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現時不少教師工時長達朝八晚七,更有不少職業上的限制, 現已不再流行教師屬「筍工」的說法)  (圖片來源: Shutterstock)

 身處這個世代,或許我們會比以往更關心學生的權益 ,例如會關心學生在現行教育制度下會否被限制了個性的發展。但同時間,教師被剝削人權的情況亦時有發生,而這方面卻可能被大眾所忽略。為了知道更多教育鮮為人知的一面,我們邀請了曾在戒毒所執教一年, 正任教宣道會鄭榮之中學的嚴德良老師進行訪問。他任教通識科及中國歷史科,所以他對人權方面尤為熟悉,對教師被剝削權利的情況有相關的經驗和深入的認識。因此讓他分享香港在教育方面所面對的人權問題,以及在戒毒所的人權狀況。

老師工作,朝八晚七

   提到老師的工作時數 嚴sir直言教師超時工作情況嚴重。平均每日工作十一小時,超時二至三小時實在屢見不鮮。 以他個人為例,平日約早上八時回校,大部份時間 都要工作至晚上七時才能離校。此外,在學期末核對試卷時更是工作高峯期,因學校八時要關門的緣故,即使工作仍未處理完亦要離開,因此迫於無奈要將試卷帶回家評改,更曾因要對卷而在家工作至凌晨二時。他又指出有個別老師放學後除了處理學科工作,亦負責JA營商計劃,因此特別留校至九、十時更是不足為奇。所以實際能夠準時離校的日子平均一個月只有一、兩天,這不但削減了老師的私人時間,更剝削了老師休息的權利。未能完全實踐《 世界人權宣言 》中第二十四條:人人有受休息和閑暇的權利。

   對於香港制訂標準工時,嚴sir對此表示支持,因為這政策至少能提供一個工作時數的標準和保障。可是,他坦言要在教師這職業上實施此政有一定的困難。第一,老師工作難以量化,有些事項可能需要持續跟進, 老師難以介定工作是否屬於超出工時及工作超時做的必要性。就例如若老師為學生舉辦外地交流團, 交流的時數是否應計作工時內是一大疑問。 第二,此政未必能保障到所有學校的老師,因為不排除有學校在實施此政後強迫老師把工作帶回家做,不許留在學校做。這使到部份老師的工作時數實質上與制訂標準工時前沒有分別,無法保障老師的休息時間。第三,老師的工作效率各異亦影響到標準工時的實施。就例如有些老師的工作效率較低或偏好放慢完成某些 工作 ,他們或只能超時工作以完成手頭上的事務。在此情況下他們可能寧願不按標準工時做事。因此,嚴sir雖支持香港制訂標準工時,但在教師這行業實施的話則採取觀望態度。

教育職業的規限

  作為教師,應要以身作則的教育學生,因此對自身的道德及其他方面的要求較高,行為、言語亦有所規範。 這是基於教師肩負著教育好學生的責任,因此這些規範都是正常而且是必需的。  但原來某些學校對老師的衣著亦有十分高的要求,甚至可能因此而剝削了老師選擇衣著的權利。嚴sir稱學校有要求男老師需穿著有領衣物。雖然這是一般學校的做法,但嚴sir認為穿有領衣物與否,都不會影響其敎學質素,這樣亦可能限制了老師的衣著選擇。而他亦知道以往有些與婦女組織有關的學校,甚至會只準女教師著裙,大大限制了老師在此方面的權利。

此外,他亦提到不少老師都被合約制,即逐年簽約的制度所綑綁。不少學校為節省開支,紛紛辭退合約制老師。 有些老師為了讓校長留下好印象,即使患病亦不敢請病假,以免被辭退。簽合約制的老師就是這樣陷於擔心失業的驚恐當中。《 世界人權宣言 》第二十三條列到人人享受免於失業的保障,恐怕未必保障到這些教師。

老師與學生一起放暑假?

 相信大家都認為老師在學生放兩個月多的暑假時就能鬆一口氣,好好享受悠長的假期,但事實並非如此。一般學校的老師在暑假都要撰寫報告以總結整個學年的教學進度,亦要開始預備來年的教材及教學大綱,因此實際能無休無慮地投入假期卻只有大約二十日。不過,嚴sir表示對二十日的「暑假」仍算滿意,在人權的角度來看,與其稱二十日的「暑假」為每日超時工作的補償,用應得的假期來形容可能更為貼切,但他同時亦指出聽聞有學校老師在假期間只有七天的真正假期,有些學校更要求老師於暑假期間要完成全年的教材,未能有合理的休息和睱閑。

戒毒所等於無自由、人權?

 戒毒所嚴苛無自由的刻板印象其實只屬於懲教處,而嚴sir所曾任教的是屬於自願性的基督教戒毒學校。嚴sir表示戒毒學校與普通學校並沒有太大分別,上課時間都是八至四,一樣有體育課等課堂,同樣能確保能獲得最基本的教育機會,除了戒毒所相對普通學校只獲得較少資源,但他甚至指戒毒所中的學生的人權待遇比普通學生還要好。

 首先在衣著方面,戒毒所由戒毒學生一入學就會因應天氣給與合適的衣服,免去校服的制抓,亦免去普通學校無理的禦寒衣服指引,例如:指定的氣溫下才能加添指定顏色的羽絨或厚褸,否則只能穿著校服所提供的衣物。

 其次在飲食方面,飯堂確保學生的一日三餐,不會在吃飯時扣留學生進行補默、重做功課、補課等剝削或減少學生吃飯時間。又不需學生在午飯時到街外與其他學生「爭位」。

 再者戒毒所亦提供住宿服務,雖然是八至九人一間房,有獨位的床位,亦有自己的獨立儲物空間。放學後的休息時間較普通學生更為彈性,不需為了不同的補習班而疲於奔命。

評語

整體上,以一篇訪問而言,本文行文流暢、表達清晰,內容以較少被關注的教師為主亦有吸引力。不過以報導而言,文章欠缺作者從多角度分析,平衡各方意見的專業觸角,令人只能透過嚴老師看到教育界的一隅,而非全貌,若同學能引用其他二手資料,如教協、教育學院等調查報告,文章會更為全面。另外,本文重點並非學生人權,最尾以戒毒所與主流中學作比較有點離題,而且文章突然收筆,沒有在最後總結全文,可能令讀者有點愕然。

作者簡介

林銘聲

您好,我是林銘聲。我只是一個中四級學生,我本來對社會上的事都抱着事不關己的心態。不過,經過雨傘運動以及之後一連串發生的事,我開始對社會上所發生的事有一點關注,我發現新聞報導上有不少新聞都牽涉到人權的議題,而且透過老師和同學的介紹從而參加了這個計劃,我亦希望能藉着這個計劃靠自己小小的力量寫出不同的報導去引起身邊的人對人權議題的關注。

梁珀豪

梁珀豪,現年16歲,自2010年反高鐡撥款一事後漸漸對社會事務關注起來,過去亦曾多次參加義工服務,希望為社會略盡綿力.閒時在家最喜歡做的事便是分析不同的新聞,希望能夠掌握更多世界的發展.

余臻藝

我係余臻藝(Ken Yu),今年16歲,就讀於宣道會鄭榮之中學.本人熱愛中國文化同音樂,對於寫作亦有一定的興趣.期盼可透過此計劃擴闊自己的眼界,懂得關心身邊的事物和狀況.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