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的言論自由

現時香港不少報章 媒體 亦因轉老闆 ∕股東 而令其立場亦隨之改變,(如前年’主場新聞’在蔡東豪一句”我恐懼”後結業一事)加上網絡23條二讀通過,日後港人的言論自由和表達意見的空間會否續漸收窄,甚至最後變成國內般的資訊封鎖?

        謝志峰先生認為此情況不足為奇,比如南華早報被阿里巴巴集團收購,其實整個新聞媒體的運作,亦可受到老闆的所有。如果老闆的政治立場改變,而隨即其所聘請的員工也會轉變,例如一些出品人:總編輯,副總編輯等,這些人會有思路考量採訪內容,以及報道的重點,政治方針,導致媒體在日常新聞運動中,如記者報道哪宗事件,輯錄長短,標題,都會有一套內在文化體制。試比較一下文匯報,大公報及明報,星島和蘋果,分析其光譜,就會發現極左至極右之間的潛在過程,所以整間報館的文化皆受老闆所有。此外,老闆除了決定新聞採訪內容外,社論也會受不同人士的想法所影響,因此受老闆的改變,會否限制今後香港的言論自由,仍要觀察其改變,若其落到較保守的人手上,老闆如與內地權貴有密切的生意上往來,甚至成為內地的官方成員,如人大,政協等,便十分容易受內地的價值觀和喜好,而影響到政治方針,這是一個自然社會之間一些制權者互動的層面,而傳媒亦無法避免這種慣性。傳媒有很多工作層次,前線記者能做很多事,但其始終亦是受僱身份,如果其長期與老闆喜好不同,矛盾去到一個十分尖銳的狀態時,老闆能將其辭退,他只須辭退數名員工,其他人便能收到信息,亦會知所進退,容易出現“為了生存,只好自我適應“,出現自我審查的情況,反正對此現象無能為力,因此避免受主動干預,自己先行調整個人舉措,甚至長期來說,為迎合其思想體系而去求存,可能到這狀態時,媒體的言論空間和方向是會受影響的。

Yellow Journalism

報章新聞會有yellow journalism 現象出現以吸引讀者,變相令報道公信力和可信性因而減低,究竟商業利益(銷量)與公信力之間可如何平衡,兩者是否存在必然的取捨?報章的生存必然需要收入的維繫,而收入則從廣告而來或者類似廣告的節目資助拍攝、特輯,如:房屋特輯、美食佳餚特輯等。因為香港的傳媒競爭力很大,所以在這狀態下,正常的廣告收益不能足夠供予這麼多間傳媒公司,於是公司與公司間會出現爭奪的情況,他們會以不同的方法吸引讀者和觀眾,視乎該公司推銷什麼的產品給潛在的讀者和觀眾。有公司會認為自己打的是高尚情操的有錢人,或者中產階級,甚至低下階層,不論是什麼市場定位,都會有Yellow Journalism出現,可能會是血腥的、色情成分、無事生非的……總之是以各種方式吸引讀者,這些是偏離新聞的事實、中立平衡的報導

謝志峰認為平衡商業利益(銷量)與公信力之間是每間傳媒公司必須面對的問題,有公司覺得自己可以客觀平衡的報導亦找到自己的市場定位,廣告收益亦足夠 ,便會減少yellow journalism;相反,有公司會希望求取較高的利潤,令成本達至最低,從而就會用一些相對比較吸引大眾的題材用為報導內容,甚至會以誇大事實的手機法來吸引讀者的眼球。至於如何平衡這兩方面,就是視乎以下因素。一、本身該媒體的編輯有沒有足夠的膽量去做一份好的報導內容。二、整個媒體市場究竟能否容納這些報導。三、其他媒體之間的競爭。 四、整個社會的文化質素能否達到媒體的收入並非以現在的廣告收益作為主導,而是由市民成為媒體主要的收入來源。 香港言論和出版自由續漸被削弱?

 

捍衛新聞自由

面對新聞自由逐漸收窄,香港現在的新聞媒體亦出現歸邊的情況,究竟身為一名普通的市民可以用甚麼行動來捍衛香港的新聞自由?

首先,在有選擇的情況下,可以選擇購一些有公信力的報章或雜誌;相反,在沒選擇的情況下(如:免費的電視台),普羅大眾可以善用現有的機制。透過投訴至廣管局的投訴機制,將一些失實報導受到監管,甚至是提出檢控。另一方面,面對失實的報導可以去信至編輯作出投訴,令他們在日後的報導作出改善。如果情況更加嚴重,可以作出大規模的合法罷買行動來抵制劣質的報導。再者,市民亦可向立法會議員申訴,透過公眾壓力來逼使新聞媒體以更中立和公正的立場去報導每一宗新聞。

 

評語

整體上,同學述清晰且客觀,符合報導的原則,值得嘉許。本文分段結構清晰、行文流暢、分析符合邏輯發及具說服力,表現不俗。細節上,可以多加近年記協對新聞自由收窄感到憂慮的理據、事例、本港新聞自由評分、政府資訊發佈的情況及其對待傳媒的態度轉變等資料,使讀者能對新聞自由正逐漸被收窄此一憂慮了解更深,敲響警鐘,以免新聞自由成為被溫水煮熟了的青蛙。

作者簡介

郭雪昕

我,是一個15歲的女高中生,別人都稱我為Casey,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平日熱愛做運動,聽音樂,攝影和閱讀,是個忽冷忽熱的怪人,有的時候愛和朋友打成一片,有的時候又會依戀獨個兒思考的時光。經過雨傘運動的洗禮後,我開始對政治和社會議題感到興趣,更打算在大學選修社會學,政治及公共行政,新聞與傳播等學科,試圖讓自己走出狹小的生活圈子,從自己身處的香港經歷學習成長,探索這擁有無限可能的世界,不浪費生命中一分一秒。

周芷恩

I am Chow Tsz Yan from Cheng Wing Gee College. I am a secondary 5 student in the coming year. I want to know more about the society issues. I hope I can improve my people’s ethnic identity after joined the program.

楊祉鈴

我是楊祉鈴,是一個十六歲的中五學生。閒時喜歡寫作和攝影,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實現自己的理想-成為一名記者,透過寫實的文字和照片去揭開事情的真相。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