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1懲教署廣告:給更生人士一個機會

 

 

 

 

 

 

 

圖2

 

 

 

 

受訪翁姑娘相片

 

 

 

 

「給更生人士一個機會」,是耳熟能詳的廣告口號。可是帶着「更生人士」的稱號,機會往往因此被剝奪。根據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在2009年對更生人士就業障礙的研究,當中有7成受訪者表示曾遇到案底歧視,愈的歧視形式為不獲聘用,令更生人士難以有就業機會,情況至今未有太大改善。

更生人士就業多阻滯

社會大眾一直對更生人士有既定的印象,形成鐵窗外的另一道高牆。來自某服務機構的翁姑娘指出,僱主容易因為更生人士的身份而對他們有另類看法,如認為他們是危險和帶威脅性的,甚至覺得他們無心工作、求職目的就是到職場胡作非為,從而不接納他們和不提供就業機會。即使能獲聘用,更生人士很大機會會遇上不適應工作環境、因自身身份或與社會脫節等而受同事排斥的問題。翁姑娘提及她曾接觸一位更生人士,只是入獄一年,出獄時連手提電話都不會用。在更生人士嘗試重新投入和適應社會的變化時,卻遭到他人的歧視,對他們的心理會造成負面的影響。翁姑娘更指出這些行為會直接影響更生人士的自信心及價值觀,他們會對未來失去信心,視自己如「爛泥」,無法維持求職的動力。

政府以條例保障部份更生人士 實質帶頭歧視

         在香港有效力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的第六(一)條中提到:「本盟約締約各國承認工作權,包括人人應有機會憑其自由選擇和接受的工作來謀生的權利,並將採取適當步驟來保障這一權利。」而更生人士作成為香港社會的一份子,卻只有一部分人受保障。在香港法例第297章罪犯自新條例中的第二(一)條說明:「被定罪的人士,如果被判處不超過3個月的監禁(不論是即時執行或暫緩執行)或不超過1萬元罰款,並且是首次在香港被定罪,只要他或她3年內在香港沒有再被定罪,其定罪便會被視為『已喪失時效』。」「已喪失時效」的定罪意思是罪犯不披露該定罪,均不得作為將他或她從任何職位、專業、職業或受僱工作撤除或排除的理由,亦不得作為令他或她在該職位、專業、職業或受僱工作上蒙受任何不利的理由。條例中可見這的確能保障合資格的更生人士,可是範圍相當少。很多刑期較長,受影響和需要幫助較大的更生人士偏偏是無法獲條例保障的一群人。同時,政府作為一個「大僱主」,竟帶頭歧視更生人士。香港社會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表示,政府聘請公務員時會有最後一關的品格審查,而他曾跟公務員務局討論,局方回應品格審查的意思就是問有沒有留過案底。從中可見政府不但沒帶頭消除對更生人士的歧視,反而在其聘請過程中就作出歧視行為。更生人士基本上受到不同界別和不同層面上的人歧視,難以於香港社會中立足。

資料來源:

  1. 2009年3月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更生人士就業障礙研究 soco.org.hk/publication/private_housing/ex-offender_report_2009_3.doc
  2. 2012年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製作短片:《鐵窗外的世界 — 釋囚就業困難》時間:2:34-3:0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KllMWa39_s

評語:

“來自某服務機構的翁姑娘” 爲何不直接寫出翁姑娘所屬機構?受訪者背景模糊會減少訪問内容的可信性。如翁姑娘不便透露所屬機構,可以其他方式介紹,如「協助更生人士重投社會多年的翁姑娘」;另外,請留意配圖是否與受訪者於訪問中的形象配合。

訪問的詮釋手法,可以是直接引用受訪者的一些説話,令文章更容易閱讀。

「政府作為一個「大僱主」,竟帶頭歧視更生人士」是一個要點,應另開新段。另請留意手誤。

同學們有做資料搜集,值得鼓勵。但文章結尾略見突兀。文章指出更生人士難以在社會上立足,然後呢?

作者簡介


梁俊仁
大家好,我是來自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的梁俊仁。讓我想參與本計劃的原因,正是記者一詞。因為我一向對此方面也較有興趣。同時,本計劃是以人權為主題,我們一直都對這個詞語略有所聞,卻從未嘗試深入了解它。因此,我選擇參加本計劃,對這兩方面作更深層的認識。

林俊彥

梁駿傑


羅儀
我叫羅儀
我的血型是A型
我的興趣是玩電話
我也喜歡看電視,尤其是動畫片,我指的是播给小朋友看的那種,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看不明白動漫和漫晝
我的夢想是當老師,可是自己功課不好,怕會誤人子弟!
我很害羞内向,去麥當勞的時候,希望點完餐馬上就走人,平時見到陌生人也不好意思。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