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7039ccddb4134d5e5e295c7daecc7b

我們身處香港,戰爭都離我們很遙遠。然而近月經過連接中環碼頭的行人天橋,你會發現那裏有多名來港尋求庇護的難民要求當局改善現時的難民政策,並提高資助金額。難民在港的支援足夠嗎?他們的生活如何?

漫長的等待

每年約有一萬名因種族、信仰、政治迫害等原因逃到香港的尋求庇護者。[1]截至2013年,香港共有126名登記難民。截至2014年二月底,尚待入境事務處審核難民身分的申請,仍有2,501宗。[2]現時只有120名入境事務主任負責審核過萬宗難民申請個案,每月均有新增個案下,由於處理個案程序冗長、不少時間花在安排律師及翻譯員,由於工作效率低,導致等候時間、未受保護的時間變長。

既是難民,亦是露宿者

在香港,普遍難民是成年人,與一般人無異,但他們所缺乏的,就是一個自力更生的機會。Jimmy是一個露宿於油尖旺區一帶的難民,他四肢健全,理應可以以自己的能力謀生,但就是因為他是難民,又不懂說廣東話,令他沒有辦法在香港找到穩定的工作。他指出現時政府每月給予的金錢援助不足,如沒有社工推薦散工幫補生活費,生活會更加艱難。「每月剩下的錢不足夠租房子,所以我只能成為露宿者,在天橋底建屋生活。」

Jimmy 原本住在油麻地警署附近的天橋底露宿,近月渡船街天橋底地政署及民政署張貼告,下令該處的露宿者於8月26日或之前離開,緩衝期為兩個月,Jimmy因此被迫另尋覓地方露宿。這是自2010年起第7次清場,「我不知道可以到哪露宿。」Jimmy 最近幾個月前在社工協助下重新補辦回身份證,現時正嘗試申請住宿。

理想與現實

聯合國於1951年通過的《難民地位公約》,訂明了難民應有有薪工作權和福利救助等權利,而福利救助包括居住權、公共救濟與援助、房屋優遇等。[3] 但是,公約至今尚未適用於香港,尋求庇護者在港的待遇因此不受到保障。香港政府每月只提供1200元的食物券及1500元的租金補貼予尋求庇護者,[4]但在香港這個寸金尺土的地方,1500元難以租到居所,而尋求庇護者又不能工作,所以與其他尋求庇護者租住一個單位,居住環境極度惡劣。1200元的食物券,意味着他們每月只能用40元解決一日三餐。而食物券卻只能用在百佳等連鎖超級市場。加上這類連鎖超級市場無法讓信仰伊斯蘭教的尋求庇護者購買清真食物,使他們只好違背自己的教理。

 

參考資料: 

1 「難民聯會紮營『佔中』」,《星島日報》,2014年4月13日。

2  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142

3 http://www.un.org/chinese/hr/issue/docs/82.PDF

4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panels/ws/papers/ws0722cb2-1630-1-c.pdf

 

評語:

  • 同學引用了國際組織和本地政府機關的資料,有列明出處,值得嘉許。但亦請同學小心別作沒有任何根據的評論或定論,如:“由於處理個案程序冗長、不少時間花在安排律師及翻譯員,由於工作效率低,導致等候時間、未受保護的時間變長”。建議可訪問專家,或引用專家或團體的意見。
  • 在港尋求庇護者不能工作,就算確認難民身份者,一般都不能在港工作,除了極少數個案;Jimmy 是否極少數個案之一?值得深入去問他背後的原因。
  • 另外,結尾也略見突兀。報導提出了他們的境況,然後呢?如能引用一些學者或專家在這方面提出的一些政策建議,會令報導更完整。

 

 

作者簡介


周月婷
我是周月婷,來自順利天主教中學,是一名中六學生。身為世界公民,我們應該不平則鳴,為各人被忽略的權利發聲。本人希望利用筆墨,真實描繪出世界各地人權的狀況,喚起市民對人權議題的關注。


翁慧詩
我是翁慧詩,保祿六世書院的中六學生。不甘平凡,好打不平,立志為不公平或不公義的事發聲。在此計劃中,我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一份綿力以喚醒身邊的同學及青少年更了解現今世界各地的人權狀況或議題,雖然憑一己之力未必能帶來大的改變,但集腋成裘,總能夠改變世界的。


倫邦稀
我作為一個學生,我有義務了解現今社會的實況。我參加青年人權記者計劃是希望籍此計劃所學會的人權角度,套用在對社會的觀察上。我期望透過各種題材的報導引起讀者對人權問題的關注,令社會正視這些人權議題。

黃嘉敏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