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青少年能夠從不同的渠道接觸時事,而政治的風氣慢慢融入到校園,正如最近中華基督教會銘賢書院的學生發起聯署行動,抗議校方強制補課以及加插閱讀時段。最終利用輿論壓力,事情才得以平息風波。

同時令我們思考現在學生言論自由是否足夠?學校的措施透明度是否足夠?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二項的要求:「締約國應確保有主見能力的兒童有權對影響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項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對兒童的意見應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以適當的看待。」

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黃棣珊紀念中學的通識科老師田方澤表示政治議題爭議是存在,難以禁止學生討論和發表。但田老師認為老師的責任有必要讓學生有一個正確的思維。

根據《教育人員專業守則》第二章六節七條:「當公眾意見分歧時,應教導學生尊重不同的立場和觀點。」現時學生主動關心社會,而且積極參與具爭議性的話題,例如在2012年反國民教育一事上看到不少學生的身影,在2014年9月26日發起中學生罷課,現身聲援雨傘運動。從老師的角度出發,應該對事情表示中立,提醒學生考慮自身安全為先要的條件。

政府面對一些像港獨極具敏感性的議題時,會打壓言論自由封鎖消息,亦禁止學校範圍內嚴禁討論,可見的確與《兒童權利國際公約》所指有所抵觸,言論自由在青少年的權利逐步下降。每年一些的學校也會舉辦問答大會,讓學生發表意見,主張開放民主自由表達的風氣。但事實上,學生擔心被校方秋後算賬,導致不敢表達針對校園措施的問題,所以亦只不過是學校的掩眼法。

但中華傳道會李賢堯紀念中學校長鄧錦明表示建立在知識的基礎上可以理性討論,不過討論之中有憂患,也要考慮避免同學之間產生分裂。而且認為不應把政治帶入學校,應以教育為先。從此可見,校園的環境和學校的立場,也成為同學言論自由的掣肘,失去兒童應有以及被保障參與權和言論自由,在校園的討論空間收窄,亦令同學失去對學校的信心,難以建立對學校歸屬感。

學生會被譽為最高與學校溝通的媒介,擔當著與學校溝通的責任,當往往會成為彼此的夾心。當被推選出來的學生會,兼顧彼此之間的關係,難以向學校作出挑戰,一來恐懼被學校秋後算賬,而且要考慮學校的開放程度,漸漸產生一種無力感。學校不能尊重同學的意見,而且不會有具體的措施針對問題 ,多數只不過是草草了事。

香港的教育方式已經不合時宜,根據《學校公民教育指引》:「為學生提供「全人教育」,一直是政府的目和政策。德育是「全人教育」的重要環節。推行德育的目的是培養學生正確的道德觀念和社會價值觀。」所以只停留在注重培養學生的個人品德以及身心發展的階段,例如日本將投票年齡由二十歲,下調至十八歲,賦予青少年有更多參與權和投票權,也正正貼合了政治和教育的風氣。

評語:

  • 題目搶眼,但若能更點出討論重點則更佳
  • 請注意個別句子是否通順,如「事情才得以平息風波」,要不刪去「事情」,要不刪去「風波」,現在意思有點重覆;另一方面,既用到「風波」字眼,有講到學生政治意識提升,但卻似乎只是輕描淡寫地講出有聯署;而強制補課以及加插閱讀時段似乎亦只是對校政的意見而非與政治有關。可以稍多些筆墨講述該場「風波」,以及與政治有何關係。
  • 不過整體而言文章文句相當通順,而且可見有企圖以言論自由切入,再引伸至港獨等較敏感的議題,如此舖排是個很好的嘗試,但可以更點明如此的舖排,例如可附以小題。
  • 最後一段有點不明所以,「所以只停留在注重培養學生的個人品德以及身心發展的階段」是甚麼意思?是否不足?

作者簡介


王芷瑩
我是王芷瑩,就讀中華傳道會李賢堯紀念中學,中五級生。因在基層家庭中成長,因此特別留意弱勢社群的情況。而近來社會上有許多不公平、不公義、不合理的事的發生,使我明白到傳媒的重要性及其力量。傳媒不僅是向大眾披露事實真相、有監察政府的作用,也讓大眾知道在社會上的一群值得關注、需要協助的人的境況,讓大眾明白在這個社會中還有一群我們經常忽視的人在尋求幫助,並讓大眾認清事實的真相。一支筆,或許很脆弱,卻有力量改變社會。


屈廷謙
大家好!我是中華傳道會李賢堯紀念中學中五學生屈廷謙。人權是我們最基本的權力,希望透過青年人權記者計劃,讓身邊的人更加明白香港當前的人權問題,把筆化作最鋒利的矛,看穿社會的真相。


韋曉桐
我是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黃棣珊紀念中學的學生。大多數的繁華背後都有鮮為人知的一面,香港像一顆璀璨耀眼的寶石,但是像人一樣有不同的性格。看過世界的風景,培養我對時事的觸覺,喚起我對社會的關注,透過是次活動,用我們的筆墨寫出世界的真實。


麥嚞旭
人權對於一位十五歲的青年可能是一個好深奧的字,但對於我來說人權是一個人類基本保障、自由、一種尊重,我希望透過文字令更多人關注人權,將社會上最真實的一面帶給不同人士,讓每一位關心身邊所有人和事。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