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named

( 圖片來源:Chris Chen)

世界人權日將近。 12月5日,香港舉行人權嘉年華。當日,亦為2016SAT改革前的倒數第二次考試。大批中國大陸考生赴港應試。這些考生未來都將前往國外讀書。被稱為「準」留學生。

縱觀中國近代史,留學生在中國社會變革過程中,有著不可磨滅的地位。發生在1917-1923年的思想革命,即新文化運動。其領袖人物,如陳獨秀、蔡元培、胡適等,均是留洋人士。西方社會中的自由主義、社會主義、實用主義、科學和民主都給他們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而他們回國後燃起的思想革命,粉碎了傳統主義,照亮了中國的未來。

如今,出國留學在中國越來越風靡。食品安全問題、環境污染問題的持續發酵,優質教育資源稀缺導致的日益激烈的競爭,引發更多中國父母對子女未來的擔憂。因此,較為富裕的家庭會選擇將孩子送往國外讀書。這些參加SAT考試的學生,即將和他們的前輩一樣接受西方的教育。然而,如今中國政府對意識形態和信息的嚴格控制,引發了一些擔憂:新時代中國的留學生,對曾經所在國​​度發生的事,有多少了解?他們在必要的時刻,是否會像他們的前人那樣,敢於承擔社會變革的使命?

在香港亞洲博覽館的SAT考點,採訪了一批來自中國大陸學生。從他們對待一些問題的回答中,可以看到當今中國「準」留學生的一些特點:他們會使用翻牆去外網看新聞、查資料;他們對一些歷史和當今的中國問題有自己的看法。但同樣,談及人權等他們眼中的「敏感問題」時,都會表現出少許尷尬和力不從心。

(編按:受訪者名字以簡寫代替,以保護受訪者。)

通過VPN看「真實的」中國

M(中國江蘇)

問:你平時會翻牆到外網看一些新聞嗎?
答:會的。我會用VPN翻牆看一些新聞。當然,出國申請很多時候都要翻牆,否則會遇到很多麻煩。
問:主要看中文還是英文的?
答:英文的。這樣也可以提高英文水平,一舉兩得。
問:都看什麼樣的新聞?
答:我是中國人,一般看和中國相關的。比如BBC,它們有關於中國新聞單獨的一欄。
問:今年都看過什麼讓你印像比較深的新聞?
答:最近一則談加拿大選美小姐被拒絕入境的新聞吧。
問:你怎麼看待這個事件?
答:為她感到惋惜,但覺得這也是意料之中。在我們國家,人權是很敏感的話題。她的討論肯定引起了政府的不滿。國內有一些媒體說她是為了引起媒體的關注。我覺得這可能是原因之一。但覺得她說的一些問題在中國確實也存在,這點不可否認。
問:你為什麼說人權在中國是比較敏感的話題?
答:這點我想每一個中國人都清楚,算「潛規則」吧我是一名留學生,上外網時經常看到一些維權人士被捕、失踪的消息。看到後多少有一些恐懼。
問:你的父母在家會和你討論一些你在外網上看到的問題嗎?
答:基本不會吧。我媽常說:「看著就看著,在公開場合可不能說。」

從沒有忘記那些事

T(中國北京)

問:你知道六四事件嗎?
答:了解一些吧。不過也都是聽家人說和在網上看的。
問:家人會和你討論六四這個話題?
答:是的。我的父母還算比較開明。他們當年也參加過一些學生運動。所以對情況還算比較了解。
問:你覺得六四事件未來會被平反嗎?
答:我覺得會的。雖然這件事過去很久了,但這道傷疤是留在國人心裡的。或者說,是華人的心裡。現在不是有很多海外華人每年在六四這一天舉行一些紀念活動嗎?六四從來就沒有被人們忘記。
問:你的父母有和你說過不可以在公開場合討論如六四這樣的「敏感」話題嗎?
答:你這麼一問,倒還真有。不過,我們這不是在香港嗎?其實大家平​​時都會聊的吧。當然,在國內,想在公開場合說也沒有機會吧。無論是網上平台還是新聞媒體都會「屏蔽」掉涉及敏感話題的言論的。
問:你支持政府干預言論自由嗎?
答:當然不支持。不過,這個問題恐怕會持續很久,因為沒人敢提出問題並進行討論。
問:出國後你會參與一些關於六四的紀念活動嗎?
答:可能會吧。不過即使參加也會比較謹慎,畢竟我還是中國國籍,我的父母還在中國。不想因為自己一些情懷影響到自己和家人的正常的生活。

有想法 但沒勇氣實踐

W(中國廣東)

問: 你聽說過14年在香港發生的雨傘革命嗎?
答: 聽說過。我們的老師上課還和我討論過。
問: 老師是怎麼評價的?
答: 他說這是港獨分子和境外敵對勢力共同上演的一場「鬧劇」。他說香港屬於中國,中國政府要求選特首時要規避「不愛國人士」是理所當然。
問:那你是怎麼想的?
答:我自己也從外網看了一些報導,同學們私下也有討論過。覺得還是可以理解香港人民這麼做的畢竟,現在中央在香港施行的是「一國兩制」政策,香港人只是在爭取他們嚮往的民主自由。但我同樣也能理解政府的做法。中國政府的做法符合政府的利益。覺得這個問題很矛盾。
問:符合政府的什麼利益?
答:我看過一些評論說政府這麼做是為了對2047年的「一國兩制」改革做準備。如果是這樣,我覺得這個時候政府表示強硬的態度也沒什麼不好。
問:「雨傘革命」期間,香港警察存在執法不當的行為,這事你聽說嗎?
答:聽說了。據說這件事還被送到聯合國討論?不過要說執法不當,國內恐怕更多吧。
問:未來有想法去改變一些你所看到的問題嗎?
答:想,可能很多人都想去改變。但我還不確定未來自己是否有勇氣去付諸實踐。當我看到很多維權人士和他們的家庭的下場時,總覺得還不如安穩地找一份體面工作過日子畢竟,這麼多人都在這個環境下活了這麼多年,它的存在總有一些道理。

 

作者簡介

Sky Chang,在讀學生。在校期間,積極參與各類學生活動,如模擬聯合國等。並多次獲全國性獎項。曾組織學生社團開展社會調查。平日關注國內與國際事件,有自己的思考和見解。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