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的僱傭

在家的僱傭

 

2014年1月,印傭Erwiana受虐事件曝光。她在港8個月工作期間,多次遭僱主用衣架、木棍毆打,更用熱水燙身,睡眠及進食嚴重不足,同時又欠薪和只給她一件衣服及100元港幣將她送回鄉,人身安全和自由完全不受保障。當時此事引起很大迴響,許多網民對事件非常憤慨,認為涉事僱主毫無人性,也令香港蒙羞希望可為她討回公道。當中要討回的公道,非單指要令事件中的涉事僱主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更是指外傭在港的公民權利。

 

框內的權利

香港作為《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稱公政約)的締約國,理應履行職責,確保境內的人民能受到保障。《公政約》中也提到,這些權利源於人身的固有尊嚴。可是從上述一事當中好像深切反映出,香港有一群人未能受其保障。制定人們能夠擁有這些權利正正是想用框框保護人們,但在港外傭似乎被排除在外。被毆打、被熱水燙身等虐待的行為完全抵觸了《公政約》中的第六條和第七條:「人人有固有的生命權。這個權利應受法律保護。不得任意剝奪任何人的生命。」以及「任何人均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特別是對任何人均不得未經其自由同意而施以醫藥或科學試驗。」可見香港在外傭公民權利監管力度不足,才導致人們對外傭作出此惡劣的對待,終釀成Erwiana受虐事件。

 

除了外傭在港的人身安全,外傭在港的薪酬和工作上的情況也未受保障。無論從制度上還是事實上,都冷酷地將這個現實告諸於港傭。Erwiana事件中,其傭主不但對她作出肉體上的損害,而且有金錢上的虧欠。該傭主沒有向她支付薪金,又只給她一件衣服及100元港幣將她送回鄉,行為什是過份,可見她們在港的保障實在少之又少。而在制度上,現時外傭最低薪金為4310元,可是外傭都是居住於傭主家中,意味住她們基本上要24小時候命,連休息的時間都被剝奪。若計算她們每天工作8小時,而每月有30日,時薪僅有約18元,跟香港時下的最低時薪32.5元相比,相距甚遠。

 

可是,香港作為作為《公政約》及國際勞工公約第97號《就業移民公約》的締約方,香港政府是有責任尊重及保障所有移民勞工的工作待遇及社會權利,並不應因其性別、種族、語言及其他身分而改變。法定最低工資條例乃本港重要的勞工政策,政府應如本港《僱傭條例》一樣,不分種族及身分,平等地對待所有僱員。可是,在如今香港的情況下,我們未能看到政府有正視和保護外傭的權利。

 

資料來源:

 

http://evchk.wikia.com/wiki/%E5%8D%B0%E5%82%AD%E8%A2%AB%E8%99%90%E8%B2%A0%E5%82%B7%E5%9B%9E%E9%84%89%E6%A1%88

香港網路大典 印傭被虐負傷回鄉案

http://www.pentoy.hk/%E6%99%82%E4%BA%8B/l246/2009/07/28/%E7%BE%85%E4%BD%A9%E7%8F%8A%EF%BC%9A%E6%87%89%E7%AB%8B%E6%B3%95%E4%BF%9D%E9%9A%9C%E5%A4%96%E5%82%AD%E6%9C%80%E4%BD%8E%E5%B7%A5%E8%B3%87/

PenToy台 羅佩珊:應立法保障外傭最低工資

http://www.labour.gov.hk/tc/plan/FAQ.htm

勞工處 公共服務政策支援

http://www.hkhrm.org.hk/database/1c1.html

《 公 民 權 利 和 政 治 權 利 國 際 公 約 》

 

 

評語:

  • 同學很用心地加上資料來源,註明出處,非常好。然而請引用具公信力的資料來源,如新聞報導等;應避免使用公眾人士皆可編輯和修改的資料來源,如香港網絡大典和維基百科。
  • 內容只是參考不同人士觀點再作評論,難以被視為新聞報導
  • 對所引用之文章所陳述的資料應自行再引證,特別是非近期的文章和報導。例如文中「就業移民公約」,跟據勞工處資料,香港政府譯名為《移居就業公約》
  • 文筆流暢,亦能清晰表達個別傭主對待外傭的問題;如能更具體探討和深入分析整個制度對外傭如何保障不足更佳,建議可訪問有跟進相關問題的工會代表或議員

作者簡介


梁俊仁
大家好,我是來自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的梁俊仁。讓我想參與本計劃的原因,正是記者一詞。因為我一向對此方面也較有興趣。同時,本計劃是以人權為主題,我們一直都對這個詞語略有所聞,卻從未嘗試深入了解它。因此,我選擇參加本計劃,對這兩方面作更深層的認識。

林俊彦
林俊彥
我是林俊彦,一名香港人,土生土長。 受香港獨有的文化所熏陶,其中以廣東話和繁體字成為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環。 兩項都是令香港社會正常運作的齒輪,但最近社會出現許多衝擊,運作上出現阻滯,皆因人權問題在港漸漸泛起,公民題名、同志平權等等的議題仍未解決。 寄望能透過青年人權記者計劃探討更多人權議題,望能貫穿以筆為弓,以墨為箭的概念,而寫人權新聞令各社會人士關注。

梁駿傑
梁駿傑
大家好!我是梁駿傑。來自粉嶺禮賢會中學。參加這次活動的目的是想學習在課堂以外學習不到的知識。青年人權記者正是這次機會正正讓我想參加這次計劃的目的。


羅儀
我叫羅儀
我的血型是A型
我的興趣是玩電話
我也喜歡看電視,尤其是動畫片,我指的是播给小朋友看的那種,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看不明白動漫和漫晝
我的夢想是當老師,可是自己功課不好,怕會誤人子弟!
我很害羞内向,去麥當勞的時候,希望點完餐馬上就走人,平時見到陌生人也不好意思。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