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bow-flag

 

隨著時代的進步,人們的思想理應逐漸開放。然而,在二十一世紀的現在,對於同性戀者的謬論仍然存在,使他們受到種種歧視以及打壓,連在街道上牽起另一半也要擔驚受怕。

 

同性戀者的「錯」?

 

同性戀者被視為患上了頑疾,有人相信通過精神和電擊治療就能使他們回復「正常」,這些出於「好意」的治療卻折磨著同性戀者的身心,世上不少同性戀者都受著這樣的痛苦。同時,因著宗教的原因,於某些國度,例如敍利亞,同性戀者並不能表明自己的性傾向,他們一旦被發現同性戀者的身份時,就會受到毆打和迫害,甚至受到死刑處決。世界上目前有二十六個伊斯蘭國家宣佈同性戀為非法的行為,當中包括阿富汗、孟加拉國、伊朗、馬來西亞、沙烏地阿拉伯、蘇丹、敘利亞等,同性戀者在這些地方均受到性命威脅,提心吊膽地過著每一天。

 

歧視例子處處有

 

在香港,同性戀者被歧視的例子亦是比比皆是。

 

陳同學,一名中四級生, 現就讀女校,她是一位同性戀者,她表示學校雖然有同性戀者,亦有同性情侶,然而,有很多同學仍然不能接受,經常在背後談論,甚至出言侮辱她們,說她們嘔心、不檢點。不但在學校,即便行走街上,途人歧視和異樣的眼光亦令她們十分尷尬,背後指指點點的聲音更使她們難受。陳同學提及有一次她和她的伴侶走在街上,有中年婦女指著她們然後大聲辱罵,這些敗壞社會風氣的人應自動消失。由此可見,社會上並未能完全接納同性戀者,同性戀者被歧視的事情仍然未能解決。

 

此外,同性戀者最大的難題是難以得到家人支持,不少傳統的家庭仍然不能接受同性戀,導致子女在遭受他人歧視時亦不敢向家人開口尋求協助。陳同學父母表示:「一開始知道女兒是同性戀時,實在難以接受,想是不是自己做錯了甚麼,才使她變成這樣,但當我們開始了解她,就發現其實同性戀也不是甚麼大事。」陳同學本來也沒有勇氣坦白承認,害怕父母的責罵,因此十分感激父母的諒解,陳同學有幸得到父母的認同,但不少的人未是如此幸運,受着家人的壓迫,被家人趕出門口,受到他人的歧視就只能夠忍聲吞下去。如果社會多一點包容,家長多一點關愛,同性戀者遭受歧視的事件便可以大大減少。

 

同性婚姻立法

 

台灣同性婚姻的話題鬧得熱哄哄,雖然有不少的人支持,但亦有反對的聲音,許多家長走出來游行示威,陳同學則有這樣的看法:「對於那些高叫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守護家庭價值的人來說,同性戀可能是難以接受的,違背一夫一妻制,但對於我們來說,這是份珍貴的禮物,沒有體會過我們的痛苦,又怎能夠明白同性戀者的感受,每天受着不同的批評就如被刀刮一樣,小小痛楚深深刻畫在腦内。」她再補充:「同性婚姻合法可以讓同性戀者活在陽光下,能夠牽著伴侶光 明正大在大街上逛,使他們擁有自由,我當然是衷心希望法例通過,令其他亞洲國家可以借鑒。」相信不單單是陳同學的例子,還有許多同性戀者深受同感。

 

性傾向歧視條例

 

在香港,現時不同性傾向人士受歧視的處境仍相當嚴峻,性別歧視條例並沒有包含性傾向歧視條例,雖然香港性小眾平權聯盟積極地爭取《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條例》民間建議方案,但是還沒有顯著的成效,反對的聲音考慮到道德、宗教等的因素,擔心有人籍此謀取利益,令同性戀者得不到應有的保障,執法有一定的困難,因而教育也應值得提倡,例如性教育讓學生知道同性戀和雙性戀皆是正常的,也應讓他們能夠自由地討論相關議題,這樣不但令大眾更容易理解同性戀或異性戀的人與平常人無異,而且接納他們,免受歧視。

 

同性戀者只不過是喜歡上和自己同一性別的人,並不代表他們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更不應該受到任何歧視或攻擊。香港並未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而同性戀者也未能受到全面的保護,活在不理解和歧視的底下。因此,香港政府應加強關於LGBTI的教育,使民眾不再因不了解而歧視,而是了解後接納,更好地保障所有性少眾人仕。

 

 

評語:

  • 提及同性戀者被視為患上了頑疾及精神治療時,最好指明何時代或那些人群。
  • 文中既然提及香港的《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條例》立法,其實都可以陳述陳同學的觀感,因為她是最受影響的人。
  • 文中提及《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條例》的反對者「擔心有人籍此謀取利益」,要多加闡述;因為一條保障人免受歧視的法例難以令人信服有人可以藉此謀取利益,現行的四條法例亦未見有此情況。
  • 整體文筆流暢,唯需注意錯別字

 

 

作者簡介


吳東霖
我是吳東霖,於香港生活了十五年,現就讀藍田聖保祿中學。喜歡文字但不擅長創作,希望以自己的筆尖記下香港發生的大事小事,披露事實的真相,捍衛人權。


劉凱懿
現就讀藍田聖保錄中學,新聞時事與我們息息相關,有很多人需要我們的關心和幫助,希望能以多角度分析時事,了解社會的問題,用文字和照片捍衞人權。


蔡鳳美
我是中四學生蔡鳳美,就讀於張祝珊英文中學。我是一位紅十字會員,除了參加過急救、步操比賽之外,亦參與了有關人道的活動。我平日喜歡彈着吉他唱歌,有時更會自己創作歌曲,此外,我亦喜歡跳舞,我學跳舞已經超過5年。

黃梓峰

Tagged with →