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進度較落後的兒童應有額外的幫助嗎?

%e8%a3%9c%e5%ba%95%e7%8f%ad%e9%a0%88%e7%9f%a5補底班與平日課堂似乎相差無幾。

香港有不少學校,為了讓學習速度較慢的學生得到適切的幫助,令他們能夠跟得上其他學生,會舉辦一些課後的補底班,並強制成績較差的學生參加。這些補底班大多針對考試模式,期望能提高學生的成績。

Joyce就讀於某所地區名校,前一次考試成績為約尾四十名內。她是這些被強制參加補底班的學生之一,她參加了英文補底班。

被問到為什麼自己的英文成績欠理想,Joyce似乎自己也不太明白,因為她平日上課和做功課尚算認真,「可能是我平日練習不足?也許是因為我較少閱讀課外書?」

並非不勤力 只是沒能力
「有些學生上課很專心,很用心學習,但總是差點什麼,能力、知識不太足夠,不能跟得上老師的教導。」Ms.Lok負責該學校的補底班事宜。「事實上,每個人的語文能力都有好大差異,學生在課堂上吸收知識的能力,又或語文的發揮程度都有不同,而這些都會影響到他們的成績。所以,我們希望能透過補底班微調學生的能力。」

Joyce的同學Amanda認為,成績較差的學生自信心不足,在課堂上比較被動。「他們比較安靜,害怕回答老師的問題,又不敢發問。可能這是為什麼他們成績較差。」

Ms.Lok指出自信心不足和學習緩慢是一個惡性循環,「學習緩慢可能會打擊同學的自信心,學生會想『為什麼其他同學明白,而我卻不懂?算啦,我不行的了』。於是他們就無心向學,吸收不到知識。」

課堂進度與學生 互相影響

香港新高中課程緊迫,大部份學校都課時不足,補課沒完沒了,實在難以照顧所有學生的需要。Ms.Lok表示教師已經竭盡所能,「這些成績較差的學生有時會跟不上老師的教學速度,但是老師必須照看教學大綱,不能因一兩個學生影響全班進度。但是,如果有一定數量的學生都跟不上,老師就一定會調校教學速度,例如會舉更多事例,直到學生明白,或答到正確答案。」

Amanda認同教師有盡力,「有些時候老師會為了遷就這些學習進度落後的學生,而教得比較慢。」但她也直言這會令小部份教師趕不上教綱,且會令其他學生感到無聊。

「拔尖補底」不等於「因材施教」

雖然校方在要求學生參加補底班時有進行篩選,會要求科任老師核對名單,但Joyce這樣評價她去年的英文老師:「她很嚴厲,經常擔憂學生跟不到大家的進度,於是便把我們全部都扔到補底班。」

Joyce形容補底班的情況:「老師會派練習給學生,要我們自己完成。之後老師會講答案,還會解釋一些較難的單詞。他解釋得都算是詳細,但他整天說我們成績很差,有點令人心靈受傷。」

「他經常把最基礎的知識重新說一次,但我們的程度也未至於那麼低,不需要再聽那麼多次,所以我覺得補底班有些時候真的浪費了許多時間。」她抱怨補底班未能照顧到學生的需要,「而且它的時間過長,我們根本無法專注,大家都在聊天,不是很認真。」

好心做壞事?

「其實舉辦補底班對學校本身沒什麼好處。但只要它能幫助到同學,就是對學校好,學校就應該做。」Ms.Lok說。

「但補底班的課程和平日課堂上的不一致,不太貼切,所以其實沒什麼用。我的成績也沒有因為補底班而提高。」Joyce埋怨道。「要是能選擇,我當然不會參加補底班。如果我能夠把那些時間用作自己溫習,專注於自己不明白的部份,能夠有人幫助解答我的疑問,會比上補底班聽人從頭講課好。」

「我認為補底班是有必要的,因為學習進度落後的學生難以明白課程,打好基礎可能對他們是一件好事。」Amanda評論,「但在家中預習,或有什麼問題就問老師,就可能改善到他們的情況。」

資源不足 無可奈何

Ms.Lok坦白資金不足令尋找補習老師變得困難。「校方沒法提供一個誘人的薪金,而且時間亦要互相遷就。補習老師都是我們的舊生。」

儘管學校不希望放棄任何一個學生,想為所有學生提供協助,但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校方能為學生做的始於有限。學校難免無法提供學生真正所需要的援助。

評語

受訪者的選擇非常之好;由接受補底班同學、老師、其他同學三個不同角度探討補底班的問題;更配以小題目,清晰地由一般課堂對成績較差同學的支援,以至補底班出現的問題,以不同持份者角度循序漸進地探討;結構清晰,文筆流暢,值得嘉許。

作者簡介


周月婷
我是周月婷,來自順利天主教中學,是一名中六學生。身為世界公民,我們應該不平則鳴,為各人被忽略的權利發聲。本人希望利用筆墨,真實描繪出世界各地人權的狀況,喚起市民對人權議題的關注。


翁慧詩
我是翁慧詩,保祿六世書院的中六學生。不甘平凡,好打不平,立志為不公平或不公義的事發聲。在此計劃中,我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一份綿力以喚醒身邊的同學及青少年更了解現今世界各地的人權狀況或議題,雖然憑一己之力未必能帶來大的改變,但集腋成裘,總能夠改變世界的。


倫邦稀
我作為一個學生,我有義務了解現今社會的實況。我參加青年人權記者計劃是希望籍此計劃所學會的人權角度,套用在對社會的觀察上。我期望透過各種題材的報導引起讀者對人權問題的關注,令社會正視這些人權議題。

黃嘉敏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