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香港社會上曾討論假難民這個問題如火如荼,假難民原指一些因經濟考慮,並不是某種不可抗的原因而遷居和放棄國藉的人,例如戰爭、天災等。在政府對關於難民的公民教肓不足下,假難民的定義漸變模糊,尋求庇護者不幸被誤為假難民的一份子,他們是一群滯留於香港申請政治庇護、酷刑聲請、受不人道待遇等,並等待審批的難民。長時間的審查時間,令真正有需要的他們滯留無期,每天只是依靠不能應付基本日常所需的援助金度日,生活素質與來港前並無分別。

 

身份混亂,無人認同

尋求庇護者在申請至審批期間,政府並不承認他們為香港居民,因而他們不能享有政府給予合法香港居民的福利,例如急症室診金資肋。此外,他們在這段時間不能在港工作,只能依靠每日發放的津貼。同時,由於申請尚沒有結果,他們難民的身份未被認同。簡單來說,他們在香港並沒有任何身份。

 

生活環境惡劣,身心受創

尋求庇護者在港期間,他們只靠政府津貼度日,大多數居住於環境惡劣的「板間房」。受訪者K先生表示居住於深水埗的劏房,與家人於屈居於不百足百呎的劏房,房間內只足夠放置一張雙層床,並要沒有任何多餘活動空間,子女每天屈膝於床上做功課,日常梳洗於公廁進行,煮食爐具亦要與其他租客共用,K先生擔心劏房所產的衛生問題,會導致家人的健康受損,他多次向業主反映,但因言語和租約為由拒絕受理。

 

身份消失於世上,生活受規限

K先生與他人不同,他以庇護者身份者留港,並不能享受政府褔利,如到公立醫院求醫,診金比本地人貴9.9倍,他表示並不會胡亂到醫院求診,如確診傷風、肚痛、感冒等等待自然康復,甚至不會到藥房配藥,K先生表坦白每月以千元政府津貼生活,並不能支撐家庭開支,但又不能在港工作,因為身份消失於世上,無人認同,否則被視為「黑工」。

 

子女失去愉快的童年

K先生的子女在校園內並不能享受的「非一般」的校園生活,小息時只能望著操場,同學在四處奔走,他們嘗試找出孤獨的原因,但因言語和文化差異不同而令到受人抗拒,K先生的子女珍惜學習中文的機會,但學校的配套未能令他們學以致用,難以運用於日常。在於學後同學有機會學習話課外活動,雖然他們已申請關愛課外津貼,但校方所提供的課程是超出負擔,令子女失去學習的機會,未能大開眼界,成為他子女的遺憾。

 

 

入境處「拖字訣」,身份不見天日

K先生因家園受內戰所困擾,五年前由敘利亞來港,但在這五年期間每天抱著惶恐的心情留港,他渴望得到重生,但五年間入境處未能審批他的難身份,K先生炮轟入境處的審批時間長,阻礙重生,他稱渴望能在港工作交稅,子女擁有愉快的童年,與本地人無疑。

 

評語:

  • 建議可先介紹K先生的背景,再探討他在港生活的情況,否則會顯得頗突兀
  • 另外,同學引用K先生的說話,帶出尋求庇護者在港面對的困難,卻未能引伸出對相關政策的討論,實屬可惜
  • 同學亦應避免作無根據的評論,如「(難民)生活素質與來港前並無分別」
  • 不過行文流暢,對K先生的訪問亦相當全面;如能額外補充上述資料,則會更為豐富。

 

 

作者簡介


王芷瑩
我是王芷瑩,就讀中華傳道會李賢堯紀念中學,中五級生。因在基層家庭中成長,因此特別留意弱勢社群的情況。而近來社會上有許多不公平、不公義、不合理的事的發生,使我明白到傳媒的重要性及其力量。傳媒不僅是向大眾披露事實真相、有監察政府的作用,也讓大眾知道在社會上的一群值得關注、需要協助的人的境況,讓大眾明白在這個社會中還有一群我們經常忽視的人在尋求幫助,並讓大眾認清事實的真相。一支筆,或許很脆弱,卻有力量改變社會。


屈廷謙
大家好!我是中華傳道會李賢堯紀念中學中五學生屈廷謙。人權是我們最基本的權力,希望透過青年人權記者計劃,讓身邊的人更加明白香港當前的人權問題,把筆化作最鋒利的矛,看穿社會的真相。


韋曉桐
我是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黃棣珊紀念中學的學生。大多數的繁華背後都有鮮為人知的一面,香港像一顆璀璨耀眼的寶石,但是像人一樣有不同的性格。看過世界的風景,培養我對時事的觸覺,喚起我對社會的關注,透過是次活動,用我們的筆墨寫出世界的真實。


麥嚞旭
人權對於一位十五歲的青年可能是一個好深奧的字,但對於我來說人權是一個人類基本保障、自由、一種尊重,我希望透過文字令更多人關注人權,將社會上最真實的一面帶給不同人士,讓每一位關心身邊所有人和事。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