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文

 

他叫嘉文,我們的受訪者

無家者已經成為了香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近年露宿者的數字攀升,根據2015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結果,今次全港統計,發現有1614名無家者。到底為什麼人們會選擇露宿街頭?露宿街頭並不是什麼風光之事,只是露宿者別無選擇,他們只能露宿街頭。

四處尋「家」

尖沙咀海旁,每天都人來人往,是聞名的旅遊景點。每當深夜,海旁則成為一群露宿者的「家」。一名中年男子,化名嘉文,接受我們訪問時正於尖沙咀海旁露宿。「之前租既板間房有好多蝨,費事嘥錢睇醫生,我咪唯有訓街。」他表示初時在公園露宿,無奈蚊蟲太多,難以入睡,改往碼頭露宿時又因噪音影響睡眠質素,最後選擇了尖沙咀為「落腳地」。嘉文對尖沙咀的露宿點感到滿意:「呢到有瓦遮頭,唔驚淋雨,而且呢到有台階,落雨果陣唔會滲水,好過訓第二到。」

嘉文:「訓街仲好!」

問到他為何不選擇到二十四小時連鎖店過夜,他慨歎連鎖店往往在凌晨時分將空調溫度調低,將露宿者拒於門外。「佢地咁做無非想趕我地班露宿者走。」與其被趕走,嘉文決定另覓露宿的地方。「點解唔去露宿者之家等宿舍設施暫住?」「果到根本唔係人住!」嘉文表示露宿者之家建在垃圾站之上,惡臭非常,而且裡面環境惡劣,蟲患問題嚴重,因此不願入住。談到臨時避寒中心,嘉文指避寒中心的床單和被鋪長期使用而不清理,「有啲露宿者吸完毒之後仲要將針筒留係床單上面。」衛生環境不佳,如無需要,嘉文亦不會去。「訓街仲好!」露宿者對自己的「家」也有所要求。

有限的支援

現時有不同的社福機構或義工團隊定期探訪露宿者,亦會派飯盒、送棉被等禦寒衣物予他們,但露宿者則認為幫助不大。嘉文:「朝早我都會接下社區中心介紹既散工做下,個人物品都要帶曬返工,棉被太大太重根本就帶唔到返工,所以一般都會掉左佢,棉被只可以用一晚。」「雖然教會會定時派飯盒俾露宿者,但幫得一時,唔幫得一世。」問嘉文最大的心願,「希望可以盡快住到公屋,但政府的政策漏洞多,都唔知幾時先輪到我。」這是很多露宿者的心聲,他們的心願何時才能達成?

還我一個「家」

在對岸的深水埗,已封閉的天橋一向是露宿者所居住的地方,而上面正住了一對父女。據他們的親述,他們露宿的原因其實是基於政府的政策不當。舊區重建是其中一種促進社區繁榮的方法,但對於受重建影響的住戶,政府的支援確實不足。那對父女表示自己本身居住在一棟唐樓,由於受到重建的政策影響而被迫搬走。原本政府部門同意分配公屋給他們,可是到最後卻不了了之,導致他們無家可歸。亦因為沒有穩定住所而提供不了住址證明,使他們無法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只能依靠拾荒或工資不穩定的散工為生,卻因為收入低微,無法支付板間房的房租而被迫露宿街頭。「我只係希望政府可以遵守承諾。」
其實露宿者純粹因為貧困而露宿嗎?露宿者要餐風飲露,當中的原因比我們想像中的更為複雜。雖然我未必能幫助他們尋「家」,但至少我們不應歧視他們。而政府亦可以加緊改善房屋政策,不應紙上談兵,令不同階層的市民也有安居樂業的權利。

評語:

同學成功帶出無家者的立體面貌,包括他們生活的日常和對現行政策的無奈,從而帶出無家者面對的困境。整篇結構嚴謹清晰,佳作。唯需留意有少量手誤,若能減少個人的評價 (如「露宿街頭並不是什麼風光之事」,「雖然我未必能幫助他們尋「家」,但至少我們不應歧視他們」),以及減少不必要字句,將可更上一層樓。

作者簡介


周月婷
我是周月婷,來自順利天主教中學,是一名中六學生。身為世界公民,我們應該不平則鳴,為各人被忽略的權利發聲。本人希望利用筆墨,真實描繪出世界各地人權的狀況,喚起市民對人權議題的關注。


翁慧詩
我是翁慧詩,保祿六世書院的中六學生。不甘平凡,好打不平,立志為不公平或不公義的事發聲。在此計劃中,我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一份綿力以喚醒身邊的同學及青少年更了解現今世界各地的人權狀況或議題,雖然憑一己之力未必能帶來大的改變,但集腋成裘,總能夠改變世界的。


倫邦稀
我作為一個學生,我有義務了解現今社會的實況。我參加青年人權記者計劃是希望籍此計劃所學會的人權角度,套用在對社會的觀察上。我期望透過各種題材的報導引起讀者對人權問題的關注,令社會正視這些人權議題。

黃嘉敏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