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8%96%e7%95%8c%e5%90%84%e5%9c%b0%e5%85%81%e8%a8%b1%e5%ae%89%e6%a8%82%e6%ad%bb%e7%9a%84%e5%9c%b0%e5%8d%80%e5%88%86%e4%bd%88

世界各地允許安樂死的地區分佈

 

安樂死,是一種給予患有不治之症的人以無痛楚、或更嚴謹而言「盡其量減小痛楚地」致死的行為或措施,一般用於在個別患者出現了無法醫治的長期顯性病症,因病情到了晚期或不治之症,對病人造成極大的負擔,不願再受病痛折磨而採取的了結生命的措施,經過醫生和病人雙方同意後進行,為減輕痛苦而進行的提前死亡——可是其應否被合法化卻是其中一項社會上存在著極大分歧的議題。

 

有人認為,這是逃離疾病痛苦的好方法,然而需付出的代價就是病人自身的生命;也有人認為,這是「自殺合理化」的別稱,是人們逃避現實的方法。

 

安樂死是放縱任性,胡作非為

「所謂的『苦難』,即是『受苦』,是成聖的過程。我們在受苦的過程中,體會到基督部分的苦難。」接受訪問的教會代表莫姑娘(化名)對人生的病痛作出了解釋。「苦難與死亡是人類犯罪後上帝給人的後果,所以人類不可以以人為或人工的方式,企圖逃避痛苦,進行安樂死。」

 

「不少現代人認為安樂死是對自己生命的自主性安排,乃是自身的自由。但事實是現代人濫用自由,他們不顧一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認為安樂死是自由。但它其實是放縱任性,胡作非為。人們沒有尊重上帝的安排,更自以為有上帝的能力決定自由的生死。」莫姑娘對社會要求安樂死合法的呼聲作出了如此的評價。

 

安樂死是人權

「人權是你可以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但是大前提是你不能傷害到別人。我覺得安樂死可以是一種人權,它是病人在覺得自己承受不了當前的痛苦時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並沒有影響到其他人。」另外一個接受訪問的對象,醫療學系的大二學生flora(化名)則表示她認為安樂死是人類的基本權利,不應該被其他的枷鎖約束著。

 

「我覺得一般人反對的原因應該都是基於道德文化上的問題,一般我們的想法都是生命是珍貴的、我們要用盡一切的能力去珍惜、之類的,而主動地去要求安樂死就是懦弱的行為,有違傳統思想『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宗教原因也會是一個反對的因素。」flora也提出了她認為的反對理由,「但是我始終認為,人權是不可以被道德綁架的,也應該被不同人士尊重。」

 

「政府一定要有所行動。安樂死是應該要推行的,但是可以在一個比較寬鬆的條件下,比如公營醫院就一定有著安樂死這個選擇,而私營的,尤其是有宗教背景的醫院則可以由它們自己決定。而且一定要設立一個完整且嚴謹的機制,防止選擇被濫用的可能性。機制可以包括要求一定的見證人、評估病人的精神狀況是否適合作出決定等等。」flora也提出了一些意見,她認為安樂死再推行前也應該注意該法例的覆蓋率、謹慎度、以至病人表達意願的途徑等方面的問題:「為了防止病人的醫院被忽略,安樂死的申請可以參考器官捐贈卡,讓病人在發現自己有病症時就簽下意願書。畢竟家屬沒有權利替病人做決定,除非之前病人已經簽下了授權書。教育和宣傳也是缺一不可,從小孩子開始建立正確的價值觀,這比任何的強逼手段來的有效。當然,大前提是香港大眾必須先接受安樂死,要不然就會被說成『洗腦教育』了。」

 

「生前不斷以行動要求安樂死的香港人鄧紹斌(斌仔)在寫給前特首董建華的公開信中寫道:『我只想將自己的命運重新掌握在自己手裡,可以自行決定何時而又沒有任何肉體上痛苦的、有尊嚴地離開這個世界。』斌仔作為一個真正的病人,他的自白是不是最有參考價值的呢?我們要站在一個病人或者是病人家屬的立場上來看,有些人可能會認為主動放棄自己生命的人很可笑、很不負責任。可你們有沒有想過,他們從患上病開始受了多少的痛苦,病人家屬背負著多大的心理壓力?」flora希望藉著這個機會告訴那些反對人士她在她的崗位上感受得來的領悟,「曾經有人問過我,你作為一個即將就業的醫療業人士,你不是應該有著滿腔的熱誠治好每一個病人嗎?我這樣回答:我想治好他們,但我不能因為我自己的這份期盼而忽略了病人和家屬們的痛苦。我希望他的病能好,但我更希望他能過得好。」

 

 

參考網址: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E%89%E4%B9%90%E6%AD%BB#.E6.8E.A5.E5.8F.97.E6.88.96.E5.AF.BB.E6.B1.82.E5.AE.89.E4.B9.90.E6.AD.BB.E7.9A.84.E8.91.97.E5.90.8D.E4.B8.AA.E6.A1.88

 

 

評語:

  • 安樂死是一個不容易處理的議題,但同學透過訪問持正反意見的人士從而帶出不同觀點,是不俗的處理方法;舖排亦清晰。
  • 配圖方面,內文未有詳細闡述全球安樂死的狀況,此配圖並不算上佳;可考慮以受訪者照片作圖。
  • 文筆流暢,受訪者觀點亦舖陳得宜

作者簡介


余杏慈
我是余杏慈,於嘉諾撒聖家書院就讀中四。我希望透過對人權議題的興趣去採訪及報道一些被公眾忽視的資訊,為弱勢發聲,爭取權益。 此外,我也希望從專業的新聞採訪及報道訓練,學習以客觀的角度報道新聞,向成為記者的理想邁進一步。


袁展柔
我叫袁展柔,我是個女生,我討厭胭脂水粉,我最喜歡的玩意兒是魔方。我最大的興趣是吃飯和睡覺,我也很喜歡寫作和玩音樂。長大後我希望成為小思老師筆下的植樹者,在沙漠跟綠洲的交界,見證一個又一個香港人的奮鬥故事。

原樺豐

你好,我叫鄭欣如。欣是欣欣向榮,如是如意,或是受名字影響,我也是個蠻有朝气的人。雖然我對人權的認知完全不足,說話技巧也满是缺陷,但既然参加了此活動,就應努力做好,不该懷着玩味的心態。望能不負所望,謝謝。

鄭欣如

你好,我叫鄭欣如。欣是欣欣向榮,如是如意,或是受名字影響,我也是個蠻有朝气的人。雖然我對人權的認知完全不足,說話技巧也满是缺陷,但既然参加了此活動,就應努力做好,不该懷着玩味的心態。望能不負所望,謝謝。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