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3

在港南亞裔人士

image1

受訪者Susan(化名)

 

 近年,全球難民人口數字不斷上升,他們除了面對殘酷的戰爭與無情的天災共存,更多的是活於強權壓制及政治迫害當下,人生盡受折磨和生命威脅,情況慘不忍睹。一名來自東南亞國家的婦女難民,因受到當地政府冷酷的政治迫害,生命受到威脅而遠走他鄉,於2011年逃到香港這個「安全堡壘」尋求政治難民庇護,並於期後得到了難民援助組織的支援,成功逃離地獄之地。

(化名)Susan,一個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中產階級事業女性,一向致力爭取人權與公益。在她的國家,政府政權迂腐,,Susan為當地婦女爭取公義卻惹來政府對她的殘忍迫害,甚至威脅她與家人的生命。Susan訪問中表示,生活中時刻面對迫害。她和家人都曾經被不明來歷的人士追捕,甚至強闖入屋,生命受到嚴重威脅,令她身心受盡無情的折磨。

image2

渴望自由

去留抉擇 母女哭別家鄉 Susan:「我不想走,但並無選擇」

離鄉別井,乃人生最悲痛之時。但為了維持性命,人總變得無可奈何。Susan意識到危險時,心裏想儘快離開那篇不可踏足之地,可是想到要離開眼前熟悉的一切,心裏卻懷著各種不捨。在去與留兩者間作出選擇,確實不是易事,此時此刻,女兒的眼眶裏流出了眼淚。Susan憶述,女兒當時落淚地對她說「媽媽我不願失去你」。從這句說話中,為了未來Susan心中定了抉擇,最終透過一名轉介人的協助下,離開了家園前往香港。

無援缺食多日 與女留宿街頭

逃離暗地後,香港卻又為她們帶來了阻滯。身上金錢和支援缺乏的Susan,與女兒提著大小二件的笨重行李,在香港到處流連,希望尋找落腳之地。但無力負擔昂貴的屋租和物價下,她的意志再一次被打沈至谷底。無奈下,母女倆辛辛苦苦地找到了一處免費的住所,休憩公園。那段淒慘的日子,Susan和女兒每天不變地睡在公園的椅子上休息,旁邊放著一袋隨身行李,行人從側邊路過都想偷偷觀望,母女兩還要忍受路邊的惡劣空氣,毫無隱私保障,環境極為欠佳。肚子餓時,由於缺乏金錢,她與女兒曾經挨餓數日,期間並無進食任何食物,再加上休息不足,二人身體負擔極重,幼女情況更加令人十分擔憂。Susan最擔心的是,她們證件的通行日已經逾期,萬一有警察或入境處的人員把她們帶走並遣返回國,便不能再翻身和得救,而且在港又欠缺親朋戚友,使得她求助無門,以繼續支撐下去。。Susan回想起說:「我那時的感覺就像迷失了方向,我不知道可以做些甚麼,就像人生變得空白,感到非常無助和絕望。」

月獲微薄資助 起居困難 機構援助

儘管Susan的歷程充滿和恐怖與艱苦,在她到港數月後,最終找到了難民援助機構基督教勵行會的協助下,成功向政府提出申請以難民身份繼續逗留在港,並獲得了政府$1500的生活津貼。可是微薄的生活費,在香港百物騰貴下,無論乘車或飲食都極為昂貴,對於一個二人家庭而言,根本起不到實質作用,而Susan為了節省開支,經常要以代步形式前往目的地,飢餓時只會在超級市場買平價的食物進食,更不時挨餓,情況令人十分擔憂。為解決問題,她曾希望嘗試尋找工作,幫補收入,但無奈在法律的局限下打消了念頭,生活可謂處處迫人。

幸好,在基督教勵行會幫助下,服務中心平日會義務向Susan和其他庇護尋求著提供膳食,以減輕他們的生活擔子。Susan表示,在這些日子裏,有熱心港人都願意主動與她接觸,關心她的日常狀況,並無用偏見的態度看待,令她在人生中再次看到了希望,非常感動。Susan很衷心的希望,對他們存有偏見的人試試以難民的角度出發,如果受欺負和折磨的是你們,而我們又把你排斥在外,你們又會有些怎樣的感覺呢?

 

評語

文章表達清晰,對滯留香港的難民處境有詳細說明,亦處處流露對難民處境的同理心,值得嘉許。細緻上,題目與內容重點略為不同,文章對該婦女Susan爭取公義及受政府迫害的篇幅及內容不足,宜在此處加入其身處國家人權現況等背景資料。如同學在文中引用不同受訪者(例如基督教勵行會機構負責人、Susan女兒等)的意見及一些國際及本地相關數據,文章會更為客觀,更似報導。

 

作者簡介

曾守一

大家好,我是曾守一,今年15歲,在柴灣張振興書院就學。公義、平等、人權這些問題對於三至四年前的我是過眼雲煙,完全不當作一回事,甚至想過這一輩子也不用去理會。以前的我,每天只是玩著遊戲機、手機、電腦,每天想著吃、喝、玩、樂就算了。如是者,明天都過著百無聊賴的日子。對於身邊和世界的事與物更是一概不知,可說人生毫無方向。直到近年,漸漸發覺如今的社會原來有很多的事情都影響著我甚至全世界,我覺得我們連自己的一些基本權利都被慢慢奪去。例如表達對社會、政府、政策不滿的途徑及方式都被打壓,政府官員利用他們的官權,來壓制,制止一切損害到他們利益的聲音以及市民對他們不滿的聲音來面對外界的批評及質疑,用一些明知不可而為之的不擇手法、手段來控制局面,不讓我們去告訴世界他們的錯處、壞處,永遠不懂得如何去為自己的一些錯誤行為負責和道歉。所以我覺得要盡一分力,去捍衛和保護我們一些應有的權與利,不畏懼強權,不能將最基本的人權被冷酷無情政府、人的強權壓制和奪去。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