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j_%e9%9b%a3%e6%b0%91

生於香港,這個享有自由、和平的都市,我們難以想法每天擔驚受怕,怕自己的生命在下一秒就跟流水一樣逝去的生活。而香港則存在一群原來是這樣的人,他們千方百計來到這裡,轉換身份成為了「難民」,生活跟他們原來的國家相比,的確好了。可是,他們在港能夠擁有應有的生活素質嗎?

 

難民也有權

根據1951年所簽訂的《難民地位公約》,難民是指具有正當理由而畏懼會因為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的成員身分或政治見解的原因,受到迫害,因而居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不能或,由於其畏懼,不願接受其本國保護的任何人。而他們能夠有法律上地位、司法地位、提供身分證件、接受正當法律程序審判的權利、財產權、有償工作權、結社權利、遷徙自由,福利救助例如:居住權、與締約國本國人民同等的公共救濟與援助、房屋優遇等。但是,這些大部分都沒有出現於我們的國際大都會。1951年所簽訂的《難民地位公約》至今仍未適用於香港,意味香港實質沒有責任對難民負責,為他們提供公約所提及的權利。當然,香港並不會將這群難民置之不理,香港會為難民提供所謂的生活津貼,但在其他生活的層面上諸加限制,如沒有工作權利、沒有教育權利等,這跟公約內所捷及的大相逕庭,同時為難民的生活帶來問題。

 

政府對難支援有效嗎?

香港沒有一套明確的難民收容政策,只有少許的緩助政策,如上述提及的生活津貼,但所謂的津貼,只是食物銀行1200元的禮券和1500元的租屋緩助金,而這1500元更不是交給難民,而是房屋的業主。可是,香港價物騰貴,1500元連劏房、籠屋等環境惡劣的居住空間都租不上,何談租借到房屋?所謂的支援、津貼根本不足以應付正常需要。另外,政府提供的1200元的禮券同樣不能讓難民應付日常開支。於香港協助難民的機構-九龍佑寧堂的事工統籌陳嘉指出,此1200元的禮券,根本不夠日常消費。就算難民努力節衣縮食,1200元的禮券足夠應付一個月的食物開支,也無法解決生活上的其他問題。一個正常人的生活不是只有進食,還要洗澡、個人護理如理髮、刷牙,女士還有月經的問題等,這些問題所需的物品都不能以食物禮券買得到,教他們如何是好?同時,政府限制難民沒有工作權利,就代表他們每月只能用政府提供的所謂資助。因為沒有收入,陳嘉指有難民會節衣縮食,但這也導致他們有健康問題或小孩發育不良的情況,在生活上沒有基本的素質,根本難以生存。而這些問題只是整體的一小撮,毛都不如。

 

我不想被殺才逃來香港,卻在這裏以另一種形式死去

難民非但要面對生活實質的困難,更要面對各方面為他們帶來的各種心理壓力。陳嘉在訪問中也指出,很多時候,難民不想面對自己的身份,因為社會上總有人會以有色眼鏡看他們,例如地產經理會不願為他們服務,容易令他們產生負面情緒。而難民Sajida(化名)在訪問中指出,「因為沒有工作權利,我們每天都無所事事,很苦悶。我從朋友知道他們會做黑工,但我沒膽,我只能每天在想、想和想。」而另外一位難民Ayodele(化名)也在訪問中指出:「教會裏的香港朋友告訴我,香港人都很憎恨難民,但我真的沒有做過壞事,我只是不想被殺才來到香港。」

 

Ayodele說,他來港申請免遣返聲請,一心以為拿到難民資格就可以活下去,想不到:「我不想死,所以離開自己的國家,但結果我卻在這裏(香港)以另一種形式死去……」

 

 

資料來源:

  1. (香港人權聯委會、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及 Voices of the Rights of Asylum Seekers and Refugees 就香港特別行政區參照《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呈交報告而向民政事務委員會提交的關於難民權利的意見書)
  2. 難民調查:「我不想被殺才逃來香港,卻在這裏以另一種形式死去」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523-hongkong-refugee/
  3. 《難民地位公約》

 

評語

  • 香港沒有簽署《1951難民地位公約》,但因為有簽署《酷刑公約》,所以仍然有甄別機制,決定哪些人是因為在原生國面對遭受酷刑的危險,所以即使違反了逗留條件也不能被遣返。因此,香港並非 “沒有一套明確的難民收容政策”,而是1.沒有跟上國際人權標準,確定難民權利;及2沒有一套完善及尊重人權的難民甄別制度。
  • 講解香港難民援助仔細,如果能多加筆墨在難民為何需要尋求庇護,會更立體的呈現難民面對的困境。
  • 結構非常完整的報導;以香港背景帶讀者對難民議題進行思考,再探討不同公約在香港實行狀況 (當然有關事實上需更深入和小心的資料搜集);然後仔細的描寫不同難民面對生活的困難,再以難民的感想作結。沒有多加個人意見,而是引述不同的事實和訪問,非常接近一篇「報導」,行文亦流暢,值得嘉許。

 

作者簡介


梁俊仁
大家好,我是來自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的梁俊仁。讓我想參與本計劃的原因,正是記者一詞。因為我一向對此方面也較有興趣。同時,本計劃是以人權為主題,我們一直都對這個詞語略有所聞,卻從未嘗試深入了解它。因此,我選擇參加本計劃,對這兩方面作更深層的認識。

林俊彦
林俊彥
我是林俊彦,一名香港人,土生土長。 受香港獨有的文化所熏陶,其中以廣東話和繁體字成為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環。 兩項都是令香港社會正常運作的齒輪,但最近社會出現許多衝擊,運作上出現阻滯,皆因人權問題在港漸漸泛起,公民題名、同志平權等等的議題仍未解決。 寄望能透過青年人權記者計劃探討更多人權議題,望能貫穿以筆為弓,以墨為箭的概念,而寫人權新聞令各社會人士關注。

梁駿傑
梁駿傑
大家好!我是梁駿傑。來自粉嶺禮賢會中學。參加這次活動的目的是想學習在課堂以外學習不到的知識。青年人權記者正是這次機會正正讓我想參加這次計劃的目的。


羅儀
我叫羅儀
我的血型是A型
我的興趣是玩電話
我也喜歡看電視,尤其是動畫片,我指的是播给小朋友看的那種,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看不明白動漫和漫晝
我的夢想是當老師,可是自己功課不好,怕會誤人子弟!
我很害羞内向,去麥當勞的時候,希望點完餐馬上就走人,平時見到陌生人也不好意思。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