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

 

 

“其實硬係要將男女分類係幾愚蠢嘅事”

性別不是非黑即白

你的性別是什麼?這個問題沒有你想像中那麼簡單,答案也不只是男或女。如何界定男女?觀察?初生嬰兒的性器官分別大多只是分毫米之差。染色體?香港曾經出現過染色體是XXXY 的例子。荷爾蒙?每人體內都有雄性和雌性荷爾蒙,只是濃度和受體的分別;因此一個人可以是荷爾蒙濃度正常但因為受體不足而與結果有偏差。而且此類情況也不是人類獨有,在自然界中更有不少動物是雌雄同體甚至會隨不同因素轉換性別。由此可以得出結論是性別在大自然中沒有一般認為的那麼明顯。

生理性別可以是模糊的,心理性別更加。傳統的性別觀念是二元對立的,但事實上並非完全如此。雌性化與雄性化是獨立的,因此一個人,一個個體可以同時擁有雌性化與雄性化的氣質。而且雖然心理性別是較穩定的一部份人格,穩定不代表完全不可動搖;已婚甚至生育後發現心理性別有變的個案也曾有出現。

平等不代表擁有平等機會

跨性別其實並不只是男變女女變男那麼簡單。一般較爲廣為人知的是transsexual,也就是做了性別重置完全轉換了自己的性別。但在這個轉換之間的還有許許多多的人,例如ladyboy;他們會食雌性荷爾蒙甚至動手術令自己有女性的胸部,但並不會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他們認為自己的身體是最完美的因為同時擁有男性和女性最美麗的部分。

在香港要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前需要經曆兩年的過程,而「真實生命體驗」是他們必須經歷的測驗,在那段時期中他們必須把自己當作他們的認知性別來過日常生活。

例如一個原生性別為男的人,他對自己的認知性別是女,在「真實生命體驗」測驗中他們就需要將自己當作女人來過生活,例如穿裙子、帶假髮等。

然而那段時期正是跨性別人士最難熬的一段日子,生活中會遇到不少尷尬的事情。例如原生性別為男的人,對自己的認知性別為女,她們去外面的公共廁所,則需要使用女性使用的廁所,但是即使她們穿著裙子,但外貌難免會更接近男性,這時候就會免受不了其他人異樣的眼光看待。

而唯一能證明她們的性別只有身份證,但沒有經過測驗是沒有資格更換身份證上面的性別,跨性別人士要經過辛苦的、艱難的測驗才能真正為自己更換認知性別。

而同他們需要向社工求助時,現時香港的社工大部分並沒有接受這方面的培培訓;香港亦沒有專業處理跨性別人士求助的部門。還有當跨性別人士需要入住庇護中心時,中心內亦沒有足夠的設施與協助給予跨性別人士。

種種的困難主要都是來自社會的不了解,無法為跨性別人士提供適當的解決方案和合理的遷就。

 

評語:

行文簡潔有力,爲性別二分和跨性別議題提供了不錯的背景,可是報道部分卻見蒼白無力- 圖中人是受訪者嗎?他是誰?文中爲何沒有他的資料?文中也沒有提及任何受訪者。文中談及跨性別人士在生活中面對的種種難處,是否受訪者的親身經歷?此報道隱去了受訪者,大大減低了内容的感染力,可惜。

作者簡介
曾憲昊

曾憲昊
憤世嫉俗 玩世不恭

 

 

 

 

 

 

黃紀陶

 

黃紀陶
大家好!我叫Emily,是一名中五學生、藝術愛好者、女權主義者。撇除校園生活,我最喜歡的是我的朋友、我的小狗、遠足、閱讀、繪畫,和為自己訂立大大小小的目標 – 而現正努力實踐的是: 學習為關注人權寫作。

 

 

 

14191344_10207126666948213_312730120_o陳伊鎔
大家好!我係Karvis,是一名中五學生,立志投身頹青行列,並熱衷於逗留在自己的comfort zone之中生存,希望自己所寫的隻言片語能為讀者帶來影響。以樂於為人服務但亦需適時偷懶作為人生宗旨。

 

葉彬威葉彬威
我是葉彬威,本人已及志學之年。我是一個移民,於去年初從廣東移民來香港的,我這個人特別喜歡政治,那也是我為什麼會參加這個人權活動的原因,我比較喜歡思考一些關於政治的問題,例如最近的「獨立」「愛國」這些,我很內向,不怎麼喜歡說話,我是屬於那種少說話,多做事的人,或者那也是成熟的標誌吧,謝謝!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