若有香港人被扣留在內地,他們的待遇其實無人知曉,而且情況也因人和因情況而言。所以,有人在內地被扣留問話時,無人會知道被扣押、問話的形式。只能透過當時人描述我們才能知道真相。

香港基本法和國際人權公約能保障我們的自由和安全

李波事件後,有很多人擔心自身安全。其實,香港,甚至是國際,皆有不同的條例保障我們。例如:基本法第18條列明,內地法律除了一些例外,不能在香港實施。基本法第22條也列出,中央人民政府及其部門不能在香港執法和干預香港自治的事務。而基本法第27條,明確地顯示香港人有出版自由,所以李波在香港有售賣中國政治禁書的自由。另外,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第9條列出,人人都有人身自由,不能無理地被拘捕或扣留。這些條例確定了香港一國兩制人文擁有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等。因此,民眾不必過份憂慮。

假如市民再次遇到這一類問題,有香港人不知原故地在內地逗留一段長時間, 最恰當的方法是製造輿論壓力,迫使政府能正視問題,也能讓更多香港人知道事件的嚴重性。

說起「被拘留」, 我們不期然想起維權律師。因此,我們亦會在這裏探究維權律師這個議題。

中國維權律師被拘捕的原因

多年來, 維權律師因中國政府在政策上有不公平、不公義的地方而發聲。或者,他們看到中國憲法中,即使有條例讓市民去法院申訴, 但在實際運作中,有不同法律來阻止市民申訴,目的是希望公民停止行使他們的權利。這些手段層出不窮,為了幫市民伸張正義, 維權律師也會為他們發聲, 但政府會以不同的罪名, 例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煽動國亂、叛國、分裂國家罪名等等而被拘捕。

美麗島事件為例,據維權網統計,7/10拘捕律師事件,已確認涉及81人,包括至少66名維權和人權律師,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王宇等6名律師遭刑拘,廣州律師隋牧青被監視居住,李和平、劉曉原、李金星律師在內的28人遭扣押未獲釋,還有46人被帶走、傳喚或約談後獲釋。此外,當局還查抄了3家律師事務所和辦公室。中國官媒新華社和人民日報亦稱維權律師維權 正義公益為名、行嚴重擾亂社會秩序之實、企圖達到不可告人目的的種種黑幕。

假如以上罪名成立,對維權律師和他們的家庭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

個人的負面影響
就個人而言, 維權律師除了坐監外, 有的甚至被判緩刑或需要軟禁。例如, 他們的手腕上會戴著追蹤器,讓政府能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維權律師也會因而被吊銷律師牌,不能再執業當律師,對他們生計和將來有一定程度的影響。有些維權律師亦會因為被拘捕而形象受損。

家庭的負面影響

維權律師的家人也會受到很大牽連。以王宇為例,她是因為上述罪名而被政府拘捕和打壓。但她的家人亦受到株連。她的丈夫包龍軍被拘捕;她的兒子包卓軒也不能去外國讀書,在中國機場被扣留在中國境內,被迫與祂的祖父母居住,還有一些人在門外看守。兒子不能上學、丈夫被監禁,可見維權律師罪成對家人有莫大影響。

市民的力量

市民其實能從幾個途徑為維權律師發聲。首先,普羅大眾需要高度和高調關注此事,這樣能製造巨大的輿論壓力,令香港和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加深對事件的認識和關注,明白事件的嚴重性;亦能讓政府著手解決或正視這件事情。 此外,市民亦能尋求國際法律界或國際公民社會的協助。在維權律師這個議題上國際的力量必定比香港的力量龐大,所以國際亦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

評語

  • 文中寫『以「美麗島事件為例」』但不見有引用美麗島案的地方 (美麗島是80年代發生於台灣的事件)
  • 文中由李波轉去講維權律師,但未有與首重新呼應 – 到底維權律師被抓對李波事件有甚麼影響/啟示?另外,維權律師被抓對社會或人權狀況有甚麼影響?其實可以有更深入的討論。
  • 對李波事件的評論,只講有保障,但未有回應現時政府無視對公民權利保障的情況,就稱「不必過份憂慮」,難以令人信服。
  • 未有實在訪問和事件採訪,本篇屬評論文章。

作者簡介

莊得盈

大家好! 我是嘉諾撒聖家書院中五的學生莊得盈 (karen)。我選修的科目日人中國歷史和經濟科。我是個開朗、平易近人和樂觀的人,常常給身邊的人帶來歡樂和笑聲。空閒時,我最喜歡看金庸的小說,彈鋼琴和拉二胡。而我的夢想是在教育界發展,培育下一代。

郭賀彪

我是郭賀彪(Sam),就讀博愛醫院陳楷中學中四級,希望透過AI青年人權記者計劃了解更多人權,讓其他人知道人權嘅重要性,以筆墨去捍衛人權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