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20161113-wa0004

 

近日立法會宣誓風波全城熱議,讓人不禁質疑投票權應否按年齡劃分。究竟如何去界定投票資格? 現有制度又能真正表達到選民的意見?

 

以年齡作為投票資格適合嗎?

有人說不同年齡階段有不同的需求,以年齡來做投票的準則可以顧及到更多不同階段的需要,如青年較為關心社會現況,中年較為注重社會福利。此外,大多國家都以年齡劃分,如英國投票權需滿18歲,故香港可仿效各國的做法。

 

也有人認為不適合。外界猜測,年輕人將會傾向於自由主義,況且年齡的增長不等於智慧的增長,故他們未必能為自己以至社會作出適當的選擇。要是要為選舉的年齡限制修改法例,我們也要慎重考慮。

 

早前有報導指,部分舊金山市議員希望降低法定投票年齡,賦予16和17歲的市民有資格投票。讓年輕人手握這個投票權利,已不是新話題,日本更以大多數通過「國民投票法修正案」,把投票年齡由二十歲將降低到十八歲。

 

智商高低應作為投票資格的考慮困素?

香港法例不容許智商低於70的人士投票,令約11萬名成年智障人士喪失投票資格。《立法會條例》及《區議會條例》規定,年滿18歲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可登記成為選民,但若該人士屬《精神健康條例》中定義的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當中包括精神病患者及智障人士,則會失去選民資格,而且也不可成為候選人。

 

《殘疾人權利委員會》的專家指出,此規定違反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國家要確保殘疾人能與其他人在平等的基礎上有效和全面地參與公共及政治生活。因此,被認為或實際的心理殘疾、智力殘疾或個性化的評估去剝奪一個人的投票權都構成歧視。

 

根據一個人的精神行為能力來判斷他的投票資格,或許是落後的想法。如在英國的智障人士,不但擁有投票資格,各政黨網頁更設定簡單化的內容,助他們了解候選人政綱。

 

以年齡和智商作為投票資格的標準似乎是較為便利及公平的做法,但這能達到最大效益嗎?或許在投票前設有關於選舉制度的提問,合格後才獲得投票權,似乎更為有效。年齡和智商達標但只懂盲目跟風投票又是明智的選擇嗎?

 

 

 

評語

  • 引言是希望能吸引讀者閱讀,以近日熱話的宣誓風波作始是不錯的嘗試;唯需言之成理,從「宣誓風波」直接連結到「投票權應否按年齡劃分」實在跳得太遠 – 不般人其實難以由宣誓風波直接聯想到年齡;但可以於兩件事之間,講述今次選舉有不少風波,其中是黃之鋒對選舉年紀進行司法覆核一案切入年齡的問題。
  • 第二部份對不同選舉年齡的論述含糊;首先「以年齡來做投票的準則」是否指隆低投票年齡?第二,現時香港投票權同為滿18歲,為何要特定提出英國例子?另外,「有人說」是指何人?
  • 「香港法例不容許智商低於70的人士投票」要清楚講述其邏輯;因為香港法例不是直接寫明智商低於70人不能投票,而是指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而智商低於70屬《精神健康條例》中對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定義
  • 「或許在投票前設有關於選舉制度的提問,合格後才獲得投票權,似乎更為有效。」選舉權應是人人可平等享有的權利,有何理據作出此需事先審查的理據?在文章舖排中亦未見有力的支持。
  • 本文未有訪問任何人士的觀點,亦過多作者意見(如「我們要慎重考慮」等),屬評論文章而非報導。
  • 不過文句通順,亦有參考不同國家的例子,將之通順地寫出。

 

作者簡介


余杏慈
我是余杏慈,於嘉諾撒聖家書院就讀中四。我希望透過對人權議題的興趣去採訪及報道一些被公眾忽視的資訊,為弱勢發聲,爭取權益。 此外,我也希望從專業的新聞採訪及報道訓練,學習以客觀的角度報道新聞,向成為記者的理想邁進一步。


袁展柔
我叫袁展柔,我是個女生,我討厭胭脂水粉,我最喜歡的玩意兒是魔方。我最大的興趣是吃飯和睡覺,我也很喜歡寫作和玩音樂。長大後我希望成為小思老師筆下的植樹者,在沙漠跟綠洲的交界,見證一個又一個香港人的奮鬥故事。

原樺豐

你好,我叫鄭欣如。欣是欣欣向榮,如是如意,或是受名字影響,我也是個蠻有朝气的人。雖然我對人權的認知完全不足,說話技巧也满是缺陷,但既然参加了此活動,就應努力做好,不该懷着玩味的心態。望能不負所望,謝謝。

鄭欣如

你好,我叫鄭欣如。欣是欣欣向榮,如是如意,或是受名字影響,我也是個蠻有朝气的人。雖然我對人權的認知完全不足,說話技巧也满是缺陷,但既然参加了此活動,就應努力做好,不该懷着玩味的心態。望能不負所望,謝謝。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