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f%97%e8%a8%aa%e8%80%85-%e9%99%b3%e5%98%89%e5%85%88%e7%94%9f

近年,中東與非洲國家戰火連連,當地人被迫逃離,每天就有數以萬計的民眾為了躲避戰役而離開家園,踏上無目的地的旅程,亦因此使難民問題迫切,令全球不得不關注。根據聯合國難民署最新數字,全球有超過5,000萬人遭受迫害、戰亂或暴力流離失所,而當中只有1,670萬被確認為難民。
而香港亦同樣存在難民問題,為身份而漫長的等待使難民感到無助。幸好的是,少部份的他們還可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和關懷,為他們立下少許的安心。

成為難民可有種種原因

九龍佑寧堂事工統籌陳嘉表示難民逃難原因其實有很多,而且不只是因為地方戰亂或政局動蕩等政治問題使他們要無奈逃難。當中有一位巴基斯坦藉難民,因信奉了回教內的其中一個小支派,但與當地一部穆斯林有異,因而受到追殺,被迫逃難至香港。當時他是一名賣米的商人,而且擁有頗佳的財力。但仍然是被部份穆斯林追殺,可見在當地不管身份和社會地位多高,亦會有成為難民的危機。
雖然自他逃離至港後生命危險得以平息,可惜因兩地文化及經濟有異,他的儲蓄本可在巴基斯坦養活一家人十多年,卻只能在物價昂貴的香港用兩至三年,使他對未來的日子感到徬徨。

 

難民面對問題–文化差異

難民在本港難免會遇到許多生活上的困難,如居住環境和日常飲食等,但文化差異對他們來說也很困擾。難民來自不同國家,有的是南亞裔,自然會有不同的飲食習慣,香港的飲食未必符合他們的口味,使其難以嚥下。他們一時難適應新事物,有些更基於家教問題而不吃豬肉和蘿蔔糕。

至於社交方面,當面對本地人搭話,他們會感到害怕,以為是有企圖去接近。此外,他們有着不同的文化,如埃及和中東人不愛排隊,有些來自非洲的難民, 他們當地的溫度和本港相差頗大,天氣的變化令他們更加難以適應,種種問題因此造成他們日常生活中的不便之處。

 

政府的支援與保障  足夠? 不足夠?

據陳嘉先生所述以及在網上的再三核實,香港政府是有向難民提供資源以支援他們的生活以及保障他們一定的權利。難民現時每人每個月最多有總共$3400的津貼,當中有$1200是食物津貼、$1500是住屋津貼、$300是日常用品津貼以及$200-400交通津貼。

另外,香港簽署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不但保障了港人,還有來港尋求庇護的外國人的人權, 該公約主要防止公職人員對民眾施行肉體或精神上的傷害,同時政府亦有責任避免有酷刑及其他不人道對待發生。而根據公約,政府不能阻止難民來港尋求庇護,亦不能在知悉其回國會有危險時把難他們遣返回國。
在香港,難民雖然是一個特殊身份,但亦有與香港人相似的權利,如難民小朋友有受教育權利、學費和書簿津貼、難民有醫療保證、人身安全的司法保障等。陳嘉先生坦言現時香港助難民的措施的確是比十年前好,但貼合現時香港狀況,支援和保障是否足夠則是見仁見智了。

 

難民除了政府之外可得到的支援

除了政府的津貼,被問到難民還可以得到什麼的援助時,受訪者則說是就難民本身有多勇敢而定。陳舉出一個事例,一個有四個小孩的難民家庭在機構中認識了一群香港朋友,那些朋友便在他們有困難時給予援助,亦都在假期中帶他們遊覽香港。除此之外,一些非政府機構亦會給予相關幫助,例如基督教勵行會會為難民提供膳食,一個位於屯門的機構名為Cross Road亦會為有需要人士提供一些傢俬或電器。

在市民自身方面,陳則認為市民應放下歧視令難民的生活可以順利一點,亦都應該主動關心有需要的人士,透過不同的途徑,例如捐助物資給相關機構,或者做義工,讓他們更了解香港這個城市,進一步適應生活。

 

評語

  • 請同學在引用數據時列明出處(例如全球難民數字)。
  • 文章結構略見跳跃;先講到難民的生活面對的資源問題 (很快用盡積蓄) ,然後轉到文化差異,不過之後又講到政府的支援 (有關生活資源),令讀者較難跟從.;另外, 同學花了不少篇幅討論現時香港難民甄別制度和援助的不足之處,卻以受訪者一句“支援和保障是否足夠則是見仁見智了“ 作結,略見突兀。另外,同學亦應考慮篇幅有限,文末對政策以外的難民支援討論也見零碎。建議同學重點報導難民政策對在港尋求庇護者的保障,會更見全面和完整。
  • 對於訪問的內容取捨得宜,將最能吸引讀者的部份報導出;若能改善上述呈視技巧,則效果更佳。

作者簡介


陳倩亭
我是陳倩亭,來自迦密主恩中學-中四級。
我喜歡留意身邊的事物,所以會經常留意時事新聞,因此我參加此計劃,希望可以了解更多平時在課堂或普通新聞報道未能知道的事情。


邵凱欣
中五學生,希望透過這次計劃能夠充實自己,培養對時事觸覺,不僅對香港甚至對外國的各方面社會狀況亦都希望有更多的了解,為未來作準備。


余碧清
我是來自荃灣區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的余碧清,今年升中五,選修的科目包括地理,生物和M1,喜好是追劇和跳舞。今個暑假經由老師推介,參加了是次青年人權記者計劃,希望可以從中學會怎樣做報導採訪,以及希望自己的中文和通識水平得到提升。

楊凌鈞
中四學生,就讀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
自2012年的國民教育事件,我開始關心香港的社會時事,眼見香港社會問題陸續浮現,不符合公義的事情亦屢屢出現,我們原來所擁有的權利亦彷彿逐漸被奪去,甚至,「人權」成為了敏感的議題。
我願能以筆墨令更多人能「醒覺」,喚起他們對公義、對人權的關注。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