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named

圖片來源:馬校長 http://jy.catholic.org.hk/node/1382

近日毛記電視台熱爆網絡,在早前舉行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當中更邀請繁忙兒童合唱團表演,表演的曲目是二次創作的曲目補充無間做更引起極大迴響。補充無間做反映香港學童的功課壓力及休息玩樂時間嚴重不足的問題,歌詞明明我已晝夜無間想討好老母 夢想中的Summer為何還未到 明明我已奮力無間 補充喪做 我不玩也為活得好,使社會再次關注學童玩樂時間不足之問題。

給予兒童足夠玩樂時間有何重要?

根據「兒童權利公約」,每一位兒童皆享有發展權,包括享有娛樂、休閒的機會。兒童玩樂的權利是與生俱來的,而自由玩樂時間對於兒童的自身發展有著很大的影響。根據加拿大Lethbridge大學的神經科學教授SergioPellis研究指出,兒童在玩的過程中,他們的大腦中有個遊戲系統,遊戲帶給兒童的「笑聲與喜悅」,直接連結到兒童的大腦與心智的發展,尤其在社交方面的提升。故此,給予足夠的玩樂時間於兒童對其身心發展都極為重要。但就現時本港的情況而言,香港兒童面對各種壓力,真正的玩樂時間近乎零。

操練文化蔚然成風

剛過不久的TSA風波正正帶出操練文化所帶來的影響。為滿足成績和分數的要求,不少學童忙於奔波各種補習、興趣班,甚至每天都做功課直到深夜方可完成學校所佈置下來的習作,更不要說是自由玩樂的時間,每天的生活可稱得上苦不堪言。部分學校更是為提高學生平均分數,不但佈置大量課業,亦致力於操練模擬試題卷,從而令學童習慣考核模式,提高平均成績。大多的小學都會採用機械式的操卷方式,務求學童能做熟TSA所出的題目。雖然本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表示已向全港學校發出新修訂的指引,要求學校不要為TSA操練。但實際上的可行性很低。事出必有因,羅馬亦並非一天就造成的。操練文化的形成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無疑部分學校為提高學校素質而犧牲學童們的身心發展是助長了操練此風。學童面對的壓力,必須正視,本港教育局亦需檢討有關TSA的評估。

家長對子女未來過分憂慮

現今兒童生活富足,這都要歸功於父母一路走來的努力和奮鬥。然而,許多父母為自己的子女未來可過上更好更富裕的生活,避免「輸在起跑線上」,從幼稚園開始便為子女策劃好各類型的興趣班與補習,為讓子女投身名校費煞心思。香港一直被定為是急促緊張的都市,學童在小時候已經面對接踵而至的競爭,最離譜的是有些孩子連站都未站穩已經在上學前教育課。因為家長過分擔憂孩子未來的發展,因此教育竟然成為了商人的商機。學前教育的機構越來越多,這門生意發展成熟。可是苦的卻是兒童從小便要面對大量的學業和音樂等練習,不要說是自由的玩樂時間,哪怕是休息時間也未必足夠。根據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家庭健康促進中心早前進行的「初小學生與家長日常時間運用調查」顯示,40.1%受訪的小二、小三學生須花2小時以上做功課,要花時間長達4小時以上的也有4.4%。另外,在已經開始在放學後花多於1小時上補習班的,亦達35%。更有19.1%的小二、三學生表示平日完全沒有娛樂休息時間,只剩一小時或以下的有38.3%。由此可見,如今香港的兒童普遍在面對學業和家長的壓力下,自由玩樂對他們來說實遙不可及,父母或許應衡量子女身心發展和學業成績的時間分配。

天主教伍華小學馬校長表示,學生的成績並不是衡量學校的唯一標準,反而學校卻不應以成績作為衡量學生和學校本身未來發展唯一指標。讓學童自由玩樂並非等於荒廢學業,而是平衡兩方面的時間,在學童的能力範圍內適當的給予練習和考驗,否則只會適得其反。

無可否認的是,生在香港,要面對與生俱來的挑戰。孩子無法選擇自己的出生地,但可以選擇一個快樂的童年。其實無論是操練文化也好,家長過分關注成績亦好,能夠過一個怎樣的童年,其實應該交回小朋友的手上去選擇。兒童的玩樂時間不足事小,但影響他們日後的身心發展事大。每個人總會那麼有一段童年時光,而最快樂的莫過於能夠無憂無慮的玩樂。若然某一天長大後的小朋友回頭一望自己的人生,回想起童年時,或許,他們會再也想不起自己的童年。

 

 

評語

整體上,文章分段標題能綜合每段主旨,使結構分明,而內容上同學能涵蓋不同持份者意見、外國學術研究、本地調查報告等,令文章未有流於情感抒發,而是建基於不同理據,值得讚賞。但文章舖陳上,可以將第三、四段置於開首,之後才以第二段及最後本地校長意見解釋給予兒童足夠玩樂時間為何重要。另外,最後一個立論,「其實無論是操練文化也好,家長過分關注成績亦好,能夠過一個怎樣的童年,其實應該交回小朋友的手上去選擇。」文中未有足夠例證解釋為什麼兒童應有此權,可以補充此點。

作者簡介

顏嘉澍

我自小已對新聞傳媒等方面深感興趣,更是看見近年來社會上越來越多的不公平對待的現象發生,有感自己也應為他們發聲。故此參與青年人權記者的計劃,望可以體驗記者為民眾報道事實真相的同時,也可以為社會上不公之事盡一份綿力,為弱勢群體發聲,捍衛人權的核心價值。

劉志祥

我是劉志祥,現於天主教普照中學就讀中六。我的志願是專欄作家,它的工作範疇不只是撰寫日常生活的見聞及連載小說,還要學習如何評論世界各地的社會時事。參加該計劃是希望學習撰寫新聞稿及公平地評論時事,從而令我的熱忱更專業。

徐思允

徐思允

我是香港人,個子小小,頭髮短短,平凡得很。有時候抬起頭望,四周都是櫛次鱗比的高樓大廈,而我顯得格外渺小。文字亦同樣渺小,但我們從不輕視它們,因為它們擁有的力量無窮無盡。我是徐思允,是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小記者,將會以筆墨捍衛人權。以後的我,不再平凡。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