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後的辛酸

 

背後的辛酸

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多國文化的融合才能成就這個多姿多彩的香港,但普遍香港人對南亞裔人士都劃上「犯罪率高」的標籤,對他們已經有初步的偏見,在街上看見他們甚至會避開他們,在2016年,南亞裔人士偷渡的數字不斷上升,大多數以難民身份留港,導致南亞人士在香港形象每況愈下,歧視問題十分顯著。

受訪者Angel,一名來自孟加拉的南亞裔人士,已經在香港生活了兩年,初初來到香港自然有很多的不適應,找工作時往往受到挫折,遇到不少的困難,因孟加拉的文化和香港截然不同,飲食習慣、衣著等都有不一,他們習慣抓食,不是每個雇主都能接受,他們唯有一步一步地學習用筷子,努力地融入香港的生活。不但但是Angel,香港還有許多更嚴峻的例子,雇主可能因南亞裔人士不懂得中文而拒絕聘用他們,又或者利用他們不明白中文字,而擠壓他們,給予不公平的對待。

除了在工作上遇到困難之外,Angel亦提到她初來香港的時候,由於衣著打扮的不同,走在街上曾受到途人奇異的目光。對此,Angel並沒有討厭香港人,反觀她一直認為香港人並沒有歧視少數民族,上述的行為亦只是出於好奇心,所以她根本不會介意。由此可見,她對香港人的看法和第一印象都是抱著正面、樂觀的態度,同時認為香港根本不存在種族歧視問題,各個民族之間的摩擦是無可避免的,無須小題大作。試問一個幫香港人說盡好話的外族人士,我們為何如此心胸狹窄,不能接納他們呢?

香港人接受了高等教育,理應擁有較開放的思想,懂得包容和接納。然而,假若有人問,香港並不存在歧視嗎?答案卻是否定的。在街道上,香港人對於南亞裔人士往往投向奇異的目光,上至下的掃射,不論是甚麼人都會感到不舒服,而他們每天都在承受這樣的目光。犯罪率這個名詞更被香港人和南亞裔人士劃上了等號,不禮貌不尊重的態度是香港人對待南亞裔人士的特徵。可是,南亞裔人士和香港人本是同等的,膚色和語言並不應該作為歧視的籍口,學會與不同的人相處是香港人目前最需要做到的事,而不是一早就戴上有色眼鏡去審視他人。

人不是應該生而平等嗎?南亞裔人士也是香港的一分子,為何他們得不到公平的待遇?公平的待遇是由法律及市民相輔相成的。現時,香港的種族歧視條例制度上例如條款不夠具體丶罰則太輕丶監管不足丶缺乏約束力丶條款已過時需要修訂等的不完整很大程度上導致了香港人對南亞裔人士的歧視。另一方面,香港政府長時間缺乏投入足夠的資源教育市民對歧視應有的正確觀念使香港市民很主觀地戴上有色眼鏡去審視他人,終使香港市民對南亞裔人士擁有根深蒂固的歧視。

作為本文的結尾,我們希望能如實報吿事件的真相給予大眾,使市民能對南亞裔人士改觀,放下成見,並且不要將對少數南亞裔人士的觀念套用在所有南亞裔人士身上。

評語:

“在2016年,南亞裔人士偷渡的數字不斷上升,大多數以難民身份留港”

數字來源在哪裏?資料是否準確?另外,於首段亦應註明南亞裔的定義。

由於首段提及偷渡,需清楚地講明Angel 以甚麼身份來港,否則讀者會以為同樣是偷渡和以「難民身份」留港。

作為報導,請避免用「我們」及作個人評論。

「香港人接受了高等教育,理應擁有較開放的思想,懂得包容和接納。然而,假若有人問,香港並不存在歧視嗎?答案卻是否定的。」何以見得?有否數據支持?

「在街道上,香港人對於南亞裔人士往往投向奇異的目光,上至下的掃射,不論是甚麼人都會感到不舒服,而他們每天都在承受這樣的目光。」除了這些好像「常見」的例子,有否其他更實質的理據證明香港人歧視?如有否一些個別傳媒用詞或公眾事件,反映香港人的歧視行為?

「香港的種族歧視條例制度上例如條款不夠具體丶罰則太輕丶監管不足丶缺乏約束力丶條款已過時需要修訂等的不完整很大程度上導致了香港人對南亞裔人士的歧視。」何以見得?能否請教專業人士?或者引條文闡述可以罰則太輕、不夠具體、缺乏約束力?

作者簡介


吳東霖
我是吳東霖,於香港生活了十五年,現就讀藍田聖保祿中學。喜歡文字但不擅長創作,希望以自己的筆尖記下香港發生的大事小事,披露事實的真相,捍衛人權。


劉凱懿
現就讀藍田聖保錄中學,新聞時事與我們息息相關,有很多人需要我們的關心和幫助,希望能以多角度分析時事,了解社會的問題,用文字和照片捍衞人權。


蔡鳳美
我是中四學生蔡鳳美,就讀於張祝珊英文中學。我是一位紅十字會員,除了參加過急救、步操比賽之外,亦參與了有關人道的活動。我平日喜歡彈着吉他唱歌,有時更會自己創作歌曲,此外,我亦喜歡跳舞,我學跳舞已經超過5年。

黃梓峰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