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由匈牙利前往德國的敘利亞難民

準備由匈牙利前往德國的敘利亞難民

到目前為止,超過400萬名來自敘利亞的難民逃難到了世界各地,令越來越多國家的政府和人民開始正視這個問題。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四條,人人有權在其他國家尋求和享受庇護以避免受到逼害。

 

首先,不要誤會他們

我們訪問了一位曾經接觸過難民案件的社工(梁姑娘),她負責整個服務計劃的其中一環,主要是為尋求庇護者提供心理輔導。她表示難民在香港的生活十分惡劣,某些市民口中的「攞着數」的情況其實並不普遍:「沒錯香港是有一部分的尋求庇護者有著不太正當的動機,但我希望大家不要以偏概全。在大家沒有真正深入了解他們之前,妄下判斷會對有真正需要的人造成很大的傷害。」

 

被歧視,被嫌棄,你願意嗎?

「其實我也很想希望他們能來親自說說自己的經歷和生活情況,但他們表示他們不想接受訪問。」梁姑娘也提到了香港現在除了是對尋求庇護者的待遇安排方面令他們的生活很吃力外,社會上的種種輿論更是對他們很不公平,令他們對其他人很抗拒。「有的人會覺得,他們來香港是在哀求香港接受,更甚的是收留他們,所以他們就不需要得到尊重。但我想說,這個想法完全是錯誤。將心比心,你會希望在你潦倒的時候,其他人不但不幫助你,還用歧視的目光看你嗎?」

 

既然不想讓他們得到好處,為何不讓他們工作?

梁姑娘對於「政府應否賦予尋求庇護者在港工作的權利」這個問題,她覺得政府也要做一定的審查:「當然我們要避免有著不正當動機的人得到這些完全不應該屬於他的工作機會。但是在我看來,我完全不明白為甚麼政府的批核程序會花這麼長的時間。如果尋求庇護者的數量真的是政府部門無法迅速處理的話,我建議政府可以先做一個簡單的審查,看看那些人是否擁有留在香港的條件。比如說,他們是真的因為自己的地方發生戰爭,又或者其他合理的理由,就發一張暫時的居港和工作許可證。」她在其後也不斷在強調,大部分的尋求庇護者都是希望能自食其力,不依靠他國政府,可以自己工作養活自己和家人。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太多人誤解了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大家可以想想,會有人為了拿少許利益或一點好處而離開自己原本屬於的地方嗎?他們原來的生活就跟你和我差不多,一樣是如此的富足。無奈戰爭和其他原因將他們逼走了,我們要做的,不是以有色眼鏡看他們,而是包容、接納、將心比心。」

(圖片來源:http://wonder4.co/2015/09/%E7%85%A7%E7%89%87%E8%83%8C%E5%BE%8C%E7%9A%84%E6%95%85%E4%BA%8B-%E6%95%98%E5%88%A9%E4%BA%9E%E9%9B%A3%E6%B0%91%E7%84%A1%E8%81%B2%E7%9A%84%E5%90%B6%E5%96%8A%EF%BC%8C%E4%BD%A0%E8%81%BD%E8%A6%8B/

 

評語:

  • 文章結構完整,能慢慢引導讀者進行更深入思考 – 由坊間「攞著數」的迷思,到難民的困境;唯引子講敍利亞難民,與香港的難民需更多一重的導入 (如花少許筆墨介紹香港難民的背景,因在港難民較少來自敍利亞)
  • 建議同學採用一張與報導內容更有關的圖片(由匈牙利去德國的難民與在港尋求庇護者關聯不大)。
  • 梁姑娘的訪問能帶出在港尋求庇護者面對的困境與他們的無奈。如能更具體地點出政策對難民權利保障的不足 (如實質金額),以及更深入分析政策的不足
  • 如梁姑娘能公開其機構名,則更有說服力

 

作者簡介


余杏慈
我是余杏慈,於嘉諾撒聖家書院就讀中四。我希望透過對人權議題的興趣去採訪及報道一些被公眾忽視的資訊,為弱勢發聲,爭取權益。 此外,我也希望從專業的新聞採訪及報道訓練,學習以客觀的角度報道新聞,向成為記者的理想邁進一步。


袁展柔
我叫袁展柔,我是個女生,我討厭胭脂水粉,我最喜歡的玩意兒是魔方。我最大的興趣是吃飯和睡覺,我也很喜歡寫作和玩音樂。長大後我希望成為小思老師筆下的植樹者,在沙漠跟綠洲的交界,見證一個又一個香港人的奮鬥故事。

原樺豐

你好,我叫鄭欣如。欣是欣欣向榮,如是如意,或是受名字影響,我也是個蠻有朝气的人。雖然我對人權的認知完全不足,說話技巧也满是缺陷,但既然参加了此活動,就應努力做好,不该懷着玩味的心態。望能不負所望,謝謝。

鄭欣如

你好,我叫鄭欣如。欣是欣欣向榮,如是如意,或是受名字影響,我也是個蠻有朝气的人。雖然我對人權的認知完全不足,說話技巧也满是缺陷,但既然参加了此活動,就應努力做好,不该懷着玩味的心態。望能不負所望,謝謝。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