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

 

 

 

 

 

受訪者

 

 

 

 

 

 

香港,作為其中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備受世界矚目。由於各方面的優勢,例如: 政治的穩定,優質的生活水平,以及中西薈萃的文化特色,吸引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來參觀,甚至定居於香港。但在這看似美好的城市亦存在因偏見或先入為主的態度而衍生出問題,就像歧視。

而造成歧視,往往都是因為別人與我們不同的膚色、外貌、語言、宗教或是生活方式等等。這些種種的不同使我們對其它人產生排斥感,以一種先入為主的主觀態度以別人的外觀來判斷他的好壞,導致他人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就像一個來自巴基斯坦裔家族的中學生李思浩,雖然父母雙方都是巴基斯坦人,但李思浩是在香港出生,是一個法律意義上的香港人。他懂得說廣東話但是當別人和他第一次見面時都是說英文,通常都會造成一些尷尬。

學校支援充足 助印巴藉人士學習

李思浩於校內生活基本上與其他人無異,不過其他人第一次與他交談時亦似以上提及所講,會先用英文與他談話,造成尷尬。不過認識過後,同學對他的態度與常無異。李思浩也有積極參與課外活動,亦與同伴相處融洽。可見他的種族身份對他的校園生活並無影響。

李思浩表示在一開始升到中學時老師安排他到一個課後補習的課程,針對只懂聆聽中文的印巴藉人士。不過因為他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所以他很快便退出此課程。雖然李思浩並沒有完成此課程,不過可見學校樂意為印巴藉學生提供特別支援。

幸好,李思浩在中學沒有因他的種族身份而被歧視。但他表示曾在小學因名字為中文譯稱而被改花名為「沙士病毒」,不過他同時笑言他並沒有理會。

前路期望 預計外國升學

李思浩明年就讀中五,當問到未來升學的去向,他表示自己應該會到外國留學,那邊有外國親戚定居,他只要能在文憑試中取得合格成績,便可以直接升讀當地大學。他亦指出在香港入讀大學的門檻太高,自己又有些科目比較難以應付,例如中文科文言文,不然的話他也想繼續留港升學。

對於將來想從事的行業,李思浩回答說是做生意,抑或從事電影工作如導演,攝影師等,目標明確,不過他擔心自己會因為經驗不足而遇到困難。雖然他對這些行業有興趣,但畢竟自身缺乏相關經驗,未必會受到考慮,而在學習這方面知識的過程中也會可能有些阻濟,所以,李思浩認為經驗會是他在從事這些工作上面對的最大問題。

歧視問題有改善 可再加強宣傳種族共融

李思浩講述童年時,媽媽曾被人用不文言語謾罵,當中更涉種族歧視的字眼,最終需報警處理,更笑言害他當時漫無目的在警署外等了數個小時。但面對這些事件,李仍然持較開放及鬆容的態度,認為現時香港歧視問題相對以前已大為改善,政府相關的政策尚為足夠,而歧視問題仍然是取決於人們對於不同種族的態度。

正針對「態度」這問題,李認為政府可以再加強宣傳種族共融這個訊息,向公共說明所有種族都是同等,不應分別你我。他更提到政府可增加在社區層面上的宣傳,例如在社區中心舉辦一些相關的活動,令大眾有機會與不同種族的接觸,更加明白到即使種族、膚色不同,但是大家都是人類,不應有歧視的情況。

除了政府需要推行更多措施以促進種族共融,以及為有需要的學生提供更多中文支援之外,社會、亦即是我們香港市民,應該要出一分力以消除社會上不公的歧視。我們不應因為別人和我們的不同,而與之劃分界線並對他們做出無禮、有欠公允的行為。中西交融的文化是香港的一大特色,正如香港充滿了各國菜式的餐廳,我們都對此感到驕傲,這樣,我們亦應以香港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來居住而感到歡喜,因為香港就像一個小型的地球村,是一件我們值得引以為傲的事!

評語:

同學如能在文首交代李思浩的背景會更佳- 他是否少數族裔?他在香港生活了多少年?

文章只講述李同學的故事,但其內容中可配以相關的資料補充;如中文的特別班,一般少數族裔上中文時會遇到甚麼問題?這個課程是否適用?另外,他未能掌握文言文,其實又是否對少數族裔語文上的支援不足的一個反映?另外,講到對少數族裔的歧視,亦可援引一些數據。

同學們在文末提出社會必須消除歧視,并提出方法。如能指出現時政策的不足以及應如和改善則更佳。另外,末段「我們太多」,請留意這是新聞報導。

作者簡介


陳倩亭
我是陳倩亭,來自迦密主恩中學-中四級。
我喜歡留意身邊的事物,所以會經常留意時事新聞,因此我參加此計劃,希望可以了解更多平時在課堂或普通新聞報道未能知道的事情。


邵凱欣
中五學生,希望透過這次計劃能夠充實自己,培養對時事觸覺,不僅對香港甚至對外國的各方面社會狀況亦都希望有更多的了解,為未來作準備。


余碧清
我是來自荃灣區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的余碧清,今年升中五,選修的科目包括地理,生物和M1,喜好是追劇和跳舞。今個暑假經由老師推介,參加了是次青年人權記者計劃,希望可以從中學會怎樣做報導採訪,以及希望自己的中文和通識水平得到提升。

楊凌鈞
中四學生,就讀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
自2012年的國民教育事件,我開始關心香港的社會時事,眼見香港社會問題陸續浮現,不符合公義的事情亦屢屢出現,我們原來所擁有的權利亦彷彿逐漸被奪去,甚至,「人權」成為了敏感的議題。
我願能以筆墨令更多人能「醒覺」,喚起他們對公義、對人權的關注。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