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32970_10203983028055592_866376151_o

「人權是與生俱來的。透過教育就能讓學生保護到自己應得的人權。」(圖中為協恩中學的趙同學)

12665883_10203983027855587_1071048890_n

「人權教育嘅不足正正係因為政府推行不力,唔願意為教育輩出職員,可見政府無誠意,無承擔。」(圖中為國際特赦組織負責人區小姐@https://m.youtube.com/watch?v=UoYmxfd5bRg

每天在八小時、六課節中,學生都忙忙碌碌的在學習,在吸收不同的知識。學校作為學生的溫室,在學生出社會前,為學生打好知識的根基是十分重要且基本。但學校亦同時為學生的小社會,需要教導學生社會道德、責任和權利。課堂中有中有英有數,卻從未曾有一課是關於我們與生俱來的人權。

其實什麼才是人權教育?它是指把人權的概念傳給學生,再以教化他們以尊重人權的態度生活。而人權教育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可以從思想層面上確保未來新一代有正確的人權觀念,從而在行為上也可切切的體現出來。

正正是相信「學習是對人權尊重、促進和捍衛的第一步」,因此社會上才會有不少像大赦國際和人權教育協會的組織,,從根基入手,致力通過其方案方案促進人權教育。

人權教育不足 歸咎於政府

人權教育如此重要,自然地每個政府都有責任推行人權教育。根據兒童權利公約第29條,‘世界人權會議重申,依照《世界人權宣言》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及其他國際人權文書,各國有義務確保教育的目的是加強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尊重。’由此可見,公約中要求各國確保兒童能夠建立一個尊重自己的文化、文化的語言和價值觀、語言和其他價值觀的認同。可惜的是未能從香港的教育中看到。

香港政府對人權教育的資源投放甚為不足,除了設立「兒童權利基金」 外,政府未有對人權教育投放更多資源,包括師資培訓、發展相關課程等。這首先別令到老師對人權的自身了解不足。

國際特赦組織負責人–區小姐早前於訪問中不斷強調政府官員員人權意識不足為人權教育不足之主因。「連現時政府部門中的內部教育都已經不足,公眾的人權教育又怎會足夠?」區小姐表示從近日特首推出的施政報告以及財政預算案中也明顯體會到政府官員對人權的不解。

當問到如何能使人權教育不足的問題得到改善,區小姐認同獨立成科試其中一堂解決方法,歐小姐同時亦認為現時在任何科目中亦能反映出人權概念。因此認為教育局應定期檢視教科書內容,以確保教科書的人權概念正確。同時,區小姐亦重視培訓出相關老師,建議學校應多舉辦與人權相關活動。老師、學生以及家長能從中對此課題有更深層的認識,使人權在校園內的重視程度提高。
中學生表示崇德會的成立 證明人權教育的進步

香港教育學院於六月公布通識教師的人權法治意識調查顯示,有46%同意或非常同意「學生必須先履行義務,才有人權。」這至少有四成老師對人權法治的意識不足。因為人權乃與生俱來,毋須先履行義務。在老師資質不足底下,政府還把人權教育工作小組解散及取消港大已進行的人權意識普查。這明顯地顯示了政府是不重視人權教育的。

早前於協恩中學接受訪問的趙同學,為學校英文辯論隊的成員,平日對人權教育不足這議題亦有關注。趙同學同樣認為學生對人權概念不為熟悉的主要成因是教育不足,指該校只在中三時,在人民科學科中有小量提及此議題。趙同學表示沒有獨立成科的需要,認為香港中學應舉辦更多推廣活動,邀請對相關議題有所關注的人士作分享。

「但其實最近喺學校成立嘅Zonta Club已經係一個很大嘅進步!」同時,趙同學認為人權教育在近年已經有很大的進步。當中提及到的崇德會,於2014年在協恩中學成立,致力推廣女性權利,不斷舉辦社會服務以及聯誼活動以證明女性在社會的貢獻。身為女校的協恩中學,現時已有超過100名學生成為崇德會會員。

評語

同學有提供參考資料,令有興趣讀者可了解更多,不錯。選擇的受訪者以及引用的調查報告相當適宜,能從不同的角度分析問題;特別是訪問學生,將學生聲音帶出,更值得嘉許。另外,受訪者(尤其是來自機構),出全名較合適,亦請留意標點運用及錯別字。最後,崇德會是個別學校的進步還是全港整體?若非全港需道明,現在的寫法令人誤解為好像全港的人權教育都有進步。

作者簡介

鄧海寧

我是來自協恩中學的鄧凱寧。小時候,我大部份時間都是獨自在一旁畫畫。但升上中學後,本對社會議題豪不過問的我,漸漸對這個社會產生了興趣。理解到一位中四年級學生除了需努力讀書為公開考試作準備外,更需要認識和了解這個社會,透過行動和言語盡力改變這個社會。

植曉彤

我是協恩中學中四學生植曉彤,很榮幸可以參是次活動。從小關注時事,面對不同議題,我總希望尋找真相。奈何,社會的不公、人權剝奪等卻未被完全揭發。希望透過是次計劃,能從小培養我的時事觸覺,看過出面的世界後,也懂珍惜自己身在福中。

李曉晴

我是協恩中學的中四學生李曉晴。我對新聞行業和寫作很有興趣,而人權我卻只有表面的了解,但解決人權問題必須先喚起份同理心,才能引起改變。因此我希望我先將心比心去了解人權問題,再透過文字來喚醒對人權的關注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