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非求人歡心,而是在社會求變。」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區諾軒説明行動背後必有理念,且挑戰打破禁忌。

反釋法示威一事顯示香港社會現況
今年11月6日,民陣發起遊行,抗議北京以人大釋法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區諾軒議員回想當天,隊伍到達中聯辦時已失去行動綱領,造成混亂,最終「散水走人」。他坦言香港現今未有一個領袖牽頭,人民亦缺乏決心,所以難以成功。一些鄰近國家則有講求紀律的社運,例如南韓早前有1500個團體參與要求總統朴槿惠下台的遊行,當中有個別團體發起行動,便説明選擇參與行動的人需跟隨指示,所以沒有「臨時拆大台」等情況發生。
一埸成功的行動需要組織者發出清楚的訴求和行動綱領。區議員指參與反釋法示威的群眾雖少,但民主、本土、自決等派別願意共同為一個目標服務,已是踏出第一步的表現。相反,對於行動手法的運用,責任則落在籌劃者身上去學習攻、守,避免不必要的局限。

不服從運動是否不服從法治?
至於如何平衡民主與法治,區議員則提到對公民抗命自身的理解和定義。參與公民抗命,即願意透過觸犯某條不公義的條例及承擔後果,挑戰政權的不公。社運本身亦是運行於這機制之上。
在回憶自己在預演佔中及衝入公民廣場被捕的兩次經歷,區議員亦解釋法律作為人民和政府所立的約,我們未必完全接受這個社會的契約。一個人有權於政權作出不符合公義的事時挑戰該政權,相反,缺乏社會運動則令政權自覺施政無問題,於是愈走愈遠。

被問到香港人對社運漸感麻目有否「溫水煮蛙」的意味,他則揚言不反抗、不發聲則更快被「煮熟」。

社運形態上的轉變
學生運動於社會上佔有特別位置,尤其因為學生屬比較幸福的一群,沒有工作包袱,所以具備條件為社會發聲、參與社會革命。區議員自身亦是於學生時代初次接觸集會、遊行。在中學師兄帶領下,區議員參與05年韓農反世貿示威,認識全球不公義。就此開始,他便漸加關注社會大小事件,從六四集會、七一遊行,至大學上莊、與學聯、民陣合作,至他的第一次「直接行動」—中大畢業禮事件,甚至直到08年反高鐵、11年菜園村事件,他都未忘尋找拓展抗爭的形式。爬樹、苦行等都屬香港較早期的示威形式,而今天,社會運動愈趨激烈,手段甚至擴至掟磚等。
區議員更提到近來一些親中團體及民主派團體都挑戰香港司法制度,用無奇不有的方式顯露制度的荒謬,説明這個互動其實亦是社會運動的一種。
「行動並非為激而激,而是給文化的想像。」思考如何實行一個行動,即使不是用機械、武器,運用想像力仍可挑戰既有的制度。

 

 

評語:

  • 訪問區諾軒是不錯的選擇,以人物專訪揭示香港社運的狀況亦是不錯的切入點;不過既是人物專訪,建議可先以少許筆墨交待其背景,問的問題亦可針對其不同的角色 (例如幾時開始做區議員,如做區議員後於社運擔當的角色會否有所不同?)引發讀者更多角度思考;而文章開頭只交待其民陣召集人的身份,但及後又突然講其是「區諾軒議員」而未講及是區議會議員或是立法會議員,有欠清晰。
  • 不過文句通順,亦能抓住區諾軒回應中會令讀者感到有趣的重點,資訊舖陳方式亦生動,值得嘉許。

 

 

作者簡介
曾憲昊

曾憲昊
憤世嫉俗 玩世不恭

 

 

 

 

 

 

黃紀陶

黃紀陶
大家好!我叫Emily,是一名中五學生、藝術愛好者、女權主義者。撇除校園生活,我最喜歡的是我的朋友、我的小狗、遠足、閱讀、繪畫,和為自己訂立大大小小的目標 – 而現正努力實踐的是: 學習為關注人權寫作。

 

 

 

 

 

 

14191344_10207126666948213_312730120_o陳伊鎔
大家好!我係Karvis,是一名中五學生,立志投身頹青行列,並熱衷於逗留在自己的comfort zone之中生存,希望自己所寫的隻言片語能為讀者帶來影響。以樂於為人服務但亦需適時偷懶作為人生宗旨。

 

 

 

葉彬威葉彬威
我是葉彬威,本人已及志學之年。我是一個移民,於去年初從廣東移民來香港的,我這個人特別喜歡政治,那也是我為什麼會參加這個人權活動的原因,我比較喜歡思考一些關於政治的問題,例如最近的「獨立」「愛國」這些,我很內向,不怎麼喜歡說話,我是屬於那種少說話,多做事的人,或者那也是成熟的標誌吧,謝謝!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